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用户登陆:  密码:   快速注册  
分站: 华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华中站 | 东北站  
 首  页  煤炭资讯  政策法规  新闻写作  技术论文  项目合作  文秘天地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价行情  煤炭供求  物资调剂  矿山机电

煤炭股、期联手大涨 4000亿中国神华涨停 煤炭供应紧张何时终结?

煤炭资讯网 2021/9/15 8:26:24    煤市分析

  供应紧张态势预计将于9月后有所缓解,“焦煤供应最紧的时期即将过去”。

  大宗商品的特点之一,就是价格运行的趋势性极强。

  9月9日,焦煤、焦炭和动力煤三大主要煤炭期货再创新高,其中焦煤主力2201合约突破3000元/吨,全天涨幅达7.21%。

  A股煤炭板块因此大涨,煤炭开采指数盘中涨幅更是一度扩大至8%。

  即便是总市值超过4000亿元的中国神华,当天亦十分罕见地报收涨停,推动整个煤炭板块单日市值暴增超过900亿元。

  需要指出的是,推涨煤炭股的核心是煤价,煤价当前的主要矛盾又在于现货价格。

  虽然经过期货交易所的密集调控,市场整体持仓、成交得到明显降温,焦煤期货价格亦大幅低于现货价格,但是缓解煤价仍需“标本兼治”,比如有效增加市场供给。

  东海期货黑色系商品首席分析师刘慧峰9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此前价格上涨主要受到供给大幅减少影响,目前市场开始逐步进入供、需双降状态,“考虑年内压减粗钢产量的因素,接下来需求端可能会出现大幅下降,市场运行逻辑也将从供给向需求端转移”。

前7月蒙煤进口降四成,供给不足遭遇“刚性需求”

  煤价上涨关注度十足,但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得知,当前煤炭市场的焦点却集中在焦煤,焦炭更多是受到焦煤上涨带来的成本抬升影响。

  刘慧峰表示,“去年底去产能阶段,焦炭价格每吨在2400元到2500元的时候,焦化企业可以达到1000元的盈利。现在焦炭价格涨到了3900元,但是焦化企业盈利却只有100元,甚至是几十元。”

  相比之下,动力煤价格的上涨幅度要明显小于“双焦”产品。

  起到主要作用的仍然是供需关系,目前市场消费旺季已经过去,加之7月前后国内曾鼓励符合条件的煤炭企业增产增供,其市场预期并不如焦煤来得那么紧张。

  而就焦煤而言,今年市场关注的焦点又在于蒙古煤的进口数量上。

  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进口炼焦煤7262万吨,约占年度产量的15%,蒙古国和澳大利亚进口炼焦煤的比例合计能占到80%以上。

  今年,蒙煤因蒙古疫情原因,多次暂停通关,其供应量有所降低且不确定性增加。

  这直接导致国内进口数量的减少,今年前7月焦煤进口量同比下滑达42.72%。

  “正常年份,每天进口量在四五百车左右,今年多的时候也只有一二百车,口岸此前也因疫情因素一度封关。”刘慧峰称。

  焦煤转产动力煤的因素,同样不可忽视。7月以来,动力煤供应紧缺促使价格大涨,国内提出了动力煤保供稳价的要求。

  为完成任务,各地方煤炭企业优先保障动力煤供应,于是部分炼焦煤煤种转为动力煤,导致炼焦煤下降。

  以河南为例,当地便曾要求省内所有煤矿生产煤炭可以转作电煤使用的一律不得入洗和生产炼焦煤。

  反观终端需求,国内粗钢产量上半年始终处于增长状态,直至今年7月才实现首次环比下降。供给大幅减少叠加需求提升,焦煤价格获得有力支撑,下游焦炭因为成本上升明显,期、现价格亦跟随上行。

  只是,相较于期货价格,焦煤现货价格的上涨更为明显,这从期货、现货市场的比价关系便可看出,期货价格始终低于现货价格。

  9月9日,焦煤期货2201合约收盘价3050元/吨,柳林中硫主焦煤3786元/吨(折算期货标准品后的价格),期货贴水现货737元/吨。

  同日,焦炭期货2201合约收盘价3787.5元/吨,日照港准一级焦贸易价格4301元/吨(折算期货标准品后的价格),期货贴水514元/吨。

  对此,一德期货资深分析师窦洪真也认为,这轮上涨周期下,现货受到影响要早于期货,期货基本属于跟随状态。

  成交、持仓双降,供应“最紧的时期”即将过去

  虽然期货价格处于被引领状态,但是来自交易所层面的调控却始终未停止。仅以9月为例,大商所便先后展开了一系列常规和非常规调控措施。

  9月2日,大商所宣布,将焦煤和焦炭品种期货合约投机交易保证金水平由11%上调为15%;9月3日,大商所将非期货公司会员或者客户,在焦煤和焦炭期货各月份合约上单日开仓量不得超过100手。

  9月7日,该所再次对焦煤、焦炭相关合约手续费费率进行调整。仅以主力2201合约为例,调整后,日内交易手续标准从成交金额的万分之三升至六,非日内交易从成交金额的万分之一升至六。

  其中,调高手续费、保证金水平,分别针对提高焦煤期货的交易成本和持仓资金成本,旨在通过市场化手段为市场降温,为国内期货市场常规调控手段。

  相比于上述两种方法,限制单日开仓限额要更高一级,属于相对“非常规”调控的措施的一种。

  虽然直至9月9日,焦煤期货价格仍然继续上涨,但是上述调控措施已经取得了一定效果。

  仅以焦煤2201合约为例,9月1日成交量为32.9万手,至9月9日已降至15.9万手,同期持仓量则从24万手下降至16.4万手,区间降幅分别达51.7%、31.67%。

  “成交、持仓规模的下降,可以帮助市场的热度下降。至少,在当前这么高的价位上,市场情绪已经变得更加谨慎。”刘慧峰表示。

  可以说,交易所层面的调控已经取得了明显成效。

  只是,期货交易所并非万能,出台上述政策是要抑制过热的短线投机交易,但市场价格走势终究是由现货供需关系所决定。

  换言之,缓解焦煤价格的上涨需要“标本兼治”。

  其中关键,就是要有效增加市场供给,或者市场需求出现下降,以达到供需关系的再次平衡,进而解决焦煤等品种现货价格过快上涨的主要矛盾。

  一些积极的信号开始出现。

  据期货日报消息,9月7日,中蒙政府间经济、贸易和科技合作委员会举行了在线会议,蒙古国副总理阿玛尔赛汗提出,希望增加由嘎顺苏海图/甘其毛都、西伯库伦/策克口岸通关的运煤车辆的数量,以及提出了关于尽快商定通过集装箱运输煤炭的规定,以早日启动运输工作的意见建议。

  “近期压减粗钢产量在加速推进,全年实现零增长的可能性较大,甚至不排除超预期的可能。”刘慧峰表示,届时主导焦煤运行的主要逻辑也将切换至需求端。

  而按照国投安信期货的预计,供应紧张态势预计将于9月后有所缓解,三季度后期蒙煤的小部分增量,以及国内煤矿的小幅提产、复产,加上铁水还有待环比进一步压减,“焦煤供应最紧的时期即将过去”。

  (作者:董鹏 编辑:林虹)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编 辑:一帆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煤炭资讯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煤炭资讯网(www.cwestc.com)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