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用户登陆:  密码:   快速注册  
分站: 中国西部煤炭网  华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华中站 | 东北站 | 校友录 | 回音壁
 首  页  煤炭新闻  政策法规  新闻写作  技术论文  项目合作  文秘天地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价行情  煤炭供求  物资调剂  矿山机电  煤矿人才  

蔡进步:一条见义勇为的狗(小小说)

中国煤炭新闻网 2019/12/2 21:56:49    小说林
   那天快中午时,我在村中那个水塘边散步。
       突然,我听到一阵呼救声:“救命啊,救命啊……”。扭头回望,只见村民大宝没命地向我这个方向跑来,村民二蛋手持一把杀猪刀,在后面紧追不舍。他俩之间的距离最多相差米把,二蛋的杀猪刀随时都能砍到大宝身上。
       三年前,二蛋患了精神病,经常拿着一把杀猪刀,在村里乱骂,谁也不敢惹他。大宝和二蛋以前就不和,得了精神病以后,二蛋经常拿着杀猪刀去找大宝,扬言早晚非杀了他不可。大宝吓得几乎不敢出门。真没想到,今天还是出事了,且场面吓人。
       此刻,大宝已经跑到我跟前。如果我不出手相救,大宝今天肯定就把命搁这儿了。
       我让过大宝,猛地向二蛋扑了过去,只是想吓唬吓唬他。没想到,二蛋竟然失足掉进水塘里,后溺水而亡。
       二蛋的家人不干了,把我主人告上了法庭,非让我抵命不可。
       我懵了,明明是见义勇为,咋能让我抵命呢?如果我不出手相救,大宝肯定会遭毒手的。见义勇为却成了杀人狗,天理何在?
       那天早上,我正在狗窝里闭目养神。忽然,我听到外面人声嘈杂。原来是二蛋的亲友们来取“我的狗命”。主人竟 然不阻拦。我悲痛欲绝,我的狗命再不值钱,也不可能随随便便被人“取走”。此处不留狗,自有留狗处。
       我瞅准机会,嗷呜一声,冲出众人包围,向村外狂奔。众人手持铁锨、木棍在后面紧紧追赶。
       我打算逃至村东的大山深处,那里山高林密,能多活一天就多活一天。蝼蚁尚且贪生,何况狗乎?跑着跑着,我脑海里闪出一个念头:“不能束手待毙,我要去县城法院上诉,你有一告,我有一诉,现在是法治社会,我最多是过失犯罪,罪不至死。”想到这儿,我开始朝县城方向跑去。
       县城离小村不到百里,几年前我曾经坐着主人的四轮车进过城,认识路。但这次是逃命,我不敢走大路。跑跑停停,停停跑跑。天快晌午时,我跑到了县城。几年没进城,县城变化真大,高楼林立,热闹非凡,道路也变宽了。
       我向县城一个正在的散步狗询问去法院的路。快到法院时,我突然看见一个大汉手持一把明晃晃的菜刀,拼命追赶一个中年男子。路人不少,可没人上前制止。
       我十分惊诧:莫非那人也是神经病,否则,光天化日之下之下,咋能在繁华的大街上持刀行凶?咋这种事老是让我碰到?这次,我说啥都不能再冲动了,你想砍谁就砍谁,我绝不过问。我以前要是不为了救人,能落到今天这一步吗?
       正想着心事,中年男人声嘶力竭的呼救声传入我的耳内。我不禁热血沸腾。不行,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歹人行凶。想到这儿,我冲了上去,张开狗嘴,一下子咬住持刀者的裤角。持刀者恼了,挥刀向我砍来,尽管我尽力躲闪,但身上也中了好几刀。因失血过多,我晕倒在地,眼前开始变得模糊不清了,最后啥也不知道了。
       当我再次醒来时,我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我第一眼看到的是那个被我救下的中年男人,他眼里似乎有泪。见我醒来了,他紧紧拉我的狗爪,热泪盈眶:“谢谢狗哥的救命之恩,谢谢狗哥的救命之恩!”
       县电视台、报社的记者闻讯也赶来了,他们不停地问这问那,还给我拍照,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当天晚上,我的英勇事迹就在电视台《晚间新闻》栏目播出:我县发生感人一幕,一条狗勇斗歹徒。
       第二天,县报的头版头条也播出了我的事迹:光天化日歹徒持刀伤人,见义勇为一狗奋不顾身。还配发了编者按:如果人人都像那条狗一样,歹徒怎敢再猖狂?社会需要热心肠,路见不平要相帮。狗都能做到的事情,人咋能只观望?
       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出院后,被我救下的那个中年人把我接到他家里,发誓要照顾我一辈子,他说我是他的重生父母再造爹娘。
       我暗自庆幸:“我这才是真正的因祸得福呀,我过失杀人的事情也不了了之了。”
       后来,我才知道,被我救下的那人是个干部,官职还不小。
       我开始过上了衣食无忧的日子,吃的是专用狗粮,住的更不用说。冬天有暖气,夏天有空调,病了还能去医院治疗。哪像在农村,吃的是剩饭,冬天能冻死,夏天能热死。新主人每次带我出门散步,还让我穿着马夹。人们看到我主人时,都是笑脸相迎,还用手摸摸我的头,夸我是一条见义勇为的狗。
       我感叹,我比人活得都有品位啊。
       三年后的一天,不知道为啥,我主人被人带走了,说是贪污受贿。我吓得不敢回家了。
       三天后,我在街上路过张山的“狗肉馆”时,平时见我点头哈腰的张山,趁我不备,一棍子砸向我的狗头,我顿时昏迷不醒,失去了知觉。

作者简介:蔡进步,安徽萧县人,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淮北市作协会员、宿州市作协会员、淮北市烈山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先后在《阳光》《小说月刊》《天池小小说》《小小说大世界》《微型小说选刊》《幽默讽刺.精短小说》《金山》《华文小小说》《羊城晚报》泰国《中华日报》印尼《国际日报》苏里南《中华日报》《中国煤炭报》《内蒙古日报》《安徽日报》《淮北矿工报》等中外报刊发表小小说千余篇。



作者:安徽省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矿综采二区 蔡进步      编 辑:一鸣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中国煤炭新闻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www.cwestc.com)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实名:中国煤炭新闻网 中国煤炭资讯网
地址:重庆高新区陈家坪一城新界A栋3-3 邮编:400039
Email:gasover@263.net 备案序号:渝ICP备05006183号
编辑部电话:(023)68178115、61560944
广告部电话:(023)68178780、13996236963、13883284332
编辑部:
业务合作:   QQ群:73436514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