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用户登陆:  密码:   快速注册  
分站: 中国西部煤炭网  华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华中站 | 东北站 | 校友录 | 回音壁
 首  页  煤炭新闻  政策法规  新闻写作  技术论文  项目合作  文秘天地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价行情  煤炭供求  物资调剂  矿山机电  煤矿人才  

王利雄:人 脊

中国煤炭新闻网 2020/7/22 8:06:05    小说林
(一)
捞不成捞饭熬成粥,谈不成恋爱咱交朋友

蓝燕站在后山的水坝上,手里拿着艾草写给她的一份长信,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水坝里长满了芦草,微风一吹,沙沙作响,到了秋季还会结一些果实,黑色呈三角形状,黄塬上的农民叫他芦角角。小时候,蓝燕和比她大三岁的艾草,等到了冬天,坝上水面结了厚厚的冰,两人偷偷地跑进去摘芦角角,拿回家后,艾草总会从芦角角中间打一个小眼,用化肥袋子上的线绳子穿成一串,某夜,冷不丁给蓝燕戴在脖颈上,唏嘘着鼻涕说:“燕儿,等我长大了,一定娶你做婆姨。”每每这个时候,蓝燕总是呵呵的傻笑。
美好的回忆,恰似昨日,迷糊爷爷在后山的山疙蛋上,望见蓝燕一副痴呆相,怕寻短见,也不敢靠近,远远的坐在那,拉着二胡唱道:
灰毛驴驮一条灰口袋
灰小子长一颗灰脑袋。
九十月的狐子冰滩上卧,
谁知道妹妹的心难过?
蓝燕回过头,望向山顶顶上的迷糊爷爷,心里顿时开朗了许多,擦干眼泪,走下了大坝。
蓝燕和艾草从小耍大,又一块儿上学,两人形影不离的好朋友,直到蓝燕稍懂男女之事时,他俩都已经在塬上读初中,蓝燕的父母偶尔赶集,给蓝燕买点水果,蓝燕总会等下了晚自习,给艾草传递一张纸条,让其在操场上等她,分一些给艾草。而艾草每次都是匆匆忙忙的,有几次甚至劝说蓝燕以后不要这样总给他留好吃的食物,让别的同学看见不太好,尤其是对蓝燕来说,而每次蓝燕都倔强的说:“艾草哥,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艾草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那你早点回去吧,我转悠会再回去。”说完转身走了。
艾草的父亲是小包工头,一年四季在外面包工,临近腊月,才赶回黄塬,匆忙买些年货,骑着那辆黄塬上少有的摩托车,一路颠簸着回到碾子村家中,每当这时,是蓝燕和艾草最高兴的时刻,艾草他大像变魔术一样,从身上拿出一包糖果,在蓝燕记忆里,是吃过最甜的糖果。
等初中读完后,艾草辍学和他大包工去了,而蓝燕考上高中,去县城读书,从此,两人很少见面,除了过年时节,两人才能相见,而那时,艾草嘴里叼着香烟,不熟练的吐着烟圈,行走在后山的大坝上,蓝燕总是跟在身后,听艾草讲外面的花花世界,很少提起情感之类的话题。而蓝燕依然深深地爱着艾草,总是不好开口,她想等艾草亲口说出来,那样她会毫不考虑的答应,和艾草在一起,她暗示了许多次,艾草每次都装作视而不见。
艾草并非不懂蓝燕的用意,而自从蓝燕踏入高中那刻起,艾草慢慢地放下蓝燕,因为他懂得,他们以后不再是同条路上的人。蓝燕学习很好,应该有很好的发展前途。等春节一过,艾草和他大骑着那辆摩托车,离开了黄塬,就在离开的前夜,艾草趴在灯下,给蓝燕写了一份很长的信件,拿给他妈说:“等他走了以后,交给蓝燕。”
亲爱的蓝燕,当你看到这份长信时,我已经离开黄塬••••••
就在艾草写完给蓝燕的书信之际,后山圪蛋上传来,迷糊爷爷拉着二胡唱道:
你给谁纳的一双牛鼻鼻鞋¬
你的那心思我猜不出来 ¬
麻柴棍棍顶门风刮开 ¬
你有那个心思把鞋拿来
一座座山来一道道沟
我照不见那妹子我不想走
远远的看见你不敢吼
我扬了一把黄土风刮走
山挡不住云彩树挡不住风
连神仙也挡不住人想人
长不过个五月短不过那冬
说是难活不过人想人
你在那山来我在那沟 ¬
咱拉不上那话话咱招一招手
捞不成那捞饭咱焖成粥 ¬
咱谈不成那恋爱咱交朋友
那夜,艾草躲进被窝哭得一塌涂地,而迷糊爷爷唱的这首歌,一直回荡在艾草的脑海里。
备注:(文中歌词,来自陕北民歌)

(二)
井子里绞水桶桶里倒,妹妹的心事哥知道

几年后,农历腊月初八,艾草开着小轿车,胸前挂着一朵大红花,出现在黄塬,车后面跟着一个面包车,缓缓开进碾子村,蓝燕远远的站在后山山顶上,望向艾草家,泪格蛋蛋抛在草林林。
原来艾草这些年,在外打拼,结识了工地旁的小餐馆服务员,两人一来二去,就走在一起了,艾草他大现在也是黄塬有名的大包工头,两轮换成四轮了,拿艾草他大的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形势不同往日,在黄塬临近街面买了三间地皮,起了二层小洋楼,把艾草他妈也接了过去,一家人从此告别碾子村。
这次要不是艾草结婚,也不会回老家操办,主要是塬上没几个亲戚,所以最后定于在老家举办婚礼,等婚礼完了后,全家搬入新盖的小洋楼。自然村里面听说,艾草他大在外面挣下了金山银山,邻家们一大早就过来帮忙,艾草他大拿出好烟招待,他妈赶紧叫艾草泡一壶热茶,给叔叔伯伯们倒上,大家都说艾草出息了,自家子弟以后还的艾草帮忙照顾。艾草嘴里应许着,拿眼偷望向隔壁蓝燕家。昨日,听他妈说:“蓝燕大学毕业回来,在家等待分配工作。”
艾草的一群朋友,帮忙着张罗婚房,迷糊爷爷坐在村口旁的一棵老榆树下,拉着二胡唱道:
大红公鸡墙头上卧,
拿不定主意跟谁过。
三十三颗荞麦九十九道棱,
妹子再好是人家的人。
蓝燕和艾草都听见了,艾草长长的叹了口气,望向蓝燕家有点发瓷。他妈来到艾草身边说:“艾草,一会去你蓝婶家,让明天一家人早点过来。”艾草木木的说:“好吧,我这就去。”走出自家院子,上了一道土坡,就到蓝燕家,艾草远远的望见蓝燕,在帮她妈收拾院子,站在坡口,有点失魂,就在这时,蓝燕猛一抬头,看见艾草站在那作难,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跑了过来说道:“艾草哥,听说你明天就要结婚,我们两家住的近,我爸又不在家,我妈又感冒了,所以,没早点去你们家帮忙,你不会见怪吧。”艾草微微一怔,忙说:“你看妹子,见外了吧,我回来几天,也没时间过来看望你家。”蓝燕她妈寻声问,是艾草来了吗?艾草说:“蓝婶,是我,过来请你们明天参加我的婚礼,早点过来啊。”蓝燕她妈说:“前几天你妈就给我说了,我一直病着,你叔又不在家,住的近反而没给你家帮上忙。”艾草说:“也没什么做上的,就是忙里忙外的。”蓝燕让艾草回家坐坐,艾草赶忙推辞,说家里来了亲戚走不开,转身下了土坡。
蓝燕望着艾草走进自家院,呆呆的杵在那,她妈在窗户上看的真切,在屋内叹了一口气,蓝燕为一时失态,羞得低着头进屋,说:“妈你什么时候起来的?”她妈没有言传,在脚底下摸索着穿上鞋,走到院子说:“燕儿,给猪喂食了没有?”蓝燕在里屋应答喂了。她妈也没再啃声,去柴垛抱了些柴,回家做饭去了。
翌日,艾草起的很早,开着小车去黄塬上迎亲。而蓝燕让她妈替她给艾草把结婚礼物拿过去,一个人天没亮就去了后山。
备注:(文中歌词,来自陕北民歌)
(三)
荞面圪托羊腥汤,死死活活相跟上。

蓝燕躺在碾子村她家土炕上,头上踏着一块热毛巾,她妈忙里忙外的伺候着,更是不敢离开半步,生怕娃娃想不开寻短见了,她大蓝怀礼去对面的山沟,给老坟点纸火,与其说点纸火,还不如说躲在没人处,兀自叹息罢了。
蓝怀礼咋么也想不到,蓝燕女媳的,在结婚还没有一年,竟在一场酒席上把命送了。老汉圪蹴在祖坟旁愁眉苦脸,嘴里念叨着:“老天爷爷啊,你让我娃娃以后咋活人呐?”老汉老泪横秋。蓝怀礼是个有心劲的人,虽说,地地道道的农民,但是,庄户人的营生,样样精通,在碾子村无人能及,尤其让老汉得意的是,年轻时,一个人盖起三间砖瓦房,在碾子村反响很大,也让人们惊叹了好一阵子,夕阳中,她大望着破旧的房子,在艾草家搬走后,更显的单薄孤寂,唯独冒着几缕炊烟,方能感受得到喘息的生机。天渐黑时,老汉还没有要回去的意思,掏出旱烟锅子,装满烟叶,擦了三四根火柴,才点燃烟叶,老汉吸了一口滋滋有声,感觉不太美气,用大拇指把烟叶压了一压,让烟叶尽量压实些。
后山的羊群,在娃娃们的吆喝声中,走进了村庄,黄昏,在一朵镀了金边的云中迷失,蓝怀礼站起身来,由于圪蹴的时间有点长,所以导致脚脖子发酸,一步一歪的走下山去。
蓝燕两眼发直,神情恍惚,感觉这事像做梦似的,前两天两人还有说有笑的,咋说没了就没了。她妈看着孩子难受,圪蹴在灶火仡佬,偷偷地抹眼泪,她大从院子走进屋,家里没有点灯,老汉长叹了一口气,在窗台上摸索灯塑,放在当炕上,她妈在灶火内夹点柴火,把煤油灯点亮,老汉望了一眼睡在后炕边上的女儿,若不是一起一伏,倒像一把烂铺盖,一句话也没说,走出院子喂牲口去了。
蓝燕在黄塬中学教书,和她一起分来的还有县农业局长的小子,叫高国庆,虽说是个城里高干的子弟,却没一点公子哥的架子,两人一个教初二的语文,一个教数学,又在一个办公室的办公,时间久了,国庆对蓝燕产生了好感,在国庆第一次爱情表达时,蓝燕一开始没有答应。回去问她大,她大说什么也不同意,说人家是城里高官子弟,门不当户不对,再说了,怕自家娃娃嫁过去受委屈。国庆是个细心人,一次无意中听说,一放假就粘着蓝燕说想去农村体验生活,蓝燕实在没办法,只好答应以同事关系,带他去碾子村转一次,她大听说蓝燕把局长家的公子引回来了,也不好说什么,婆姨汉俩忙的杀鸡做饭,在几次接触中,她大感觉国庆这孩子比较勤快,更没有城里公子哥的坏习性,也就默许了两个娃娃的恋爱,去年的今日,是两人在黄塬中学举办的婚礼,在众多的师生祝福见证下,两人走向了幸福的礼堂。
此刻,我豁然想起苏轼的一句词:“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蓝燕在碾子村睡了四五天,某个黎明,梦见国庆回来看她来了,她哭喊着问为什么?国庆刚要说什么,她妈一把将她推醒,原来是南柯一梦,翌日,蓝燕起来,洗漱完毕,拖着快要散架的身体,向后山走去。
只听见,迷糊爷爷拉着二胡唱道:
半碗黑豆半碗米,
端起饭碗想起你。
荞面圪托羊腥汤,
死死活活相跟上。
三十三颗荞麦九十九道棱,
小妹妹就是哥哥的人。
清早起来想起个你,
洗面奶当做牙膏挤。
备注:(文中歌词,来自陕北民歌)

沙柳,原名:王利雄,男,1985年出生于陕西神木,榆林市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煤化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会员,燕赵文学签约作家、编辑,鲁迅文学院首届煤矿作家高研班学员;作品发表《诗人周刊》、《作家报》、《诗选刊》、《诗导刊》、《作家导读》、《中国诗界》、《中国风》、《当代》、《阳光》、《河南文学》、《中华唯美汉诗精品选》、《山东诗歌》、《陕西诗歌》、《北方潮》、《西安商报》、《长江诗歌》、《未央文学》、《文学天空选刊》、《煤炭》、《新中国》、《参花》、《检察文学》等发表诗歌、小小说、散文百余篇(首);诗歌作品收录《中国当代诗人诗选》、《中国当代纪典诗集》等书中;小说《悲情黄土地之命运篇》收录《在希望的田野上》书中。


本网记者:王利雄      编 辑:沙柳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中国煤炭新闻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www.cwestc.com)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实名:中国煤炭新闻网 中国煤炭资讯网
地址:重庆高新区陈家坪一城新界A栋3-3 邮编:400039
Email:gasover@263.net 备案序号:渝ICP备17008517号
编辑部电话:(023)68178115、61560944
广告部电话:(023)68178780、13996236963、13883284332
编辑部:
业务合作:   QQ群:73436514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