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用户登陆:  密码:   快速注册  
分站: 中国西部煤炭网  华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华中站 | 东北站 | 校友录 | 回音壁
 首  页  煤炭新闻  政策法规  新闻写作  技术论文  项目合作  文秘天地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价行情  煤炭供求  物资调剂  矿山机电  煤矿人才  

马红香:烙痕

中国煤炭新闻网 2019/9/15 22:23:50    小说林
  
        1
        顺着东西小路进入朝南敞开大铁门的院里,左排一溜高大厅房,右面一座办公大楼,继续向前右拐,四排二层楼房依次排列于左,右边一个大院豁然出现,最后一排楼房伸展到大院东边末端。这里,曾是阳光煤业最繁荣最鼎盛的生活区;这里,曾是年出产十万顿的地方县办煤区;这里,曾居住过一千多名职工与家属以及来自五湖四海临时下井的工人!只是,九十年代后期已慢慢萧条,接着又断断续续维持了十多年。
        刘宝家住在后边二楼,他从房间走出,天已大亮,太阳也升起来了。刘宝提着两只红色塑料桶,看着偌大个院子,一股水流从砖砌墩子里伸出的龙头上哗哗而流,不分昼夜、不分晴雨、不分春夏秋冬,不知疲倦、不知冷暖、不知喜怒哀乐地流着……他走下二楼,来到水龙头下盛水。很快,白哗哗、亮晶晶、清凉凉的井水,滴满了两桶。他提着水上楼,进到房间,放到桌子下边。媳妇石榴给一岁的女儿朵朵穿衣服,梳洗。随后刘宝和孩子玩,石榴做饭。
        刘宝上班每月三班倒,上旬早班,中旬中班,下旬晚班。这几天他上中班,凌晨十二点多才下班,所以睡得沉,早上起来迟些。当石榴熬好红豆小米稀饭、蒸好大米饭,炒好一盘鱼香肉丝、一盘芹菜大肉后,一家人便津津有味地吃饭了……

        2
        孩子午睡没有醒来,石榴起来感觉身心轻松多了。洗漱完毕,趁女儿还睡觉,赶紧淘菜、切菜,擀面。等刘宝下班回家在煤气灶上再煮面条。孩子要是起来了,她就什么也做不成了,一岁的孩子正是难管的时候,对什么都充满好奇,好动好玩,一不留神就会摔跤、出乱子,又顾不上做饭了。刘宝这几天上早班,五点下班,她要赶他回来做好一切准备……她把全部的精力都给了这个家,当然这是她最愿意做的事。她,一个小学三年级都没有上完学的女子,因父母有病早早离开人世,是二爸二妈把她从三岁管大的。二爸在矿上上班,常常不在家。家里、地里活都是二妈一人做,为了看管堂妹堂弟,她就辍学了……到了婚嫁年龄,二爸给她介绍刘宝,说他是一个苦孩子,虽然没有父母管,但婚后也没有后顾之忧;说他是一个懂事的孩子,虽然没有太多文化,但也初中毕业,人实诚,善良,石榴跟着不会受气。好在见面后,他们各自都愿意,两人结成了秦晋之好。婚后,小俩口很是恩爱。一年后,石榴十月怀胎,辛苦孕育,女儿终于分娩,看着亲爱的宝贝,夫妻俩开心的不得了。孩子就是他们的心尖尖,家就是他们经营的地盘,再没有什么能占据他们两个人的心了!
        刘宝下班回来,他们吃过饭。石榴抱着娃从楼道上走下来,来到宽阔的大院里,她放下孩子,弯着腰,一双大手牵着两只小手,自己倒步走,让娃朝前学走步。
        “来,来来来,到阿姨这边来,小朵朵。石榴,吃饭了?”王姐看见石榴和孩子,喊着朵朵和石榴拉话。
        “嗯,刚吃,刘宝下早班回来刚刚才吃毕饭。”石榴回答。
        “你家刘宝班上的好,几乎每月出勤都是满班,人勤快、能干。哎,刘宝说起来也蛮可怜的。他爸、他姐都在咱矿上遇难走了,她母亲因身心摧残也病故了。如今就只有他一个人了,还坚守在第一线上班,亏他挺过来了,不容易!”王姐说。
        “嗯,没办法,日子还得过,生活还得继续,不能停留在悲痛和绝望中。泪水换不回生命,伤心换不回柴米油盐,矿工的儿子还应是矿工,矿工就得要拼搏在一线。”石榴说着刘宝经常说的话。
        “说的多好,刘宝可是一个好小伙,他父亲当年可是咱矿最早一批招进来的职工,他姐姐比他大4岁,是内招的,水灵漂亮的姑娘在绞车房开绞车。一次上中班,夜里12点多去选煤楼上拿东西,因为冬天下雪,不小心脚下一滑,从高高的选煤楼上摔下来,当时就不省人事了,她母亲哭的死去活来……屋漏偏逢连阴雨,第二年秋天,他父亲又在井下遇到区块煤顶塌陷了,把命丧了。他母亲本来就弱不禁风,加上这一折腾,就再也没有爬起来,留下刚20岁的刘松!之后矿上便给他办了接替父亲工作的正式手续,他又成为一名正式矿工。从此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过,他只想好好上班,靠自己努力,干个名堂,让在天之灵的父母姐姐安心,他不想半途而废……哎,可怜不幸的刘宝因家庭原因,迟迟没有结婚。之前曾有人给他介绍过一个姑娘,只是定了婚。刘宝很珍惜那份缘,爱美之心人人有之,可他遇到的是一个打扮妖艳、风风张张、花钱如流水、好打麻将赌博、喜跳舞逛荡的女子。她每天在城里游乐玩耍,一次竟然被警察拘留了,她父母把她领回家。当刘宝得知后,实在看不下去了,他觉得自己和那姑娘就不是一路人,便主动解除婚约。你二爸了解刘宝,成全了你们。你俩算是遇对人了,有你这样的好媳妇,不愁刘宝以后过不好日子。”王姐赞许的说着。
        “哎,不管咋说,我和他同病相怜,都是没有父母、兄弟姐妹的人,如今我们不再孤孤单单了,现在我就是他的亲人了,我们一家人要和和睦睦,成为世上最幸福的人。”
“好,好妻子,老天有眼,也该让你们一家人过上好日子!”

        3
        刘宝所处的小城,素称渭北黑腰带之煤田,在数年开采与掘进中渐次衰败。他所在的矿区煤层已采完,停止生产。因为停产,也就停水。原先生产时从地下抽水,供全矿职工生活,而今等于断水了。就算这样还可以从其它离得近的单位引水过来;但另外一个致命原因是职工们所居住的城北80年代修建的楼房,因地下掘煤导致楼房裂缝危险,不能居住了。这意味着曾经被人们称为“小岛屿”的世外乐园就要让大家搬离了。一时间,大家都慌了。刘宝也急了,他在城里打问、寻找买房,终于在城南买到一处二室一厅一厨一卫的小单元,虽小却是自己的。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土窝。虽然还借了一笔钱,但足以令他们高兴!之后,政府让职工申请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大部分职工都搬到廉租房和经济适用房了!
        曾经的煤海矿区,注入了刘宝一家人多少深情?他的父亲、姐姐都为之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的母亲也为之付出心血,搭进了一条命。这矿区凝聚了他们一家人多少爱!往日地挣扎拼搏,昔日的执着坚持,一幕幕,刘宝怎能忘记呢?
        之后,刘宝和石榴又在县城办起了包子店,他们要还房钱,还要供孩子上学。当初规定职工每月领取一千元生活费,六年来也没有给予大家;养老统筹十年没有交,这是一个关乎近百名工人的问题……然而刘宝和石榴他们自谋生路,每一天劳碌在包子店,为生活拼搏,不敢怠慢、不敢松懈、不敢困惑、不敢喘气、不敢停歇!
        他明白她辛苦,她知道他不易。他们想给孩子一个舒适的环境,想让女儿精力充沛地去上学。时代在变,环境在变,人也要变,小两口决心靠自己地打拼,重塑新的生活。总之,无论在何种情况下,人们总是对未来充满着憧憬和向往。
        作者简介:马红香,女,笔名:墨心。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渭南市作协会员,黄河文学研究会会员,白水县作协办公室副主任。白水县仓颉研究会会员。热爱文学,多篇作品发表国家级刊物与公众平台。


作者:马红香      编 辑:一鸣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中国煤炭新闻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www.cwestc.com)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实名:中国煤炭新闻网 中国煤炭资讯网
地址:重庆高新区陈家坪一城新界A栋3-3 邮编:400039
Email:gasover@263.net 备案序号:渝ICP备05006183号
编辑部电话:(023)68178115、61560944
广告部电话:(023)68178780、13996236963、13883284332
编辑部:
业务合作:   QQ群:73436514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