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设为首页 
用户登陆:  密码:   快速注册  
分站: 中国西部煤炭网  华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华中站 | 东北站 | 校友录 | 回音壁
 首  页  煤炭新闻  政策法规  新闻写作  技术论文  项目合作  文秘天地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价行情  煤炭供求  物资调剂  矿山机电  煤矿人才  博客

刘德才:我的邻居--张妈妈(威煤记忆征文)

中国煤炭新闻网 2016/12/19 10:14:44    散文荟萃
    我是土生土长的威远煤矿人。打十八岁那年子上山下乡离开矿上,悄然滑过的四十二年时光将思乡之情煎熬得越发浓稠,缠绕于心:梦那里的老师、同学、教室、操坝、农场;思那里的剪刀草、灯笼花、槐花白、桉树高;念那里的东山坡 、九道拐、跨石岩、弯弯头的沁水井,矿工们为保护小火车道而牺牲休息时间箍砌了底底的小河沟;更想那些天真烂漫的儿时玩伴,一起挖红苕却使锄头挖破我脑壳的俊巴坨(李俊奇)、不出家门从串架壁破损处就可对视的隔壁子王二娃(建良)、一起割兔儿草的张五姐(群林)、三妹子(李红惠)、花脑壳(范建成)......但那最最不能忘怀的是勤劳善良正直慈祥的儿时邻居张妈妈。

    我的邻居张妈妈,身高体壮,凋毛儿(刘海)微微卷曲,两根细长辫子有时盘头上、有时任其垂至半腰,总是和蔼可亲地眯缝着一对笑眼,经常爱穿一件藏青色左扣大襟“桎梏尼”(音,如同当时的“克尼丁”或“凡尔丁”是一种布料)衣服,还是请当时有名裁缝龙婆婆到家,手工缝制的。菩萨般心肠的张妈颇具矿山妇女特有的热情泼辣、耿直仗义、节俭勤劳、善良朴实的性格特征。平时她爱热心助人,邻里乡亲们凡有什么矛盾啊、不顺心啊、麻烦事啊,也都主动找她;而张妈妈则会尽心开导、调解、公道妥善地处理。正是张妈这些可贵品质和人格魅力赢得了邻居们的称赞和喜爱,被大家推选为我们一段十组的组长。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威远煤矿物资匮乏,食品短缺。为了对付生活的艰难,勤劳的矿工和家属大娘们都会把房前屋后、 路边、坟坝、旮旯角角的空地统统搜来翻挖整理成土,大土能修一排房子,窄小的才巴掌大,哪怕只能种一窝(颗)菜,也“见缝插针”不放弃。随四季时令变化,啥子南瓜冬瓜、茄子豇豆、葱葱蒜苗、鹅巴叫儿(又称“叫头儿”),包谷、红苕、小麦、高粱都会适时地冒出土面来点缀和打扮矿山的四季植被。不用说,我家和左邻右舍一样也开有不少的“自留地”哦。
 
    说起高粱,就会让人想起甜甜的高粱秆儿、红红的高粱籽。甜甜的高粱秆儿可是我的最爱哟!它既是我们小娃儿最美味的解馋零食,又是不花费大人钱钱购买的自产“高档”绿色食品。我和其他小伙伴一样,自打高粱籽一种下土,就天天巴望着它发芽、长高、开花、结籽、成熟及收砍;巴望着早点品尝那脆生生、甜滋滋像甘蔗样的高粱秆儿味道,......想到都吞口水了。
 
     张妈妈家孩子五、六个,还喂鸡鹅鸭兔子一大群。每年她都会种好多的高粱。每次收获了,张妈都会豪爽地拿出好些甜高粱秆儿分给我和其他团团围着她的一大群小朋友们吃。年年岁岁,也不知吃了张妈多少甜高粱秆儿,傻傻的我那时却不晓得道一声谢。甜甜高粱秆儿被吃光,而红红高粱籽多数用来喂了鸡鹅鸭,少部分颗粒饱满的会被大人们习惯性地挂在屋檐下门窗旁晾晒着作为来年的种子储存下来。
 
     甜甜的高粱秆儿,红红的高粱籽,还留给我一段涩涩的记忆,挥之不去。
 
     一个秋天的下午,烈日炎炎。十来岁的我与全班、全学校的同学们一起,被老师领着到矿中心球场坝参加“批斗走资派大会”,接受教育,当听众、看客,做充数的“装棒”。开会了,在一阵“打到走资派XXX”、“无产阶级专政万岁”......的口号声中,造反派们把一群满脸黑墨打花、脖子上挂垂黒牌、衣服上刷起标语、头戴白色尖尖高帽的“走资派”押入会场,推至台前高凳上站立成一长排。时不时有男、女造反派走过去呵斥他们站正立好、低头认罪,对他们扇耳光、抡拳头、踢脚腿、掐屁股。有一个“走资派”可能体力不支,也可能是被踢得太狠,摔下了高凳,跌得鼻青脸肿,鲜血直流。亲眼见识了造反派的“造劲”,认为打人就是不对,对“走资派”们充满同情心的我,在坝子头被大太阳烘晒了一下午,直至大会结束才口干舌燥疲惫几乎虚脱地回到家。
 
    吃过晚饭,夜幕低垂,萤火虫飞舞,蟋蟀吟唱。我同邻居俊巴坨、王二娃、张五姐、花脑壳一样,在门口坝子歇凉。突然,三妹子像被鬼撵起来似的一阵风从我家门前跑过,冲到隔壁,手忙脚乱的把张妈家门口挂的高粱穗給取下藏到屋里去了。我觉得奇怪,还没等回过神,造反派头头何XX领着七、八个头戴盔帽,腰扎皮带,臂膀子箍红袖笼,手持长矛或钢钎的男、女造反派们已气势汹汹地围住我的家门。他们指着我家房檐下的高粱穗,要我爸妈交代:是给哪个敌特分子留的接头暗号? 邻里乡亲们也纷纷围拢过来。爸妈断然否认。跟即两个造反派恶狠狠地上前反钳住我爸爸两胳膊,要把他抓走。我、六岁八妹德芳、三岁九妹玉萍睁着天真的大眼睛懵懵地看看这人、盯盯那人,还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我心急如焚,不顾一切地扑上去死死抱住爸爸的一只腿,凄惨叫厉声嚎:“爸爸!我的爸爸耶......!”、“你们不准抓我的爸爸呀!”、“ 我的爸爸是好人啊......!”我的哭天喊地对造反派没用。这时,善良心慈的张妈一边用手拭着眼眶里打转的泪水,一边说:“刘伯伯跟我们挨临隔壁几十年了,实实在在的老实人,会跟啥子敌特打暗号喔!”。同样,张妈妈的话也没有作用。又有两造反派上前加劲要押走我老爸。就在这紧要关头,张妈妈指着自己家门口另一边未被三妹子来得及取走的高粱穗,对造反派们提高嗓门说:“看嘛,家家都这样!” “你们睁大眼睛看看嘛,哪家哪户没挂着高粱?” “刘伯伯他一个井下打钟几十年的老工人,拖起一大家人向他要吃的,只顾得天天上班挣钱养家糊口,哪里还有啥子闲心跟特务打暗号嘛!你们说些来扯哦,要有人相信嘛!”
 
    张妈妈都冒火了。人们顺着张妈所指,只见邻居们家家户户都像我家那样挂着高粱穗。那红红的高粱穗儿还正随风微微晃摆着,似乎在嘲笑什么。邪不压正,这下造反派们木了,互相对视后都“哈绰绰”地看着他们的头儿。何XX清醒白醒,心知肚明自己理亏,但又不能当众露怯丢面子,造反派的威风嘛是不能倒的哈,于是他把手一挥大吼道:“我们走!” 。那群凶神恶煞才放过我的父亲,悻悻然“班师回朝”了。
 
     他们倒是走了,打那以后好长一段时间我都睡不踏实,梦中被吓醒无数次。

     时过境迁,我常想:假如那天张妈妈明哲保身不言语,或者是说相反的话;假如那天他们抓走了我老爸,要关多久?被打得多惨?重伤?残废?还是......?我家祖孙三代十来口人可就靠老爸的工资养活,如果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
 
    我常想,在那种情况下,我,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儿除了紧紧抱住老爸的腿不放,除了呼天抢地的哭嚎,还能做什么呢?好在有善良耿直的邻居张妈果断地挺身而出,豪爽地仗义直言。是张妈妈的话制止了这出极为荒唐的闹剧向更坏方向演绎,从而救下了我的老爸,保护了我们这个家。也正是由于那个时候的民风淳朴、人心向善,像张妈这样的邻居好人多多,才使得我们能够生活安宁、顺利长大成人。
 
     好人张妈一生平安,幸福康泰,颐养天年,活了近百岁,到头还真是个寿终正寝。她的子孙们成家立业、个个成才,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我想这大概是因为张妈妈胸怀满满正能量,言良举善、修功积德,在帮助别人的同时也就从正面教育影响呵护了自己的后人,从而践行了“善有善报”的轮回吧 !
 
     多年来,我一直满怀感恩之心,衷心祝福天国里的张妈妈快乐幸福!也祝愿天下所有正直善良的人们都像张妈妈一样:一生平安,长命百岁,子孙昌盛!

  作者简介:刘德才,女,出生于1957年。1975年7月至1978年4月在威远农会民新公社当知青。1986年9月在威远县档案局(馆)工作,曾任股长、副研究馆员。2012年3月退休。


作者: 刘德才      编 辑:肖平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中国煤炭新闻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www.cwestc.com)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实名:中国煤炭新闻网 中国煤炭资讯网
地址:重庆高新区陈家坪一城新界A栋3-3 邮编:400039
Email:gasover@263.net 备案序号:渝ICP备05006183号
编辑部电话:(023)68178115、61560944
广告部电话:(023)68178780、13996236963、13883284332
编辑部:
业务合作:   QQ群:73436514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