首页
用户登陆:  密码:   快速注册  
分站: 中国西部煤炭网  华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华中站 | 东北站 | 校友录 | 回音壁
 首  页  煤炭新闻  政策法规  新闻写作  技术论文  项目合作  文秘天地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价行情  煤炭供求  物资调剂  矿山机电  煤矿人才  

山西陵川:私挖乱采酿事故 盗矿毁树缺监管

中国煤炭新闻网 2013-1-24 6:22:31    能源新闻

      2010年1月4日,山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文《关于严厉打击非法违法开采矿产资源的通知》,2012年4月14日,山西省人民政府再次发文《关于进一步严厉打击非法违法采矿行为的通知》。通知指出:近年来,省人民政府对打击非法违法采矿工作高度重视,部署开展了多项清理整治行动,全省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做了大量工作,保持了矿产资源开发秩序的基本稳定。但是,近期一些地区非法违法采矿行为出现反弹,特别是以各种名义变相开采浅层煤、浅层矿现象又死灰复燃。非法违法采矿危害极大,不仅严重扰乱正常的矿产资源管理秩序,而且浪费了资源、流失了资产、破坏了环境、滋生了腐败,造成的安全隐患还将危及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影响我省煤炭资源整合、煤矿兼并重组和安全生产工作已经取得的良好形势,不利于我省综改试验区的先行先试和全省的转型跨越发展。对此,各级各有关部门必须统一思想,提高认识,增强打击非法违法采矿行为的紧迫感和责任感,下更大的决心,采取强有力的措施,严厉打击非法违法采矿行为,坚决铲除影响我省经济发展、社会和谐的这个“毒瘤”。

      2012年4月15日,山西省国土资源厅为贯彻落实《山西省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严厉打击非法违法采矿行为的通知》(晋政发电〔2012〕3号)文件精神,经省人民政府同意,又制定下发了《进一步严厉打击非法违法采矿行为实施方案》。陵川县作为山西省37个县(市、区)该次专项整治的重点,《方案》明确要求:要做出方案,统一组织,集中人力,集中精力,集中时间,集中开展,取得明显成效。

 
 

      但是,就在这次整治行动结束后不久,就在党的十八大刚刚闭幕后的11月23日,位于陵川县崇文镇南川行政村燕掌自然村村和大泊池行政村细尧自然村村之间的黄矸山北坡的一个盗采铝矿现场,就发生了一起山体坍塌,一名村民被矿石击打掩埋死亡的恶性安全生产事故。

      从天而降的横祸

      11月24日,记者接到群众举报,称陵川县崇文镇南川行政村燕掌自然村和大泊池行政村细尧自然村村之间的黄矸山一带,近两年来持续不断的出现多处私挖盗采矿产资源现象,造成山体被严重破坏,大片的国家级公益林被人为毁坏,环境被污染,道路被毁坏,直接影响着百姓的生产生活。更为严重的是,23日还发生了一起致死人命的非法安全生产事故。

      11月25日,记者前往陵川县进行调查采访。

      在知情人的引领下,记者首先来到位于陵川县潞城镇上郊村西的死者焦中玲家中,在院子外远远的就听到死者家中几个女人的嚎啕哭声。进入家中看到有七、八个人,发出哭声的是是死者焦中玲病卧在床的60多岁,老年丧子的寡母和中年丧夫的妻子付七莲。还有少年丧父的分别在陵川县三宝中学读高二的19岁的大儿子焦真辉以及其18岁的次子悲戚的站在一旁。一位亲戚和几个好心的村民在家里不停的劝说和照料。

      据他们说,陵川县崇文镇南川行政村燕掌自然村村民一个叫修文的老板在其村西黄矸山开了几眼黑铝窑,雇佣焦中玲等农村汉子挖矿。士为三斗米折腰,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现年44岁,没有固定收入的农村汉子焦中玲只能靠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来换取家人的温饱。贫穷的农村汉子焦中玲格外珍惜自己来之不易的家庭,为了年迈多病的母亲、为了娇弱的妻子、为了正在读书的两个儿子,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去换取那一张张纸币,来换取家人的温饱。在那个毫无安全保障的工作环境里,进去后是不是能够幸运的出来看到明天的太阳、见到亲爱的娘亲、拥抱温柔的妻子、抚摸可爱的孩子,这些都是一个未知数。天不见怜,铁一般的汉子在三天前告别了父母妻儿后,踏上的却是一条漫漫无期的不归之路。记者面对这可怜的母亲,年近七旬的她却要面对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凄惨景象,还有其无助的妻儿,欲哭无泪。苦主应该向谁去讨公道呢?谁来为苦难者埋单呢?类似的惨剧何时才能不再上映呢?

      山体被“开膛破肚、剖腹挖心”, 树木被毁损万余棵

      记者在11月25号下午驱车来到位于陵川县崇文镇南川行政村燕掌自然村村和大泊池行政村细尧自然村村之间的黄矸山盗采铝矿现场进行了实地的走访,通过弯曲的小路来到被采的千疮百孔,如蜂窝状的黄矸山前,亲眼目睹了这些盗矿者们留下的沟壑,深坑。所有山体被蹂躏的面目全非,有的被开膛破肚,有的被剖腹挖心,看着眼前触目惊心的局面,让人感觉到不寒而栗。山体上直径已达15公分左右的上万棵树木、众多的植被被破坏,完全可以应证盗矿者的违规违纪,胆大妄为,无法无天。

      据知情人讲:“以前这些山上山下全是绿油油的树木和植被,现在这些树木和植被都被这些盗矿人给毁坏了。如果在夏天有大雨要下恐怕还会给人们造成生命危险,因为这些植被被破坏了,下雨时容易出现大量的山体滑坡行为。还有这些盗矿者们的工具十分简单,只要发现铝土矿,那么他们就会利用铲车大量的挖掘,之后在经过筛选就会将铝土矿给筛选出来,用车辆运输到河南出售。

      记者按照知情人指的方向走过去,看到了大量的铝土矿。另外一名知情人说到:“这里盛产铝矾土资源,以铝矾土含量高、可开采储量大、覆盖层薄、开采成本低著称。然而正是这数百万吨的铝土矿,把这附近的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的小山村如今变成了穷山恶水,村民怨声载道,乱开乱采致使当地环境受到严重的破坏。”

      经过多年的疯狂私挖乱采,黄矸山山体已经被严重破坏。山体中间开采一空,山体北侧和西侧徒留下一孤零零的山墙,并且不时有山石脱落,给当地交通和民众生产生活造成了严重的安全隐患。

      “他们疯狂开采,没有时限,也没个范围,也没人管。”一过路的村民说。

      “由于利益的驱使,一些人便在陵川矿产资源丰富的地区疯狂开采。风声紧了,他们停一停,风声过了,他们又开始开采。这些人都是有来头的,消息相当灵通,上面稍有风吹草动,他们会第一时间知道。他们可以不用给国家缴税,肥了这个利益链条上的每个人,但是他们给当地环境造成的破坏,给国家造成的损失却是不可估量的。这种病态现象已存在多年,然而,至今陵川县一些监管部门却熟视无睹。”

      “近几年随着铝土矿资源逐步减少,铝土矿的价格上涨,一些人想尽了办法,不顾一切疯狂私挖乱采。他们疯狂的私挖乱采国家铝土矿,大面积毁林的不法行为,村民多次反映到国土资源局、林业局和镇政府,至今无人过问。”

      据当地村民讲,这里以前只有一些人在晚上悄悄地开车进入进行盗采活动,夜里时常能听到这里机器开采矿石的声音。现在,尝到甜头的采矿者开始变本加厉,他们已经不能满足晚上采矿,大白天也开始明目张胆地私挖乱采。

      疑问:谁为私挖乱采保驾护航?

      在黄矸山西边不远的地方,记者看到两块水泥标志牌。一块是“国家级公益林责任牌”,落款是“陵川县人民政府”,一块是“国家级公益林管护责任牌”,清楚的标注了管护地点、管护面积和四至,管护人为郎玉秀,落款是“陵川县国营西闸水林场”。

      面对这些长期非法盗矿,大面积毁坏公益林,在严重的不符合安全生产规程,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情况下,明火执仗、持续不断的非法生产行为,不知陵川县的国土资源局、林业局、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的执法部门是否知情?如果执法到位,那么也不会出现这样肆无忌惮,大面积的私挖乱采、盗矿毁林的行为,更不会发生这起非法生产,致死人命的事故。

      据了解,陵川县崇文镇长期存在非法毁林,开采铝土矿的行为,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也曾查处过,但是一直没有解决根本问题。

      据村民讲:“铝矾土矿是村里一个叫修文(音)的人开的,已经持续开采二年多了,他在附近几个村很有‘名气’,政府有后台,关系广,路子野,加之有钱能使鬼推磨,没人敢惹,他想挖多少就挖多少,想毁多少树就毁多少树。”

      据一位村民说:“由于非法私挖乱采问题,对我们老百姓的生活影响非常大,我们也多次也多次向政府反映投诉过,也见政府部门来查处过,可是都是走过场,政府可能有人通风报信,他们还没有来查,采矿的人就已经得到通知撤走了,他们来了,也就是转一圈就走了。更多的情况是检查人员来了,被老板塞一些钱,然后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去了,见怪不怪,各取所需,相安无事,猫鼠同喜。”

      让记者不解地是,陵川县违法采矿行为治理为何不见成效?非法开采者为何如此肆无忌惮?他们违法的胆量又来自哪里?他们没有任何开采手续,却敢在光天化日下无法无天的“挖”,肆无忌惮的“采”,明火执仗的“毁”,且规模越来越大,盗采毁林愈演愈烈,有关部门却对此装聋作哑。让人不得不想起“官商勾结、保护伞”等词语,其中内情实在令人费解!

      让多数村民不解的是,一个没有资源开采、砍伐树木、安全生产手续,就肆无忌惮,大张旗鼓的开采资源,大面积毁林,有关主管部门对其非法行为是否知情?如知情为什么不及时制止?如不知情是否有失职之嫌?其中是否还有其他保护伞?是否存在官商勾结?村民希望媒体对此予以曝光,纪检部门能尽快介入调查,揪出幕后主使,及早制止这种私挖乱采,大面积毁坏林木的不法行为,还法律一份尊严,给人民一个交代。
 
 
 
 
 
 

      陵川县政府官员的“定力”

      就此事此稿,记者和媒体工作人员曾多次去人去电,短信分别和陵川县林业局的宋局长、办公室主任任利平,陵川县国土资源局的王局长以及陵川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的王局长联系,以求核实情况,但时间过去20多天了,也没有得到一个明确的答复,看到的不是推诿,就是扯皮,或者就是“失语”。

      山西省代省长李小鹏谈到瞒报事故时,表示的是:悲痛、愤慨、震惊、自责。要求的是:严肃追查事故原因和责任,对涉嫌瞒报的人员严惩不贷。对问题要求是:马上调查,马上解决,马上落实。对举报人、网民、媒体的评价是:对促进此次事故调查发挥了重要作用。态度是:我代表山西省政府向他们表示感谢。

      而陵川县的官员面对其管辖范围发生的疯狂私挖乱采,严重盗矿毁树,恶意瞒报事故的态度却是推诿、扯皮、失语!

      这就是陵川县一个个部门主要领导对待盗矿毁树,对待矿难的态度——麻木得令人胆颤,冷漠得让人心寒。

      一次次矿难,一条条逝去的生命,一个个沉痛的教训。作为主管领导,作为直接责任人,不管是忠于本职,还是出于良知,都应该严格落实安全制度,防范于未然,把矿难控制在最低限度内。然而,现状却是你死你的人,我做我的官,俨然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德性。

      矿难可怕,比矿难更可怕是对待矿难的态度。如果每个人都像陵川县安监局王局长、国土局王局长、林业局宋局长以及办公室主任任主任一样,矿难发生后尚能保持如此的“平常心”,潘多拉的盒子就永远无法关上。

      私挖乱采死亡事故频发 能否唤醒陵川政府良知?

      在陵川县,这些黑口子的生产条件及其恶劣,根本没有什么安全可言。

      据了解,去年正月十五,陵川县北山村就发生一起黑窑死亡事故,死者叫存水。同年8月5日,桑树河村发生塌方事故,其中3人逃脱,一人被埋井下。被埋的人叫“和三劳”, 49岁,是村委干部的兄弟。还有泉头村的庞聚德、方伟也相继在事故中身亡。

      2011年10月16日晚12点,杨村镇岭北底村发生黑煤窑塌方事故,3人被困井下,至10月21日仍有一人(秦家庄乡贾家岭村的宋广发)被困井下生死未卜,直致死亡,当地相关部门也没有组织积极营救,反而封口不让自救。其原因据说是矿主张振忠的哥哥张振陵为陵川县国土资源管理局副局长。在其保护伞下,其弟在池下村常年招募民工,违法私挖乱采。事故发生以后,矿主威胁不让报警,要求私了,工人报警以后,矿主没有被控制,而是忙着找关系摆平此事,老板最后赔了三十三万。

      据不完全统计,去年仅杨村镇的盗采点就发生五起事故,死亡6人。

      血的教训是深刻的,但在这血的教训中,陵川县的私挖乱采却依然我行我素,继续进行。在龙年伊始,阴历正月十三,也就是公历2月4日,杨村镇的一个黑矿点就发生了一起死亡事故。该挖煤点的老板为郭宋伟、郭酷和,两人为父子关系。据调查,该事故发生在4日下午6点,死者赵小龙,系杨村镇东掌村人,现年37岁,尸体被运往长治县医院,最后私了瞒报。2012年2月14日下午5时,附城镇后山村45岁的村民三龙在该村窑主小腊的黑煤窑采煤时被冒顶土石挤在坑道,在送往晋煤集团医院的途中死亡。据村民说,黑窑主小腊在该村开黑矿点已经生产十几年了,积蓄颇丰,很快私了瞒报,死者也于25日出殡。

      记者曾通过搜索,在百度贴吧里发现一个关于今年杨村镇发生事故的帖子。:“2月4日下午6点,陵川县杨村镇阎家沟村民郭宋伟,私开小煤矿井口,雇用杨村镇东掌村工人进行非法开采,下午六时许井下塌方,致一名工人现场死亡,工人系东掌村村民小龙(小名),事故后政府采取民不告官不究态度,掩耳盗铃不予理会任其私了,矿主没有被控制,牌处所(派出所)没有介入,难道就这样让矿主逍遥法外?政府悲剧了,只知道封锁消息,陵川吧发一次删一次。”

      从此贴中,陵川县政府的行政不作为可以说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

      在国家资源整合的大形势下,在省政府的三令五申下,在不断加大的政策高压下,本不该发生类似陵川县这样大规模盗采的事情,但这样的事情、事故却在陵川县多方监管的情况下发生了,这不得不令人深思,类似的惨剧何时才能不再上映呢?



来源:友情提供      编 辑:一帆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中国煤炭新闻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www.cwestc.com)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实名:中国煤炭新闻网 中国煤炭资讯网
地址:重庆高新区陈家坪一城新界A栋3-3 邮编:400039
Email:gasover@263.net 备案序号:渝ICP备17008517号
编辑部电话:(023)68178115、61560944
广告部电话:(023)68178780、13996236963、13883284332
编辑部:
业务合作:   QQ群:73436514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