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设为首页 
用户登陆:  密码:   快速注册  
分站: 中国西部煤炭网  华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华中站 | 东北站 | 校友录 | 回音壁
 首  页  煤炭新闻  政策法规  新闻写作  技术论文  项目合作  文秘天地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价行情  煤炭供求  物资调剂  矿山机电  煤矿人才  博客

张长生:今生难了师徒情

中国煤炭新闻网 2016/9/12 12:14:46    新闻写作
    步入不惑之年的我即是四五个师傅的徒弟,又是八九徒弟的师傅,身份虽有些尴尬,但我的情感记忆里却多了份难舍难分的师徒情。

          成长路上都有师傅的帮助
 
     “难舍难分”的师徒情谊得从上个世纪的1994年说起。
 
     1994年9月,我与同级师兄弟一行9人被分到综采大队机电队实习,开始几天,大家伙儿都挺老实,跟着老师傅们一起下井升井,干活也肯卖力,老师傅们觉得我们都还行,哪成想后来的几天,我们竟现出了“原型”,一个个的都偷摸的从井下跑回地面了,让老师傅们在井下一阵好找。大队领导和队领导为此公开批评了我们偷奸耍滑的行为,我与严同学还特意被综采大队长(大队长小学时,任我和严同学的班主任)狠狠的训斥了一顿。随后,队里将我们拆散,分到不同的点班,我上八点,有缘成为完好工王师傅的徒弟,跟他学习井下电气设备修理,因为身单体薄,个头矮小,视力不好等因素,抬开关或是体力重的活,总是没有一起学徒的师兄弟利索,深一脚浅一脚的不说,还时常踩到水窝或水塘里,直接把长筒水靴灌满,望着我的“狼狈样”,王师傅不止一次的摇头,口里还念叨“技校毕业,连这都不干好,还能干啥,想当初我们从农村……”可我偏不信“邪”,一天不行、两天,两天不行、三天,我充分做好了“脱层皮”的准备,遇到师傅给我们开“小灶”,现场讲解开关工作原理时,我就十分认真的记在心里,想带个小本本,又怕他责备,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把心里记的写在笔记本上,前后不连贯的就找《电工工艺学》、《电工技术》、《电子技术》等专业书籍查阅、比对,再不行就请教别的老师傅,直到弄懂为此,隔了一久,师傅好像发现了“秘密”,有些不高兴,说我逮着人就问,有点丢他的脸,后来试探和现场考验了我好几次,才得知我是真心实意的想学,对我的态度才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即允许我随时带个小本本,还时不时现场指导我检查开关故障,打防爆面等实操知识,机会难得,再累我也得坚持,虽说是实习,也很少迟到、早退,除非师傅有事或是生病什么的,才休息一两天,师傅一上班,立马跟着。
 
    正当学得起劲,我们又被分到选煤厂机电队实习,也是各自在一个班组,我被分到筛子组,跟任师傅学徒,不知是自己的长相问题,还是知晓我在综采队的“丑闻”,师傅向队里打报告,不愿带徒弟,队里没同意,让我每天跟着,近其可能“死气白咧”的跟着。于是,只要是看见师傅拿工具,我便屁颠屁颠的跟着,也不管师傅乐不乐意,到了现场能干的我接过师傅手里的工具自己干,不会干的则看着师傅干,边学边递工具,可师傅对我仍没有一丁点儿好感。起先我还想换队组或是重回综采队实习,遭到厂领导严厉批评后,才又跟着师傅继续学,别的师傅带的徒弟不来,我尽可能的天天来,渐渐地,师傅们惊奇的发现我有点“傻”,我却不理会,管他的,傻就傻。每到下午下班,师傅们时常会汇聚在一起打扑克吃请或是打个平伙啥的,尽管实习工资少,可我却跟着师傅吃白食或凑份子,师傅们爱打误龙,师傅老打老输,还时常记不住牌,我在边上实在看不下去了,便一脸严肃对师傅说,“我来”,师傅毫不情愿的把牌递给了我,几个回合下来,除偶尔输一两次外,其余的全是别的师傅们请我们师徒吃饭,日子长了,我与别的师傅混熟了,与师傅也不如之前生疏了,干活时师傅会主动让我拿工具,遇到一些难题,师傅还会一五一十的给我讲清楚,我呢,也尽可能的为师傅分担一些工作,师傅请假时,我也会照常维护、维修设备,直到现在我遇到师傅还都会聊上好大一会儿。
 
    这以后,我被调到采区工作,太多时间都是单人单岗,有了之前在综采队学习的知识,开个皮带溜子啥的,自然不在话下,由于视力差,常磕手碰脚。
 
     1996年我被调到修建科工作。初来乍到守规矩,是父辈常教导我的道理。于是我被队长分配干一些拌泥浆,运料石,装卸水泥等一些劳动程度相对较重的工作,因为在井下历练过,工作再累,但我也咬牙坚持,每天不间断下班回家学习有关的土建知识,个多月的时间就这样悄然无息的过去了,工作强度不仅没减少,时不时的还会增加,以至于工友们都下班了,我带着几个小工或家属工还在工地上挥汗如雨,为此不止一次找队长理论,队长也是理直气壮的,“技术活,你会干吗?”,“不会干,还不会学吗”,“工期这么紧,哪有时间让你学”,工地上一场撕心裂肺的争吵后,我恨不得将队长一铁锹拍在沙堆上,趁着工友们死死抱住我的空当,队长脸色苍白的头也不回地从工地上跑了。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带的小工时常说,“现在,我们的活可比以前少多喽”。尽管如此,队长与我吵架时的话,仍然好比一块巨石重重的砸在我的心上,我学技术的欲火又一次被点燃了,于是在干好自己力工工作的同时,我常留意师傅们砌砖的要领和手法,趁师傅们休息的空隙,向他们请教瓦工、钢筋工、混凝土工等技术知识,“你小子,有点意思,工作这么累,你还闲心学这学那”,“不为别的,哪天遇到改个厕所或是垒个灶啥的,也不用请人帮忙不是”,“好,既然你有心学,我来教你”。就这样,又一位姓任的师傅,成了我的师傅,遇到拌灰浆累的直不起腰时,师傅会带着人帮我,推独轮车掌握不好平衡,将碎石撒翻在地时,师傅二话不说,帮我将碎石重新撮到车里,再教我推独轮车,别的师徒们都下班了,工地上只剩下我和师傅两个人,他站在砖墙的那头,我站在砖墙的这头,他利用下班时间教我砌砖、抹灰,直到夜幕降临才收工。走在回家的路上,师傅还一个劲的夸奖和鼓励我,“不光要学得快,更要学得精”,时不时的,我也会请师傅到牛肉馆或羊肉馆小撮一顿,尽管不会喝酒,我也会陪师傅喝上小半杯。
 
    再后来,我被调到生产公司,从事车工工作。到车间第一天,师傅火一般的热情,深深的吸引了我。于是,我在心底告诉我自己,一定要好好的学,师傅倾囊相授,我如获至宝的学,闲暇时,我还时常与师兄弟们开展技术交流、如何提高工效等活动。功夫不负有心人,学徒期没到,我就通过各项考核,可以单独作业了。临调机关时,师傅有些不高兴“车间太小,已经容纳不下这尊大佛了”,“师傅,别这样说,不管走到哪里,我都是您的徒弟啊”。
 
    不管干啥,我都倍加珍惜与各位师傅的情谊,遇到师傅们家里有点大事小情,我都会尽力去帮忙。正如老辈人说的,人不能忘本。
 
           学习写作,我如饥似渴
 
    2005年,我被借调到宣传科,说是借调,实则是观察与考验,干得好,可以从事心仪已久的文字工作,干不好,哪来的回哪去。
 
     我的第五次学徒就这样开始了,虽没有固定的师傅,但宣传科的科长、干事、各单位的老通讯员们都是我的师傅,因为宣传报道对于我是个则既熟悉又陌生的,这好比吃鸡头,既想吃,又不知从哪下口,想学好自然不那么容易,加之自己文化底子薄,学习过程显得异常艰苦,但稿件被采用才是最终的结果。学摄像,学摄影,学写作技巧,学打字,虽力不从心,但勤能补拙,于是我从最简单的基础知识、从句子的主谓宾划分、从摄影摄像的构图原理等基础知识学起,依据自己平日喜欢写的散文,逐步向消息写作、通讯写作过渡,办公室电脑少,就利用别人下班或是没上班的时间,不断给自己充电,最主要的还要学一些电脑和器材维护知识,因为如果是自己误操作造成电脑死机或是摄影摄像设备出故障,影响了正常的工作,罪过就大了,一句话,既要大胆的学习和探索,又要精心维护设备,随着一篇篇消息、散文、通讯等体裁的稿件、各类摄影图片、电视新闻、书画作品陆续被《盘江矿工报》、《六盘水日报》、《盘江有线电视》、《劳动时报》、《中国煤炭报》等报刊、电视台的刊发和采用,一年后,自己被正式调到宣传科,掐指一算,到现在竟有十来个年头了。
 
         “只要你想学,我教你”
 
    这是十来年里,虽说带了八九个徒弟,但徒弟小柳求知的那双眼神最让我难忘,因为那眼神与自己刚学徒时的眼神好像。
 
     也许是从事宣传报道的时间要稍稍长一点的缘故,自己在边学边干边摸索的过程中,或多或少的有了一些感悟和心得,以至于科里安排我在干好工作的同时,对基层选送的通讯员进行少则两三个月多则八九个月的传帮带,面对一个又一个少则比自己小两三岁,多则小十多岁的,真心实意想学一些写作知识的通讯员来说,自己始终觉得资历尚浅怕误导了他们,但过于谦虚会被误以为自己藏着掖着,于是,我这个不够格的徒弟,竟出人意料的成了别人的师傅,开始“授业讲道”了。
 
    2013年的一天,一个身高一米八几的小伙走进我的办公室,我看出他是矿子弟,“张师傅,我是来学习的”刚讲完话就塔拉着脑袋,“小朋友,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没有,我、我、我是书记派、派来的……”,“你若不愿意教我,我、我、我就打工去了……”挺好个娃娃,怎么舌头不好使,正当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时候,科长走进来告诉我,小柳是采区派来学习的,抽空好好带带。科长发话了,自然要费些心思,于是我开始仔细端详这个长相还算眉清目秀,小嘴微微上翘的九零后,就是说话听起来有点儿别扭,“人无十全,瓜无滚圆,谁多少没点毛病”但话说回来,当时已是我从事宣传报道工作的第七个年头,我的确有些乏了累了,真不想带徒弟,但又苦于不好给领导说,或是怕引来非议,再回想回想自己在选煤厂学徒的情景,时隔多年后我才理解当时师傅的真实想法,不是不愿带徒弟,怕是自己教不好,误了别人的前程,可小柳当时无奈的样子,跟自己当年有什么不一样吗?在搜寻内心答案的同时,我对小柳说“你可能是我的最后一个徒弟了,但你只要想学,我就一门心思地教你”,就这样,一个真心学,一个实打实的教,小柳的进步出奇的快,仅两三个月的时间,稿件就实现了零的突破,拍摄的图片和画面也是有模有样的,再加上小伙子心地善良、勤奋好学,我越发有点喜欢上这个和我侄儿是同班同学,且年纪相仿的年轻后生了,我仿佛从他的身上看到了我从前的身影,所以,除了自身加强学习和修炼外,我几乎是尽自己所能给他讲解消息写作、摄影摄像的相关知识和技能及做人、做事的道理,以至于朋友调侃时都说,小柳说话、办事、写稿都有我的风格。
 
    如今,自己每年工作闲余时都会组织徒弟们到附近的村寨、临近的旅游景点的山坡上、树林里、沟涧旁去采风、写生或是旅游,在领略自然风光或民族风情的同时,我们也会在绿茵茵的草地上开评稿会或是即兴举办文学沙龙等活动,不经意间我与徒弟们的情谊又继而加深了。
 
    “有了徒弟不能忘了师傅”,一直以来,我既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因为我打心眼里倍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师徒情谊,遇到处理不了的问题我首先会寻求师傅的帮助,徒弟有困难我也会全力以赴的为其排忧解难,有苦有甜,五味杂陈的师徒情是我人生旅途中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未来的日子我会将这份情感珍藏…… 


作者:贵州省盘县月亮田矿 张长生      编 辑:肖平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中国煤炭新闻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www.cwestc.com)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实名:中国煤炭新闻网 中国煤炭资讯网
地址:重庆高新区陈家坪一城新界A栋3-3 邮编:400039
Email:gasover@263.net 备案序号:渝ICP备05006183号
编辑部电话:(023)68178115、61560944
广告部电话:(023)68178780、13996236963、13883284332
编辑部:
业务合作:   QQ群:73436514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