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用户登陆:  密码:   快速注册  
分站: 中国西部煤炭网  华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华中站 | 东北站 | 校友录 | 回音壁
 首  页  煤炭新闻  政策法规  新闻写作  技术论文  项目合作  文秘天地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价行情  煤炭供求  物资调剂  矿山机电  煤矿人才  

杨景瑞:莜面情结

中国煤炭新闻网 2019/11/9 13:46:12    散文荟萃
 
    父亲从别的煤矿调到尚义后,母亲和几个姐姐哥哥也随后来到了坝上。家里最小的我便出生在这里,把我的一生情缘与这片土地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坝上冬季时间长,夏天时令短。每年降水量特别少,属于干旱地区。莜麦是这里的主要农作物,不管男女老少都爱吃莜面。刚到坝上没几年的母亲,做莜面确实不行,不如当地人做得好,搓鱼鱼没有人家的细,推窝窝不用提,根本就不会。“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既然来到了坝上,就得融入坝上的习惯。再加上那几年,靠供应的年代,不得不吃那些做的粗糙的莜面和玉米面。我与几个姐姐哥哥却不一样,从记事起,便与莜面结下了浓浓深厚的情结。特别对莜面情有独钟,无论是母亲搓的粗鱼鱼,还是与山药做成的傀垒蛋都喜欢吃。
    小时候,生活条件极为艰苦,吃上一顿馒头、米饭便是奢侈了,更别说饺子、包子了。当时莜面的身份也不高,它和小米、玉米之类划分到粗粮的行列里,而细粮特指白面和大米。虽然莜面的地位有些低,但它特别耐饿,所以坝上人变着花样吃莜面。从小在老家长大的姐姐哥哥吃莜面不习惯,一见母亲做莜面,脸面就立刻“由晴转阴”,努着嘴不高兴,而我什么也不说,做好了就吃,从来不惹得母亲生气。
    吃莜面也不省事,得用开水冲熟、上锅蒸熟。记得小时候,母亲时不时领上我去一个当地女人的家里串门,母亲老说:“我家孩子就想和你家孩子玩呢。”后来我们得知,那是母亲趁串门的机会想学一学人家的手艺。母亲真的把人家的手艺学到手,还学到不少窍门,做莜面比以前大有了进步。姐姐哥哥们都参加工作了,有时候回来也让母亲亲手给做一顿莜面吃。那时,我已长大了一些,好像上了初中一年级。母亲做莜面,我就守着母亲身边看。只见母亲把水烧开立刻倒在面盆里,边倒边用筷子搅和,再用手来回去揉,母亲的手常常被烫得通红。我问母亲为什么不等面凉了再去揉,母亲说和好后,要立刻去揉,要不做出的莜面就不劲道了。只见母亲把和好的面拽成小块两手便搓动起来,不一会儿,又细又长的莜面鱼鱼象舞动的精灵从母亲灵巧的手指间跳出来了,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能搓出一大笼来。母亲推的莜面窝窝又齐又薄,就像从一个模子做出来的,从各个方向看去各自成行,仿佛是正在接受检阅的部队,我在旁边都看呆了。母亲说等你长大了,就教你做莜面,于是我就天天盼着自己长大。
    我长大了,母亲却老了。那时候,我们学着做莜面,自始至终没有母亲做的好吃。母亲艰辛的一生,含辛茹苦把我拉扯大,付出了多大的心血啊。母亲正如莜麦一样,不怕艰苦与艰难,一直生活在坝上,养育着我们,爱护着自己的儿女。
    母亲已离开我们多年。每每想起母亲,也就想起母亲做的莜面来。



作者:冀中能源张矿集团尚义矿 杨景瑞      编 辑:一鸣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中国煤炭新闻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www.cwestc.com)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实名:中国煤炭新闻网 中国煤炭资讯网
地址:重庆高新区陈家坪一城新界A栋3-3 邮编:400039
Email:gasover@263.net 备案序号:渝ICP备05006183号
编辑部电话:(023)68178115、61560944
广告部电话:(023)68178780、13996236963、13883284332
编辑部:
业务合作:   QQ群:73436514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