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用户登陆:  密码:   快速注册  
分站: 中国西部煤炭网  华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华中站 | 东北站 | 校友录 | 回音壁
 首  页  煤炭新闻  政策法规  新闻写作  技术论文  项目合作  文秘天地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价行情  煤炭供求  物资调剂  矿山机电  煤矿人才  

蔡进步:一条无家可归的狗(小小说)

中国煤炭新闻网 2019/12/3 23:03:46    小说林
       那天中午,我正在午睡,突然听到客厅里传来一阵叹息声。我立即困意全消,赶紧侧耳倾听。
       其实,根本不侧耳,也不用倾听,我就听得一清二楚。这一听,我不禁大吃一惊:这咋可能呢?小明咋会是脑瘫儿,他才三个多月呀。小明是我的小主人,他翘起的鼻头和红嘟嘟的小嘴,勾勒出一条温柔的曲线,脸蛋上还毛茸茸的,像一个注满汁水的小香瓜。这么可爱的孩子,打死我我也不相信是个脑瘫儿。
       说心里话,我对小明的感情比对男主人和女主人都深。自从得知小明是脑瘫儿,我天天吃不下饭,更睡不好觉。主人的家并不算富裕,一般的工薪家庭,根本花费不起治疗费,他们都上班,也没时间去给小明治病。我听说,这种病经过反复康复训练,最终是能恢复到跟正常婴儿一样的。但听主人的意思,他们不想给小明治病了,却打算把小明遗弃。“客厅忽传弃小明,初闻一狗泪双涌。吾与小明感情深,怎忍主人弃幼婴?”
       那几天,我一直闷闷不乐,郁郁寡欢。我知道小主人随时都可能被遗弃。所以,我不再像以前那样吃饱了就睡,睡醒了就吃。我只要听到房门有异响,就立马爬起来去看。一旦发现主人抱着小主人要出门,我便跟着出去,以免主人真把小主人遗弃了。我的这种举动,引起了主人的极大反感。这不,女主人已经踢我十来脚了,当然不是一次踢的。有两次差点把我的肋骨踢断,疼得我直咧狗嘴,嗷嗷狗叫。
       一周后的一天夜里十点多了,我看见主人夫妻俩抱着小主人,神神秘秘地走出家门,也跟了出去。女主人又是一脚,这一脚踢在我的狗头上,踢得我差点休克了。我听见女主人气呼呼地怒骂:“我们带小明去市立医院看病,你跟着干啥?”
       十分钟后,主人夫妻俩钻进了私家车,男主人一踩油门,小车冲出小区大门,我放心不下。我可不是憨狗,白天不去看病,半夜三更去啥医院,只有憨狗才相信。果然不出所料,我跟着跑了几条街,见主人的小车根本没去市立医院,而是向三角洲公园方向驰去。我预感大事不妙,撒开狗腿,拼命追赶着主人的车。我感觉我比刘翔跑得都快,可我依然没能撵上主人的车。
       远远地,我看见主人在前面停下了车,女主人抱着小主人下车后,见附近无人,迅速把小主人放在路边一个垃圾桶旁边,然后慌慌张张地钻进车,向另一个方向逃去。我知道,我的小主人被自己的亲生父母遗弃了。我疯了一般奔向小主人。
       离小主人还有老远时,我看见对面一辆白色轿车疾驰而来,估计车上的人看到了我的小主人,不然,这辆车不会到我小主人附近时戛然而止。我看见一个中年男子走下车,向小主人走去。他弯下腰看了一下小主人,又站起身环顾四周。好像还沉思了片刻,然后抱着我的小主人上了车。等我跑到小主人被遗弃的地方,那辆车已经开走了。
我的眼泪下来了,我不顾疲劳,奋力向那辆车追去。好在那辆车车速不快,不然,早就消失在我的视线中了。最后,那辆车开进了市社会福利中心。可我进不去。
       我痛恨我的主人,心咋那么狠,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抛弃。你们抛弃了小主人,我可不能抛弃,我得看看小主人到底在这儿生活的咋样。
       我徘徊在社会福利中心的围墙边,围墙是用铁栅栏制成的,从外面能看到里面的情形,但却无法进去。我在围墙外徘徊了三天三夜。这三天中,我打听清楚了,那个带小主人来这儿的中年男人是社会福利院的主任。我心中窃喜:我家小主人真是福大命大。现在正值严寒季节,户外滴水成冰,如果不遇到福利院主任,他在外面冻一夜也得冻死。
       第四天上午,我透过围墙的铁栅栏,看见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抱着一个婴儿从一栋楼房里出来了。近了,我才惊喜地发现,那个婴儿正是我的小主人小明。看那个姑娘对小明的呵护程度,我感觉到比我的女主人对小明都好。我放心了,我家小主人落到福地里了。
       以后的日子里,我一直在福利院的围墙外徘徊。我打听清楚了,社会福利中心儿童福利院,自2015年11月19日开始运行以来,已经收养了孤残儿童37名,其中残疾儿童9名,社会散居孤儿28名。现有工作人员11名,其中管理人员1名,护理人员10名。小主人生活在这儿,我一百二十个放心。也许,通过护理人员精心的护理和医院的治疗,我的小主人会康复的。
       我在社会福利中心围墙外呆了整整三十二天。眼见院内柳树枝头春意闹,我知道,春天已经来到了,社会福利院里洋溢着春的气息。用不了多长时间,整个福利院将会春暖花开,香气馥郁。
       我思忖:我的小主人天天生活在爱的氛围中,吃喝不愁,衣食无忧。我再呆在这儿也没啥意义了。我得走了,但我绝对不会回我主人家。他们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能抛弃,何况对我这条狗。弄不好,他们哪一天也会向我伸出魔爪。我的狗命虽然不值钱,可我也不想死。蝼蚁尚且贪生,何况狗乎?主人不留狗,自有留狗处!
       我眼含热泪,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我知道,我以后就无家可归了,我马上就成一条流浪狗了。
       那时那刻,我多么希望。在这片大地上,以后也能有一个像市社会福利院的地方,专门收留像我样无家可归的流浪狗。这个愿望,恐怕今生也难实现了。
       唉!走吧。再见了,我的小主人。再见了市社会福利中心。我擦干眼泪,迈开狗腿,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去……

作者:安徽省濉溪县五沟镇淮北矿业袁店一矿综采二区 蔡进步      编 辑:一鸣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中国煤炭新闻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www.cwestc.com)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实名:中国煤炭新闻网 中国煤炭资讯网
地址:重庆高新区陈家坪一城新界A栋3-3 邮编:400039
Email:gasover@263.net 备案序号:渝ICP备05006183号
编辑部电话:(023)68178115、61560944
广告部电话:(023)68178780、13996236963、13883284332
编辑部:
业务合作:   QQ群:73436514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