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用户登陆:  密码:   快速注册  
分站: 中国西部煤炭网  华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华中站 | 东北站 | 校友录 | 回音壁
 首  页  煤炭新闻  政策法规  新闻写作  技术论文  项目合作  文秘天地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价行情  煤炭供求  物资调剂  矿山机电  煤矿人才  

侯之涛:郭司令(小小说)

中国煤炭新闻网 2020/3/2 19:38:59    小说林
  
      郭司令,洛阳人。其实,他不是司令,是镇嵩军司令刘镇华贴身警卫。

      民国七年,他带领一团人暗杀了与刘镇华作对的几个领头人,把事情闹大了。刘镇华为了平息事态,枪毙了几个小兵,让他解甲归乡了。

      归乡后,乡邻们都叫他小郭。不想,他的老娘病得不轻,听说刀环村有名医能治疑难杂症,他就用小车推着老娘,长途跋涉,一路寻奔而来。经名医诊断,老娘得了伤寒,加上急火攻心等病症,需要长期治疗。他就干脆在刀环村一家闲置的土窑里暂住下来。

      他很是孝顺,为母亲熬汤煎药,跑前跑后孝敬老娘,受到刀环村人的称赞。

      每天早晨,他都到村子后山上活动筋骨,练拳压腿,跑步腾跃。他看老母亲的病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就跟保长请求,自愿教护村队习武练功,一来混口饭吃,二来也能更好地照顾母亲。那时豫西刀客土匪猖獗,打村劫寨的很多,说不定啥时候,东家被拉了肉票,西家遭到抢劫。于是,保长一口答应,让他当了护村队的领队。

      他刚领队时,护村队三十多个小青年都不服气,他就让三十个人一起来围攻他。他手里只拿一根木棍,三十个人不但近不了身,还被打得鼻青脸肿。三四米高的村寨墙,他“噌”的一声就腾跃而过。摆弄枪械,更是不在话下。人们打听他的来历,他就憨厚地笑笑,不多言说,只说你们叫我小郭就是了。

      刀环村在小郭领队的护卫下,平息了几次小股流匪的骚扰,受到人们的拥戴。  那时候,食盐紧缺,村里人就弄些观音土来食用,出现好多怪异的病症。于是就有人建议,让小郭带领大家到陕县观音堂集市上买食盐。刚开始小郭推让不去,但他看到家家因为没有食盐的煎熬,犹豫再三,最后决定带领大家走一趟。

      他约法三章:凡是参加去买盐的人,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一是家里确实缺盐;二是行动敏捷的青壮年;三是不得带枪械。

      这年冬月的一天清晨,小郭集齐所有要去的青壮年,一路向北,过牛头村、郭头村、塔锣村涉水连昌河上野鸡坡转向正西,直达观音堂集市。

      晌午时分,所有人都肩背手提,置办齐了食盐和货物,眉开眼笑,嘻嘻哈哈三五成群地来到观音堂镇南石桥头集合。  原本出发时天气晴好,可是这时候,阴云密布,浓雾缭绕,一二步开外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小郭看看天气,就安排让大家等一会儿,好好歇歇,说自己忘记了一件小事,就匆匆忙忙奔向了集市。

      回来时,手里多了一根刚刚赶制的铁捅火棍。三尺多长,一头尖,一头弯曲成环,有些绅士地主文明棍的样子。大伙都笑话他大老远的,弄了根烧火棍干啥。小郭笑笑也不做解释,招呼大家开始上路。

      一路上,大家讲自己的所见所闻,叽叽喳喳,一刻也不闲着。小郭前后照顾大家,害怕有人拖沓掉队,一会儿队前,一会儿队后,对他们的嬉笑不闻不问,警惕地环顾四周。

      野鸡坡五六里长,树密林茂,古道蜿蜒缠绕,常常有土匪或刀客出没,人们最怕经过这里。到了坡顶,小郭让大家休息一会儿,并交代:“野鸡坡上不能掉队,不能歇息,更不能大声说笑。我走在最前面,一切听从我指挥。”这么一说,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众人大气都不敢出。

      再走一里路就下完野鸡坡了,突然,从二三米高的路坎上冒出一胖一瘦两个人来,手里端着长枪,大声吆喝:“站住!干什么的。”

      戴灰色棉帽的瘦子跳下来,用枪指着大伙,恶狠狠地吼叫道:“把东西统统放下。”大伙都吓呆了。
  
      小郭满脸愁苦,哀求道:“大哥,行行好吧?家里正等着俺们呢,都是食盐,一家人半年都没有吃过一丁点盐了。”

      小郭抬头看路坎上那胖土匪,那胖土匪拉了一下枪栓,大声训斥:“看什么看,你小子不老实。”

      瘦子土匪用枪托砸小郭的肚子,小郭边后退,边哀求。小郭后退六七步,斜眼看看正上方和自己对齐的胖土匪,正用枪指着自己。瘦土匪看小郭就是不放下肩上的东西,拉了一下枪栓:“你小子还不老实。”

      小郭解释道:“不是大哥,不是大哥。”边说边把背上的布袋扣在地上,布袋底朝上,并举起双手,“我那布袋底还有几块卖牛的钱,是一家人的命根子,拿回去换粮食的。”

      瘦土匪一听来了精神,把枪头朝上挎在肩上,弯腰就去搬那布袋。说时迟那时快,忽听见“哎呀”,“砰”。小郭一个箭步跃上土坎急追,坎上胖土匪已经跳下沟壑,只留下一顶子弹穿过的帽子,远处迷雾蒙蒙,小郭朝胖土匪逃跑的方向又开了一枪。

      大家伙围上来时,小郭已经把那长枪在崖边摔坏,大骂道:“给老子斗,你们太嫩了,老子当司令时,啥没见过!” 

      回到路上,见瘦土匪头上起了一行血泡,隐隐浸着血,不省人事。小郭说:“大家不要慌,背上东西快快赶路。”

      原来,那铁捅火棍是小郭的武器,当小郭和上面的胖土匪对齐后,以盐袋为诱饵,转移两个土匪的注意力。小郭举手投降时,已经悄悄举起了铁棍,在瘦土匪弯腰时一棍子打在瘦土匪头上。小郭立马抢过瘦土匪的枪,朝坎上的胖土匪打去,只差一点点就要了胖土匪的小命。小郭还说,在观音堂南头石桥时,他就发现不对劲,才回去弄了这根铁火棍。众人听了,无不称奇。

      从这以后,大家都称呼他郭司令,再也没有人叫他小郭了。  

      郭司令在刀环村住有一年多,等母亲的病痊愈后,才辞别了刀环村的乡亲,回归故里。

作者:河南省河南能源化工集团义煤公司义络煤业 侯之涛      编 辑:一鸣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中国煤炭新闻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www.cwestc.com)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实名:中国煤炭新闻网 中国煤炭资讯网
地址:重庆高新区陈家坪一城新界A栋3-3 邮编:400039
Email:gasover@263.net 备案序号:渝ICP备17008517号
编辑部电话:(023)68178115、61560944
广告部电话:(023)68178780、13996236963、13883284332
编辑部:
业务合作:   QQ群:73436514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