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用户登陆:  密码:   快速注册  
分站: 中国西部煤炭网  华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华中站 | 东北站 | 校友录 | 回音壁
 首  页  煤炭新闻  政策法规  新闻写作  技术论文  项目合作  文秘天地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价行情  煤炭供求  物资调剂  矿山机电  煤矿人才  

党礼平:求职

中国煤炭新闻网 2020/4/30 17:37:46    小说林

      正是艳阳花开四月天,梨花如雪漫天白的季节。矿区周围是著名的“中国苹果之乡”,苹果花恰似粉红色的回忆,浪漫着少男少女的情怀。
      白薇和丈夫刘刚像一对神雕侠侣,打起行李,踏上北去之旅,开始体验长河落日的大漠风光。老杜当年也北征,那是因为战乱,而今她两人北征却是为了那一点儿要活得和人一样的骨气,目的不一样,结果却一样,叫人难以劇料啊。
      西榆列车在晚上十一点从蒲城北站出发北上,沿途经过黄陵,延安,子长,清涧,绥德,米脂,终点榆林。这一个个站点,好像记忆中的符号,让人遐思翩翩,神游意接,每一处都有动人的故事,美丽的传说,神奇的惊叹。坐在车厢靠窗位置的白薇望着窗外灯火明灭闪烁的黑夜,思绪如滚动的车轮隆隆飞驰。
      小时候,白薇最大的梦想就是长大了能去当一名老师。正因为如此,她在考大学的时候,第一志愿就是选报的师范学院。大学三年,她收获了学历,也收获了爱情。大学毕业以后,男朋友刘刚应聘到关中平原的一个老区矿井。白薇一方面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岗位,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爱情的原因依然随男朋友来到了这里。
      这里是被称作渭北“黑腰带”的关中煤炭能源基地。古时候,这里就有煤矿开采的历史,到了清末,尤其是民国以后,更是达到了鼎盛时期。在抗战时期生产出的“抗战煤”和建国初期生产的“建设煤”,为民族生存和国家建设做出了特殊贡献。这片从陕西东边渭南韩城,到西边铜川耀县,东西长二百公里、南北宽五十公里,面积近1万平方公里的集中含煤地带,被誉为关中的“能源基地”。作为能源时代的“主角”,渭北煤炭为陕西,甚至全国经济的发展作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然而,半个多世纪以来,渭北煤炭的过度开采和小煤窑乱采导致矿产资源枯竭和煤炭产能过剩,劣质煤的不合理使用也逐渐带来土地资源破坏、水资源污染等一系列问题。尤其对自然环境来说,这条“黑腰带”更成为空气污染的代名词。
      白薇的男朋友就是应聘到了其中一个叫做鹤山矿的老区新建矿井。之所以叫老区新建矿井,是因为这座矿井是这片煤田上最后一对生产矿井,建成刚刚十几年时间。她和男朋友来到这里以后,才知道煤矿招用的大多是男性人员,女性想要在这里得到招聘,甚至得到正式的编制,那比考公务员还难。于是她就近在矿区子弟学校应聘了一个临时岗位,体验了一下当老师的感受。
      记得第一次上课的时候,由于紧张,她还闹过一个笑话。她先让学生坐好,学着老师的样子,对他们说:“从今往后,我就是你们的语文老师,下面我要给你们讲课。”她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接着说:“我先给你们讲讲当学生应该怎么做。你们是学生,要学会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能老是依赖家长,不要太娇惯自己,上课要认真听讲。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孩子们拖着长声一起回答。
      “好,我不多说了,现在给你们讲课。”她拿起粉笔,在小黑板上写了“草船借剑”几个字。然后让学生跟她念:“我念一遍,大家念一遍,跟我一起读这个成语……”她刚说完就引起了一阵哄堂大笑。
      “哈哈”,“不对!这个字不对,应该是‘箭’!”
      她回头一看,啊呀!她果然把“箭”写成了“剑”字,怪不得学生们笑得那么厉害呢。
      她的脸立马羞红了,她镇静了片刻。这个片刻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她便又重写了一遍,“现在,同学们跟老师一起念,一定记住字要写认真,不能马马虎虎的!”她在这个岗位废了很大力气,但也收到了回报。
      事后,有同事给她就教了个救场的办法,就是在这种场合,一定不能当着学生的面明确承认字写错了,这样会影响教师的形象,甚至对她以后的转正也有影响。正确的方法是应该委婉的纠正过来。 后来当其他老师和学生说起这个事情的时候,这位同事老师就善意地解释说:
      “白老师这样写说不定是专门的,她就是想看同学们是否能辨别出来这两个字”。
      通过这次当老师的体验,她知道了当老师,首先要把知识教正确,还要让学生更好地接受和理解。为此,她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业务,才能实现理想。
 
      就在白薇准备在她喜爱的教师岗位上好好大干一场的时候,一个新的现实问题又接踵而来,摆在了她的面前。
      由于她应聘的学校不能解决编制内的正式教师身份,她只能是临时教师,而这种临时教师,说白了就是临时工,每月工资收入低不说,而且永远不能像正式教师那样调级晋升。干的再好也不会有什么前途,只能应付眼下的没收入困境,但现实问题是这种临时教师的收入维持不了她租房和吃饭的基本消费。辛苦一学期下来,几乎没有任何积蓄,她毅然辞职不干了。
      这时候,恰巧矿上的职工食堂缺人手,白薇知道信息后托人介绍,就临时来到职工食堂打工。这里的职工食堂分大灶和小灶,大灶就是专门给职工做饭的,小灶是领导吃饭的地方。大灶工作相对来说自由、舒适,每天只要按时把饭做好,职工满意就行。而小灶不同,除了要担负领导吃饭的职责外,还承担着外来宾客的招待,尤其是招待酒席,菜品种类多,质量要求高,服务时间也长,是食堂工作最辛苦的地方。白薇新来乍到,自然是先充实到最艰苦的地方。
      白薇虽然长相一般,但受过高等教育,又上过讲台,她自身特有的那种气质和学识,是其他服务员所不及的。没过多久她就成了食堂人人都夸的“一枝花”服务员了。
      “五四”青年节的时候,矿上组织全矿青年开展“岗位成才”演讲比赛。每年这个时候,食堂职工非常尴尬,他们可以把饭由生的做成熟的,甚至把饭菜味道做得让全矿职工都竖大拇指,但在文艺天赋这一方面,他们实在是选不出来一个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今年白薇到食堂了,大家一致推举她代表食堂职工参加比赛。
      经过精心的准备,白薇不负众望获得了矿区演讲比赛的第一名。随后,她又代表矿区参加了矿业公司的演讲比赛,并再次获得第一名。
      人生的机遇往往是给有准备的人准备的。白薇的才能引起了矿领导的高度重视,在第二年的大学生招聘季到来时,矿领导到矿业公司人力资源部,多次陈述理由,要求破格招聘白薇。煤矿是男人的世界,每年招聘几乎都是清一色的男性,但这时候的白薇已经成了矿业公司的名人,破格招聘自然不在话下。
      由于她出众的才干,办完招聘手续以后,她直接被安排到了机关部门工作,成了名副其实的白领。
 
      十年过去了,白薇在关中平原这个第二故乡有了一份固定的职业,收获了爱情,建立了家庭,并生育了一双可爱的儿女。前几年,她和丈夫又把两个老人从农村接到了鹤山矿,一来可以照顾两个孩子,二来也免去了对身在农村老家的老人的牵挂,虽然经济上紧张一些,但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最为难得的是,白薇和丈夫都成为了所在单位的业务骨干。尤其是丈夫刘刚,简直就是综合采煤设备的“神医”,有时,凭现象就能判断出故障所在。
      一次,综采设备出现隐性故障,有时候正常,有时候就不正常。为了找到故障点,刘刚在工作中整整观察了三天,连饭都是送到工作面吃的。故障结束以后,队长曾私下里告诉他:“领导在调度会上说了,以后提拔就要提拔刘刚这种能干事的人,能担责的人”。
      刘刚属于实干型的人才,说到技术在矿区是顶呱呱的,没有人不服。谁当领导都喜欢这种骨干型人才。在基层辛辛苦苦干了十年,像他这种人要是有关系早就提拔了。现在,听到队长这话,刘刚嘴上不说,心里暗喜,能得到领导肯定,可就有盼头了。以后如果有机会得到一个职务,岗位工资就能高些,收入也就会上来,家里的日子会更好过些。
      年底,矿上准备调整基层干部。刘刚的心情特别好。说来这事也是一波三折的,本来,花了不少心思,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比较可靠的关系,方方面面也“打点”的差不多了。谁知,天有不测风云,调来了一个新矿长,这事也就搁了下来,刘刚郁闷了好久。
      于是,他又四处打听新矿长的嗜好,想找到一个攻关的突破口,甚至还准备好了借拜年给领导送的红包。后来,听说一个朋友跟新矿长的关系很铁,想通过他,请矿长吃吃饭……只要肯出来,其他的事情就好办了。但是,这一招碰了钉子。
      他想现在的领导无非就是那几个嗜好吧,还怕找不到?钱,不会不喜欢吧?可是,据说这新矿长在外地当矿长的时候,只想在仕途上有所发展,对钱不感兴趣。但不管怎么说,是人总有自己的弱点吧?刘刚还是不相信有不食人间烟火的领导。
      有一天,刘刚的问题终于被摆上了议事日程,队长告诉他,由于产能提升,矿上要组建一支新的采煤队伍,这次推荐组队人员里有他的名字,有关领导最近要到区队来考核他,要他提前准备好安装方案和规程。有可能的话,他以后就是这个新组建综采队里的机电队长。生产矿长还会单独找他谈话。刘刚嘴里说不可能,心里却像喝了蜜一样的甜,终于从媳妇熬成婆了。
      第二天,生产矿长果然把他单独叫到一间办公室,问起了综合采煤机械化工作的有关情况,刘刚除了把熬夜写好的安装方案交给了领导,还表态说:
      “只要有我在,请领导放心,保证技术和安全工作方面没问题”。
      “好好干,一定会有出息的”领导那天走时,还拍着刘刚的肩膀说。
      随后刘刚参加了工作面设备的安装和调试,一直干到全面试运转结束。这次,刘刚十分有把握的等待着提拔文件的下达。可是半个月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都没有消息。眼看着同一批考核的同事都已提升到位,自己却连一点声息都没有,最后等来的是一位新任的机电队长。据说这位新任机电队长是某个领导的亲戚。刘刚急了,就去找矿长,本来矿长含糊其辞地应付他,不承想刘刚打破沙锅问到底。
      最后矿长不高兴的告诫他:“年轻人先要把工作干前去,不要动不动就是提条件、想提拔。”

      自从这件事以后,刘刚的情绪受到了很大影响。
      四月的一天,白薇无意间在网上看到了一则榆林煤业在关中老区的招聘启事。她和刘刚一商量,决定一起报名应聘。俩人还一起去揄林参加了面试,并很快收到了录用通知。
      原来,渭北“黑腰带”的开发对抗战和国家建设做出过特殊贡献,但后来过度的煤炭开采,对资源枯竭和环境污染都产生了不利的影响。随着产业开采手段落后且产能过剩严重系列问题的愈演愈烈,有关部门采取果断措施,创新煤炭开采技术、关停落后生产企业,通过老矿区转型发展等手段,一年时间,将关中煤炭生产矿井关闭四十多座。为了安置由此产生的大量富余矿工,榆林煤业决定在关中老区招聘一批有工作经验的优秀工程技术人员。白薇和刘刚凭着每人一沓沓的荣誉证书优先得到录用。
      当白薇欢天喜地的拿着商调函去办手续时,人力资源部门却不给她和刘刚办手续,原因是:一线工程技术人员流失严重,加之她俩都是工作骨干,离不开。
      这个理由彻底把白微激怒了。自打上次刘刚提拔不成,反挨了一顿批以后,白薇心里一直不是滋味。她自责的是,刘刚要是按计划给领导去送了那个红包,说不定提拔的事就已经成了,但由于她的误判,相信金子总会有发光的时间,让这个事没有成,并由此招来了一顿批,这件事让刘刚现在想起都闷闷不乐。
      白薇来到办公楼找到已提拨为董事长那个矿长,讲述了自己要调走的原因。她说:一家六口人,老的老,少的少,全指望两个人的工资。现在矿井关闭,企业效益不行,两人每月都是两、三千块钱的工资,家庭经济非常困难。现在榆林煤业公开招聘工程人员,她和丈夫都想调到榆林煤业去工作。那里虽然苦点累点,环境差点,但毕竟收入高,可以解决家庭的燃眉之急。
      但不论她怎么解释,也不论她怎么软磨硬泡,董事长就是不同意。 “年轻人先要把工作干前去,不要动不动就是提条件、想提拔”
      不提这话,还不生气,一提这话再一次把白薇激怒了。
      她像疯子一样打开董事长的门窗,高声嚷嚷道:
      “董事长,咱打开窗户说亮话,让外面听到的人评评理。你说说,我怎么不把工作当回事?我怎么提条件?我怎么动不动想提拔?”
      “你想干什么?”董事长望着这个文质彬彬,甚至有些文弱的女文员,不由得惊叹了一声。
      “董事长,我不想干什么,我只想给你回答你提的三个问题,这也是我长久以来想跟你说的话。”白薇参加演讲比赛时练就的洪亮声音回荡在办公楼的楼道里。
      “第一,我把工作一直都当事业来干,也正因为如此,十年来我获得了无数的荣誉证书,有些证书甚至是你给我颁的奖;”
      “第二,十年来,我除过积极参加了公司组织的献计献策促发展活动,并提出了合理化建议外,没有向组织提过任何有关自身利益的条件;”
      “第三,关于你说的想提拔的事,真让我有些难回答你。因为我平时见到你连话都不敢说,又怎么敢向你提出想提拔的要求。退一步来说,我真要提出这个想法也是应该的,因力参加工作五年以上的大学生,有许多都己经提拔,有的甚至还是你的亲戚和你的朋友的子女。我俩现在干了十年多了,如果真的想提拔一下,也是想随着提拔,提升一下工资标准,并没有额外的野心……”
      这时候,随着董事长办公室的争吵声,人力资源部长等一拨人涌了进来。大家一起劝说着白薇。
      董事长最近也是事多心烦,前不久在提拔他的时候,还有人匿名举报他的一些一些问题,纪委也在调查。现在在这个节骨眼上,不知道这个快气疯了的下属还会说出什么话来。他急忙对人力资源部长招了招手,“放他走吧。”

      车到榆林的时候,天已亮了。白薇和刘刚用手机联系了一位卡车司机,准备乘送货卡车到榆林矿区。卡车驶离火车站后先是在街道行驶。白薇看着窗外的景色,游人如织,似乎和关中平原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她发现越往前走越荒凉,除了路两旁土黄色的沙丘,还有远处跌宕起伏的丘陵迷迷茫茫延伸到无尽的天边,别的什么也看不到,除了山就是天,空矿的让人不由心得感到荒凉,这黄色的沙丘感觉好象是让火烧过一样,没有一棵树,也没有一棵草,空旷而又死寂。
      一路巅簸,远方的路勿高勿低,她感觉一会走在地平线上,好像一会又走在山凹里,弯弯曲曲的路直行左拐又直行又左拐,最后她也分不清方向。周围百里尽是黄沙丘陵,满地尽是沙石,如入迷宫,好像到了另一个世界。路越来越难走,坐着卡车在驾驶室里感觉就像在骑马,颠得人头晕脑胀,胸口直干呕,好像一分钟也呆不下去了。
      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这是地处毛乌素沙漠之中,一个新建的千万吨级煤矿。包茂高速公路从它的旁边穿过,远远的就可看见矿区那座二十层高楼上的标志牌。每当旭日东升时,矿区就忙碌起来,来自祖国各地的工人,正在为建设这片漠北能源基地而流汗。
      这里原来四周是高高的沙丘,建设者把这里搞得平平整整,道路笔直,一顺儿的柏油马路,道旁都栽着风景树。广场上有绿地,有人休息的座椅,而游人很少,只是在傍晚时,才有游人在那里散步,偌大的广场,清静、空旷。夜晚的霓虹灯,辉映得矿区如同白昼,天高云淡,星儿灿烂明如夜珠,静谧的夜中,沙丘隐隐,黑魃魃的,冷森而神秘。四周望去,各处都有辉煌的光亮,那是和这个矿区一样的新建煤矿,它们如同天上的星辰,撒满神榆大地,让这片即将“消失”的沙漠变得神奇。
      看着远处的灯光,白薇更坚定了自己的选择,因为越是困难的地方,越能锻炼人的意志和能力。


作者:蒲白技校 党礼平      编 辑:一鸣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中国煤炭新闻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www.cwestc.com)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实名:中国煤炭新闻网 中国煤炭资讯网
地址:重庆高新区陈家坪一城新界A栋3-3 邮编:400039
Email:gasover@263.net 备案序号:渝ICP备17008517号
编辑部电话:(023)68178115、61560944
广告部电话:(023)68178780、13996236963、13883284332
编辑部:
业务合作:   QQ群:73436514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