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用户登陆:  密码:   快速注册  
分站: 中国西部煤炭网  华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华中站 | 东北站 | 校友录 | 回音壁
 首  页  煤炭新闻  政策法规  新闻写作  技术论文  项目合作  文秘天地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价行情  煤炭供求  物资调剂  矿山机电

侯之涛:侯辅清(小小说)

中国煤炭新闻网 2020/12/5 15:19:03    小说林
      (本文纯属虚构,切莫对号入座)

      “开门开门,侯爷来拜访张大人!”侯义昌对着城村西寨门楼上的守寨人大声喊道。
      “好的好的,我说今天早晨就有喜鹊围着寨子叫,原来是侯爷来了,欢迎欢迎!”寨子上一个干练的家丁,满脸笑容,小跑着下寨子。并不忘对另一个家丁说:“赶快去报告张爷,就说刀环村侯辅清侯爷来了。”
     打开寨门,张旺忙拱手作揖:“恭迎侯爷,恭迎侯爷,近来贵体可否安康!”
      “这不是张守基书童张旺吗!幸会幸会,听说你家张爷身体有病,前来探望,也好续叙旧情。”侯辅清拱拱手道。
      “岂敢,岂敢,侯爷大驾光临,此乃小寨蓬荜生辉。张爷确实身体欠安,正在用药调理。”张旺忙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穿过青石板路,在一排四合院前,侯辅清下了轿子,已经听到院子里有脚步声。张旺跨前几步,推开虚掩的大门,两个丫鬟正搀扶着身体虚弱病恹恹的老人正向大门口走。
     “张爷,您都几天下不了床了,今天怎么这么有精神……”张旺看到张守基眼里愤怒的光芒,把后半截话咽了回去,忙搀扶着张守基。
      侯辅清快步走近,也想搀扶张守基,张守基左右晃晃,极力地甩开丫鬟的搀扶:“我这不是好好的,让侯爷多虑了,侯爷里面请。”很明显看出张守基打出了很大的精神。
     在客厅分主宾坐下,丫鬟忙切上茶,相互寒暄。
     “听说你身体欠安,十多日都不曾进食,特意带来了上等的人参,还望张大人笑纳。”侯辅清让手下递上包装精美的人参。
     “哈哈,是小病,却让侯爷破费了,恭敬不如从命,谢谢侯爷一番好意。”张守基接过谢道。
      几人慢慢品着茶,开始闲聊。
      “听说你把官庄黄师爷用半年时间写成的祭母碑文,点烟给烧了?是不是真事?”张守基半信半疑的问道。
      “唉,说来惭愧,我从县城回来,路过黄师爷家,黄师爷好意挽留,拿出最好的烟膏,架上烟枪烟锅,美美气气的过过瘾。并取出用时半年,多遍斟酌修改的祭母碑文,让我观摩,后天就送县城刻碑,我看后叠放在桌子上,俩人就痛快淋漓的吞云吐雾,哪成想吸着吸着烟丝断了,我也没有细看,想着是烟纸,就随手点燃,相互点烟,过足了瘾,起身走时,才发现被我点烟了。那黄师爷气得脸都发紫了。”侯辅清喝口茶,清清嗓子,“我忙赔礼道歉,让他派人明天来我家取……”
      “好了,不说了,侯爷的记性才气我是领教过的。”张守基看着丫鬟惊得目瞪口底,来了兴致,也品口茶,继续说,“还记得那年上京赶考,咱们洛宁县三人,王范刘珍提议,比比谁家乡的物件高,刘珍先说:‘三街有座塔,离天丈七八’,我说:‘俺家有棵大槐树,把天戳得吃不住’。你们猜,侯爷说的什么?”张守基看着大家都听得入迷,故意卖关子。
     “不说了,都是陈年旧事。那次进京还多多有劳张爷了,你家双千顷果真名不虚传,京城几千里,一路上吃喝住店都落脚在你家店铺,还好吃好喝的招待。”侯辅清感恩感慨道。
     “侯爷说:‘他村有座魁星楼,半截入到天里头’。可把刘珍给镇住了,非得来刀环村看看不可,都是在吹牛,侯爷就是计才一筹。”张守基得意洋洋地说。
      “对了,侯爷讲讲同治元年(1862)韩城抗捻匪的事?”张守基饶有兴致,张旺附在张守基耳朵边悄悄地说:“张爷,今天坐时间太久了,我送客您休息吧!”
      “你这是什么话,我们是同窗佳友,多年没有好好聊聊了。去去,安排午饭去,多弄几个菜,每人再擀碗鸡蛋捞面。”张守基略带生气的口吻。
      侯辅清看在眼里,赶紧起身,忙道:“我们告辞吧?张大人还是保重身体要紧。”
     “我没事,你不要听他们瞎说,坐坐,难得好友来访,一定要多聊聊。我听街坊都传说你给长毛贼(捻军)在韩城打的很激烈,讲讲!”
     “侯爷那年从京城回来,就被聘请为洛宁县团练局局长,侯爷勤于政务,领兵操练。同治元年(1862)3月10日,张洛行首领带领数十万捻军之众进攻汝州不克,继而围攻洛阳。13、14日两次猛攻洛阳,由于城中军民死守,捻军未能破城,只好占领孟津平乐一带,又迂回新安占领县城。3月25日夜,张洛行率捻军数万人由宜阳县向永宁县进攻,侯爷率领数百洛宁乡勇早早赶赴韩城堵截,苦战相持数日,终因寡不敌众,后退守在一户卢姓人家的院子里得以逃脱……”
     “不说了不说了,都是一些陈谷子烂芝麻的旧事,不提也好。”侯辅清打断侯义昌的话。
      张守基听的正入迷被侯辅清打断,忙道:“同治四年(1865)加高修筑县城围墙的事,可是功劳很大,给你发放的物资奖励,你高风亮节,一点一滴都没有要,全部都救济给了乡邻。唉,张旺你过来,你要好好感谢感谢侯爷,你小舅全家都受恩于侯爷。光绪三年(1877),咱豫西大旱,一年都没有下一滴雨,赤地千里,夏麦颗粒无收,秋粮刚刚种下,又爆发了蝗灾,‘蚁行于地,蚕食万亩’,到了阴历八九月间,因饥荒又导致盗贼蜂起,‘尸累当门’,最终,出现了人吃人的惨状。杨坡里北窑厂门口官道上都有一家黑店(杀人场),人们路过,用长竹竿一下子就打倒了,好多人都爬不起来,你小舅七八岁,被他们按住,摸摸说,这娃子还胖乎乎的有些肉,你小舅大骂,你们敢动小爷,小心我侯辅清姑父饶不了你们,他们一听下得手都抖,才放了你小舅。”
      “是的,我听我妈说过,小舅还说:‘窑后面竖立着好多白花花的大腿骨’其中一个瘦子还不让说见过他们,后来他们都吓跑了。侯爷还买来粮食赊粥救灾,百十里的人都来,救活了很多人。”张旺感激说。
     “都是旧事,不要说了。”
      这时候,丫鬟端来饭菜,四素四荤和鸡蛋捞面。张守基兴趣所致,胃口大开,边吃边聊,连吃下两碗捞面。惊呆了丫鬟和张旺等人。
      饭后,侯辅清要走,张守基一直送到大门口,俩人相互道别。
     回来的路上,侯义昌求证问道:“侯爷,都说那次上京赶考,一二榜您都上榜,没有张守基的名字,可是第三榜出榜时,张守基上榜,是张家用银子打点关系,买来的官,挤掉了您的名额?”
     “唉,现在说这还有什么意思,都是黄土埋脖子的人了,什么都看开了。”侯辅清若有所思的感叹。
      刚刚走到刀环村村边,后面急急忙忙小跑过来一个人,看见侯辅清就下跪:“侯爷,张守基张爷刚刚走了,我来报丧。”

【根据刀环村里老人们的闲话,改编整理】

注:
据民国六年鉛印本《洛宁县志》载:侯輔淸:刀環村人,監生,同治元年(1862),爲團練局長,率郷勇數百人,赴韓城堵禦與捻匪,相持數日,退守村盧居民,得以逃避。四年以修縣城,勞绩,蒙奬。光緖三年(1877),施賑,全活者衆,撫憲,以博濟功深,奬之,民国二年(1913)卒。

作者:河南省河南能源化工集团义煤公司义络煤业 侯之涛      编 辑:肖平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中国煤炭新闻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www.cwestc.com)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实名:中国煤炭新闻网 中国煤炭资讯网
地址:重庆高新区陈家坪一城新界A栋3-3 邮编:400039
Email:gasover@263.net 备案序号:渝ICP备17008517号
编辑部电话:(023)68178115、61560944
广告部电话:(023)68178780、13996236963、13883284332
编辑部:
业务合作:   QQ群:73436514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