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用户登陆:  密码:   快速注册  
分站: 中国西部煤炭网  华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华中站 | 东北站 | 校友录 | 回音壁
 首  页  煤炭新闻  政策法规  新闻写作  技术论文  项目合作  文秘天地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价行情  煤炭供求  物资调剂  矿山机电  煤矿人才  

王利雄:送 礼

中国煤炭新闻网 2018/11/4 11:32:57    小说林
     在这块贫瘠的黄土地上,一场秋雨过后,泥泞的小路上落满了枯黄的叶子,一辆马车由远而近走来,而坐在车辕上赶车的人,头戴一顶陈旧的蓝色前进帽,脖子上围着一条淡色的围巾,上身穿一件黑色立领中山服,下身同样是一件黑色裤子,脚上穿着一双红色的袜子,而袜子外面穿一双黑色皮鞋,皮鞋干净的可以照见一旁光秃秃的树干。至于车上拉的什么东西,这个具体不太清楚,只见一块蓝色塑料布,遮的严严实实,任凭马儿自由自在行走,渐渐消失在村口的拐弯处。
    谁曾想,赶车的人是县城一位出了三四本书的作家青木,在县城也是一位风云人物,如今也遇到了头疼的问题,儿子大学毕业,本以为凭借儿子专业特长可以分配到城里任教,殊不知,老天和他开了一个国际玩笑,还没等教育局通知下来,小道消息铺天盖地,听说把儿子子聪分配到偏远的山区任教,起初,青木也没在意,孩子去锻炼一下,也是好事嘛。可是,婆姨和儿子不这么认为,先是儿子背地里偷偷地哭,婆姨吵闹着让其找找关系,青木一辈子清高惯了,从未低三下四过,说什么也不会去求人,最后,儿子不得不摊牌,说自己的女朋友已怀有身孕,他们原打算等教育局通知下来,安顿好就结婚,谁知道小道消息说,把青木的儿子子聪分配到偏远山区,这下婆姨坐不住了,哭闹着跑回娘家,临走时,给青木甩下一句话,说不把儿子工作安排好,就等着离婚吧。婆姨一向比较顺从,结婚三十载,从未和青木脸红脖子粗过,这回看来使出绝杀技,青木不得不低下清高的头颅,四处托朋友打问,最后,有位好友告诉青木,这次教育局分管领导喜欢古董,尤其是古墓里的陪葬瓷器,青木一听傻眼了,说你让我去哪找古墓去,再说了,即便找到,也不敢做这等伤天害理的事啊。朋友笑着说:“咱们一不犯法,二不偷盗。”青木心里犯嘀咕,既不犯法又不偷盗,如何得到?难不成这古物自己跑到怀里来,嘀咕完,自感好笑,兀自摇了摇头,长叹一声。
    说也奇怪,没过几天,一朋友从乡下打电话来,告诉青木附近一个制砖厂,因烧制砖而需要红泥,在砖厂附近挖红泥,结果挖出一堆坛坛罐罐,不知道是否有用,有些被当地农民拿回家当夜壶或是存放粮食种子。青木一听,立马就给朋友说,让其先去挑选一部分新的,自己随后赶到,同时,不忘给婆姨打个电话汇报喜讯。车开到附近乡镇,为了不引人注意,租了一辆马车,按朋友提供的路线,欢欢喜喜驾着马车走去。
    与其说远走他乡寻找一种稀缺的墓葬品,还不如说寻找一种人格的变通。
     在朋友的帮忙下,青木好不容易弄到四个长颈灰色陶瓷罐子,两个黑色坛子,尤其是灰色陶瓷罐子,上小下大,做工细腻,一看就是出自大的瓷器窑烧制出来。青木和朋友马不停蹄的赶往镇上,把物件小心用报纸包好,驱车直奔县城而去。
    教育局分管领导青木以前接触过几次,只是没有正面交锋过,好在一位朋友帮其穿针引线,约好具体时间,青木回家后,立即请了一个做木工的师傅,专门为这几个坛坛罐罐量身定做了木箱,又用废报纸将缝隙塞满,防止运送过程中碰坏,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且说,到了约定的夜晚,青木把准备好的箱子装上车,按朋友提供的路线驾车上路,车子渐渐驶离县城贫穷区,道路两旁的绿化带、灯光、假山、河流、石桥、亭子、健身器材等慢慢变多,一座座高楼林立,弥红灯闪烁,豪车云集,这个号称沙漠里的迪拜,青木从未近距离走过,身边偶尔有跑车驶过,发出张狂的轰鸣声,还没等看清,早已不见。青木赶快把车开到慢车道,战战兢兢的,来到了东方明珠,青木在一个角落找到停车位,好不容易把车停稳后,下车点燃一支烟,狠狠的吸了一口,望向东方明珠的大门,只见门口外站立着四个年轻的保安,一身黑色的制服,头戴白色钢盔,腰带上挂着一根橡胶警棍、一台对讲机,耳朵上插着耳麦,岗位旁边立着警用防暴抓捕器材,威风凛凛。青木何时见过这高档场所的门卫,心里不免有些紧张,灭掉烟头,强作镇定,向大门口走去。
    青木边走边练习着见了领导所要说的话,左思右想总觉的有些别扭,快到大门口,又折回身来。反复多次,引起了保安同志的注意,立即有两位保安同志手握着警棍朝青木走来,青木只好朝马路边走去,点燃一支烟,假装在等人的样子,两个保安从身边走过。青木在马路边怀着复杂的心情徘徊着,想我堂堂高中语文教授,因出版了几本书,被县文联调回去给了个副主席职位,虽说离开讲台也就四五年,也不至于沦落到如此地步,不由得长叹一声,丢掉烟头,望着被风吹远的烟头,火光或明或暗,扭过头朝停车方向走去。
    快走到车前,青木发现自己车旁一辆奔驰越野车在晃动,隐隐约约听见女人呻吟声。青木一时站在那不知所措,好在旁边跑车声惊醒,青木赶紧转身离开,圪蹴在马路边道牙上,一边抽烟一边斜眼望着那辆车。不大一会,那辆车停止了晃动,从车上下来一位气质高贵的少妇,年龄也就是三十出头,吹着口哨朝东方明珠走去,同时,那辆庞然大物悄悄驶离。
    青木借着路灯看了一眼手表,据约定时间也就剩余五分钟,青木心一横,为了儿子,为了将要出生的孙子,抱了两个木箱子向东方明珠大门走去,距大门也就四五米,被一位保安拦下,青木赶紧说自己是教育局郝领导乡下亲戚,从乡下给领导带些土特产,保安让其填写来客登记,另一位保安帮忙抱着一个箱子,领着青木走向领导家,到了门口,保安把箱子放下,转身离去。青木倍感有一股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放好箱子,深深呼吸调整一下心态,这让青木想起当年毕业分配到学校,第一次去给学生上课的情景,也是走到教室门口,感觉有些紧张,深深呼吸调整一下心态,恍惚间,已过二十多年,淡然一笑,按响门铃。
    让青木没有想到的是,开门的却是刚才那位从车上下来的少妇,衣服也没来得及换,问找谁,青木说和郝领导约好的,少妇说进来吧。青木弯下身抱起两个木箱,随少妇走向书房,郝领导热情的和青木握手,随手一指沙发,青木木木的坐下,并让那少妇给青木倒杯水,青木赶忙站起身来说不用了,郝领导说既然不喝水,那就算了,给青木简绍说这是淑芬,是我儿子的媳妇,在电视台上班和你们文联一栋楼了。淑芬和青木打了一声招呼,转身走出去时顺手带上门。
   郝领导说大致事情,他已在青木的朋友那边听说了,人事调动那是组织上安排的,他也不好插手过问。青木一听就有些急,突想起自己带着那两个陶瓷罐子,赶紧给郝领导说,犬子之事不便有劳领导,我今日之来,是在外面弄的几个陶瓷罐子,领导是这方面的专家,所以请领导过目把把关。郝领导一听说古董,眼睛立马亮了,笑着说:“对于看瓷器,敢说整个县城算是个专家。”青木说:“是了,不要说咱们县,整个地区也是独一无二的。”郝领导哈哈大笑,青木赶紧把两个陶瓷罐子拿出来,放在地上,郝领导带上眼镜,拿着放大镜,凑在台灯下仔细观看。过了一会,郝领导激动地说这是元代的瓷器,问青木哪弄的?青木说文联组织一次农村采风活动,在一户农民家发现的,当时农民拿这罐子存放粮食种子,他感觉好看,就花了几十块钱买下的。郝领导一脸羡慕,走到青木跟前,拍了一下青木肩膀说:“这么好的东西,你可要保管好了,有时间我也去找找。”青木赶紧站起来说:“领导您要是喜欢,就留给您吧,我一个粗人,放在家里也没个摆处,这瓷器和您有缘。”郝领导说:“这哪能了,君子不夺人所爱。”青木说:“要不这样吧,我卖给您。”郝领导说:“行是行,就是我一下拿不出这么多钱。”青木说:“我只买当年的价36块8。”郝领导说:“这、这不太合适吧?”青木说:“领导大人,这很公平啊,就当您买的,在我那存放了一段时间嘛,就这么定了。”郝领导说:“那、那就这么定了。”郝领导打开房门,叫老伴拿来73块6给青木。青木接过钱后和郝领导爱人打了一声招呼,就转身离开,走到门口时,淑芬穿着睡衣刚好出来拿水杯,就顺便和青木打了声招呼。
    在青木离开东方明珠大门时,郝领导拿起电话,给人力资源部打了个电话,没过几天教育局通知下来,青木的儿子子聪分配在县城最好的高中部任教。亲朋好友都来祝贺,青木婆姨高兴的接待了一茬又一茬。
    某日,青木买了一张长途车票,悄然的离开了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后记:有时想,人活着为了什么?到底追求什么?也许有人会说财富或名利。其不然,在这个残酷的现实,生存在底层的人,又能拿什么去捍卫尊严?这篇小小说喜忧过半,喜的是我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动笔,忧的是没有写出故事初衷。《送礼》是我们生活中经常遇到的事情,升职要送礼,办事要送礼,找工作要送礼,去医院要送礼,孩子上学要送礼等等,有些人,好像专门为此而生,有些人,好像于此绝缘。时常有朋友提着礼品,大摇大摆走在某个领导小区,遇见熟人也不避嫌,好似很光荣的事情。我却不同,记得曾去某部门办事,领导躲着不见,后来一好友善意提醒,事情自然顺利办成,从那以后,我一听说谁要送礼,就感觉自己曾做了一回小偷。大千世间,芸芸众生,每时每刻都有人在送礼,而我为这些送礼的人,感到悲哀。为那些心不跳脸不红的收礼者,感到悲哀。为这个社会现象体制,而悲哀。


本网特约记者:陕煤化 王利雄      编 辑:肖平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中国煤炭新闻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www.cwestc.com)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实名:中国煤炭新闻网 中国煤炭资讯网
地址:重庆高新区陈家坪一城新界A栋3-3 邮编:400039
Email:gasover@263.net 备案序号:渝ICP备05006183号
编辑部电话:(023)68178115、61560944
广告部电话:(023)68178780、13996236963、13883284332
编辑部:
业务合作:   QQ群:73436514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