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用户登陆:  密码:   快速注册  
分站: 中国西部煤炭网  华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华中站 | 东北站 | 校友录 | 回音壁
 首  页  煤炭新闻  政策法规  新闻写作  技术论文  项目合作  文秘天地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价行情  煤炭供求  物资调剂  矿山机电  煤矿人才  

赵俊时:镰刀割烂牛尾巴

中国煤炭新闻网 2020/7/15 12:42:08    小说林
 
      “闲耍无益”这四个字喊了千万年,但还是有人冒险一试。对于王二来说,那一天真的是非常难熬,那一天,差点没有吓破他的胆!
      话说有一年端午节,家家户户都泡好了糯米和大红枣,煮好了粽子叶,准备过一个喜气洋洋的节日。此时,芍药花牡丹花百合花正在吐艳,五彩斑斓的蝴蝶翩翩起舞,辛勤的蜜蜂在莺莺翁嗡的闹着,从这一朵花飞到那一朵花,后腿上已经收集了小米粒大小两粒花粉,准备飞进蜂巢去“卸货”,还有一只春燕,煽动着一对轻盈的翅膀从水边迅速地衔起一圪垯泥巴,然后快速地向一户房檐飞去……这些都给这个热闹的端午节平添了不少喜气。
      一大早,王妈就开始包粽子了。想到今天是端午节,放牛回来就可以吃到抹了蜂蜜的香喷喷的粽子,王二的心情甭提有多高兴了。禁不住唱起了“今夜晚火炉一呀一夜红,咱夫妻双双齐呀么齐动,我把风箱动,我把铁锤抡,煽得火儿烘烘烘,打得锤儿叮当叮,烘烘烘,叮当叮,十二把镰刀快完成……”。这是眉户现代戏《十二把镰刀》中最脍炙人口的一段唱,王二是百唱不厌。你说巧不巧,这出戏的男主角也叫王二,因此,王二对这段戏词格外情有独钟,一有高兴事就拿这段戏词自己给自己庆贺。这不,今天过端午,王二又唱上了,而且这一唱,还给王二一个提示,就是放牛时带把镰刀,利用牛吃草的功夫割捆艾,今天端午节用得着,把艾插在门楣上,摆在窗台上,可以驱赶蚊虫,可以辟邪纳降,可以保佑庄户人家一年四季顺顺当当。
      王二拿了为开镰割麦准备的一把磨得十分锋利的镰刀夹在咯吱窝,迈开大步向牛圈走去,他要把牛赶到牛家弯,那里的水草最丰美,人过端午节吃粽子,牛吃一顿美草,权当给牛们过了一个端午节。
      王二打开圈门,困了一夜的四头牛竞相出圈。一出圈门,个个便甩开了长尾巴,撒开四蹄,牛不停蹄的向牛家湾赶去。
      走在最后面的一头牛是全村的牛王,腰身浑圆,膘肥体壮,走起路来脚步沉稳而有力,四蹄落地就像四把大铜锤砸在地上嗵嗵有声。这头牛浑身长着枣红色的毛皮,缎子似的,没有一丝杂毛,唯独脸颊和前额上分布着一张白色的内蒙古地图,从西北扯到东北,于是这头牛就有了一个“花脸”的名字。
      上次小黑家的大黑犍牛企图挑战花脸,花脸挽起粗壮的尾巴,甩开四蹄,挺起两把钢钻似的牛角,以推土机般的气势迎战大黑,结果只一个回合,大黑就像箩筐碰到了碌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挣扎着爬起来一溜烟似得跑远了。
      有时,好几家的牛聚在一起吃草,几头小母牛总爱围着花脸,时不时朝花脸深情地望一眼,有时无意中拿身子把花脸蹭一下,花脸似乎也很照顾这几头小母牛,总是把嘴边最肥最美的青草留给这几头小母牛,自己去吃旁边的杂草,大黑犍牛只能远远的看着这温情的一幕却不敢靠近半步。
      每逢耕田的季节,别人家两头牛拉一只犁,花脸却独自拉一只犁,一天能耕二亩地,别人都夸花脸真能干,王二爸听了心里美滋滋的,用起牛来格外心痛,从来不舍得打一鞭子,手里的鞭子就成了摆设,索性扔了鞭子,任由花脸随便耕,而花脸就像深谙主人心思似的,干起活来更加卖力,这真是“老牛自知黄昏晚,不用扬鞭自奋蹄”。花脸耕田耕得深,庄稼长得格外好,主人的粮食年年比别人收得多,而花脸到了冬天,也有了吃不完的秸秆。
      有一年冬天王二妈病了,病的不轻,急需住院治疗,到县医院一打听,住院费就得八千多块,可那里有钱呢?虽然囤子里囤积着不少的粮食,但粮食从来就不值钱,况且把粮食卖光还是筹不够这个数,再说一家人还要吃饭,这可怎么办呢?
      家里唯一值钱的就数花脸了!
      这时,恰巧来了一名牛贩子,专门从乡下收购黄牛,再贩卖到城里的杀坊去。
      牛贩子围着花脸转了一圈,又用手按了按花脸厚实的肩膀,答应出七千元,王二爸不答应。
      牛贩子心一狠,答应出八千,王二爸还是不为所动。
      这时,隔着窗子传来王二妈“哎哟——!,哎哟—— !”的呻吟声。
      这可怎么办呢?
      万般无奈之下,王二爸牙一咬,下定了最后的决心,八千就八千,卖!
      这根本就不是钱的事,是压根就不舍得卖这头牛!
      牛贩子留下八千元,拉走了花脸,也拉走了一家人的魂。王二爸木木地呆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 
      “哞——!”,突然远处传来一声牛叫声,里边饱含了悲凉和凄惨,这不是花脸的叫声吗?王二爸对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这个声音陪伴着他度过了十多年的岁月,想到花脸与他朝夕相处,从一只小牛犊逐渐长大,年年给他拉犁耕田,给他收获了吃不完的粮食……想到这里,王二爸一把抓起牛贩子留下的八千元钱,飞也似的去追赶牛贩子,他要赎回自己的花脸,。只要有花脸在,就有吃不完卖不尽的粮食,只要花脸在就一切都在!决不能让牛贩子把花脸送进杀坊!
      王二爸远远看见牛贩子拉着花脸艰难地走着,花脸往后坠不想走,牛贩子就使劲往前拉,就跟拔河似的。王二爸追上牛贩子,把八千块钱往牛贩子手里一塞,一把扯过牛贩子手里牵牛的绳子,头也不回地牵着花脸回家了。
      王二爸卖掉家里所有的粮食,又从亲戚处拉扯了些钱,把王二妈送进了医院。
      ……
      王二回想着有关花脸的一切,又看见了花脸扬起来的尾巴,这条尾巴就好像有什么魔力似的,一下子吸引了王二的眼睛。王二不自觉的扬起手中的镰刀一下子就勾住了花脸的尾巴,这一勾就勾到了尾巴的根部,花脸把尾巴本能地一夹,王二顺势把镰刀往外一拉。妈呀!这一下大功告成:殷红的鲜血就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牛尾巴稍儿滚落而下,牛尾巴一甩血珠四溅。
      王二一下子慌了!他只是用镰刀无意地把牛尾巴一钩,谁知闯下这祸事!
      血流多了花脸会死的,而花脸又是王二家的命根子!要是让父母知道了,又该怎样向父母交代?要是路上来个人,这个秘密不还是泄露了吗?“闲耍无益”这四个字今天看来是应验了!这可咋整!王二一下子陷入了极度的恐慌。
      得赶紧把牛赶到牛家湾,那里没有人家,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
      王二把牛赶到牛家湾,一路上没碰见任何人。
      牛儿一边大口地吃草,一边甩着尾巴赶蝇子。虽然来到这无人的地方,牛尾流血这件事暂时是无人知道了,但是血还在流,而且随着太阳的升高,血流得更厉害了,原来是一滴一滴地流,现在变成了针尖粗细的一股向外喷射,随着牛尾巴的甩动,早已把血浆甩满了花脸的后半个身子,所有苍蝇都趴在花脸的背上,吱吱地喝起现成的血,飞走一批又来一批,川流不息,而花脸却像没事似得,仿佛流的不是它的血。
      王二仿佛看见花脸的肚子越来越瘪,四条腿越来越软,最后倒在了血泊中再也站不起来了,花脸让血流死了!是自己用镰刀割了花脸的尾巴流血死的!
      “老天啊——!这可咋办呀么——!”王二一下子急得哭了起来,但又不敢哭出声音来,只能把声音压抑在喉咙里,任凭心里在喋血。
      必须想办法把血止住!
      王二脱下外衣,把衣服撕成布条想缠住花脸的尾巴,但花脸不配合,“唰”地一尾巴扫过来,王二的脸上出现了一道血印子。王二摸摸火辣辣的脸,耐着性子又向花脸的屁股靠近,冷不防花脸又朝他弹出一蹄子,好在这蹄子弹在了腿上,王二抹起库管,只弹出了一个青疙瘩,要是弹在命根上,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最后,王二的布条缠尾巴止血法以失败而告终。
      日上三竿,吃饱了的牛儿来到小河边,把嘴插进河水里咕咚咕咚的喝起了水。
      这时花脸已成为一头“血牛”,必须让血牛尽快还原,否则纸里终究包不住火。
      王二看见小河里有一只破桶,可能是去年发大水从上游冲下来的。王二从河里捞起这只破桶,一桶桶地向花脸身上浇水,这次花脸倒很配合,大概觉得浇水很凉快。王二一边浇水一边洗,总共浇了十多桶水,花脸终于恢复了原貌,血也慢慢地不流了,大概是花脸洗了一个冷水澡血管收缩的缘故吧。只是浇了水的花脸身上湿漉漉的。
      王二心里的石头落了地,赶上牛回家去,一路上没人看见,都在家里过端午节呢!
      王二把牛圈进圈里,锁好圈门,藏了圈门钥匙,今天这个秘密能保一时是一时。
      锁好圈门,王二光着上身回家去,王二妈已把粽子压到锅里去,煮得咕嘟咕嘟地响,浓浓的的粽香弥漫了农家小院。
      王二妈问王二咋光着身子,衣服哪里去了,王二说放牛归来碰见一个讨饭的光着身子,就把衣服送给讨饭的了,王二妈说,讨饭的可怜,今天是端午节,讨饭的无家可归,你今天做了一件好事,好人有好报啊!
      王二赶紧岔开妈妈的话,说肚子饿了,问锅里的粽子好了没有。
      王二一边吃着粽子,一边想着花脸。
      吃完饭,王二开了圈门,牛儿们正静静地卧在圈里反刍。
      花脸的尾巴已不再流血,屁股后面的牛蹄坑里只有少量的牛血,王二赶紧端了一锨干土盖了这个血坑。
      见牛儿都在悠闲的反刍,王二重新锁好圈门。
      王二长长出了一口气,秘密终于保住了,下午又能美美地睡一个好觉了!


作者:黄陵矿业瑞能煤业 赵俊时      编 辑:一鸣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中国煤炭新闻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www.cwestc.com)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实名:中国煤炭新闻网 中国煤炭资讯网
地址:重庆高新区陈家坪一城新界A栋3-3 邮编:400039
Email:gasover@263.net 备案序号:渝ICP备17008517号
编辑部电话:(023)68178115、61560944
广告部电话:(023)68178780、13996236963、13883284332
编辑部:
业务合作:   QQ群:73436514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