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用户登陆:  密码:   快速注册  
分站: 中国西部煤炭网  华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华中站 | 东北站 | 校友录 | 回音壁
 首  页  煤炭新闻  政策法规  新闻写作  技术论文  项目合作  文秘天地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价行情  煤炭供求  物资调剂  矿山机电  煤矿人才  

广西李子阳亲述母亲失踪案:八年前,爱打扮的母亲穿睡衣出走

中国煤炭新闻网 2020/8/1 19:58:18    一事一议

摘要:在杭州失踪女子遇害案件告破后,7月23日,一名叫李子阳的博主在微博上讲述了自己母亲失踪的事件。事发于广西南宁,大约是在2010年,其母孙莉离婚后,和堂某成为情侣。2012年,两人同居约两年后,孙莉失踪,至今8年没有音讯。李子阳自称,杭州的案子“和我妈当年一模一样,钥匙、手机、银行卡、身份证,什么都没带走。我非常怀疑那个男的,隔了半个月才告诉我,我立马上门报警。”目前,南宁市公安局西乡塘分局已就该案件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

资料图,与文无关。

文|古欣

编辑|毛翊君

以下是李子阳的口述:

相似的失踪

杭州那起案件从被曝光开始,我就一直在关注,直到警方在化粪池中提取出被害人人体组织,微博上舆论更加发酵,我才在这个案件的话题下留言,又同步转发到我微博上。之前,看见类似案件的新闻,我也都会想起我妈妈,而这次,细节实在太像了,我忽然感觉,我妈妈会不会也是这种下场。

发完微博的第二天,我就给当年办案的北湖派出所谭所长打电话询问情况。这八年间,我也断断续续问过,他之前总是回答,你既然录了DNA,就等消息。以前,我年纪小,不敢多问,又无助又怕。后来,我的手机换了好几次,每次都一定把警察的号码导进新手机。最后的联系,大概是在2013、2014年,得到的仍然是同样的回复,我心灰意冷。

当年,我问过堂某,我妈在哪?他也是像杭州许某那样的神态说,“是不是出去玩了?可能过一段时间就回来”,还说我妈穿着睡衣就出门了。我追问他,你作为跟我妈妈亲密相处三年的人,她不见了,你为什么不是第一时间联系警察,而是等我们问起才说她走丢了。

他哑口无言。

李子阳母亲孙莉的照片。图源网络

我是在2012年10月底联系不上我妈妈的。堂某一直跟我说,我妈可能出去散散心。那时候我还小,很容易信别人的话。最初,家里长辈也没怀疑。可我妈妈一向比较开朗,超级爱打扮,家里总是堆满香水和化妆品,出门包里一定得装口红。堂某说她穿睡衣、素颜出门,我真的不相信。

后来,他总说些奇奇怪怪的线索——比如,好像前阵子听说在哪里谁谁见过我妈妈,但是他给不出任何人的联系方式。我反复在想他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时间越拖越久,我就发现越来越不对。以前,如果妈妈跟爸爸吵架,她可能会出去一下,但从来不会几个晚上甚至几个月不回来。而且,真有什么变动,她会跟我们说的。

那时,我姨妈在外旅游,知道这事后马上回来,跟我一起想办法。一开始,我妈妈手机还打得通,但是没人接,后来就关机了。那时候,我们开始怀疑堂某。

一直到了冬至,我们要家庭聚会了,我妈妈还是没有音讯。如果她在家,她一定会照旧给我们做鱼吃。可这一天,我们还是找不到她。那天下午,我去了堂某家,跟他说,现在这个情况我要报警了。他说,行啊,你报吧。

当天晚上七八点左右,警察上门了,取走我妈妈的手机和一些物品做调查。我和舅舅、舅母、小姨、姨丈、姨妈一起,被带到警察局做笔录,直到凌晨才回家。过了几天,警察又上门做了一些侦查。我记得,最特别的地方,就是当时堂某的额头到鼻侧有长条刮伤,包着纱布,手臂上也有一些伤疤,他告诉警察是烫伤的。

后来,堂某几次打电话暗示着催我,让我把我妈妈的东西搬走。我家人不同意,冲他说,现在人都没有找到,你就这么急着搬?但我们还是去拿了一些重要的东西,放在了我姨妈家,剩下的没有动。

破碎的婚姻

报案后的很长时间,我都没上课,每次问完结果,我就哭。那时候,爸妈已经离婚,他们都搬去跟了别人住,原来的房子就出租了。我回学校住了一段时间,七八个人一间宿舍,不太适应,就在外租了一个单间。

其实,小时候我就很少跟爸妈一起住。爸爸在外地工作,妈妈一个人住,我就被放在爷爷奶奶家。妈妈周末会来接我玩,我就到她住的地方去,她给我烧饭烧菜,周日再把我送回爷爷奶奶家。我一直很少见到她,所以经常也会想念她。

印象里,我妈很温暖,很会照顾人。她总能把早午饭准备得妥妥当当,然后在餐桌上摆整齐,也会帮我装好上学要用的文具。那些年,我最期盼的就是周末,不然,待在爷爷奶奶家很乏味。

我爸爸在外地做什么,我不知道,也不喜欢问他。大概小学四五年级时,学校组织出去郊游,还是我妈妈带我去超市,买了很多零食,塞满了我书包。她那时也不是很有钱,一直比较勤俭持家,对开支都会上心,发票总要留着,但怕我没有零食分享给同学,挑了挺贵的薯片给我。

我就这样跟着爷爷奶奶住到了初中,之后的三年高中,终于跟爸妈住到了一起。那一阵子,我妈在小区卖早餐,爸爸给一家公司老板当司机。跟爸爸住在一起的日子,总感觉怪怪的。我正值青春叛逆期,不太懂事,就是看他不顺眼。他总要念叨我,我就很烦,即便他给我零花钱,我也没有觉得多开心。一般有啥话,我都跟我妈说,不会去找我爸。

我们住的房子是三室两厅,爸爸出了一半的钱,另一半是爷爷出的。我爸家的条件好一些,但我爸我行我素惯了,小学毕业就不读了。我姥爷是从山东来到南宁的造船厂工作,在这里成家,有了我舅舅、我妈妈、小姨和姨妈。妈妈读到了初中,之后做了好多份工作,还在啤酒厂干过。

我爸妈蛮早就在一起了,他们的感情分分合合。我爸有时候会出差,一家三口聚少离多。我记得,爸爸一喝酒就会跟我妈吵。我跟他们住一起那些日子,就见过他们吵架甚至打架,非常恐怖。

我们仨在一起没住多久,他们就离婚了。其实,没离婚前,他们就分别有人了。直到他们说要搬家,我问为什么,他们才正式告诉我。我妈妈就去了堂某那里,他们各自有了自己的生活。

我只知道,我妈跟堂某是在朋友的饭局上认识的。那阵子,她做过美甲,开过出租车,又考了大货车证。有次,她叫我去他们家吃饭,我见到堂某,对他印象不好,觉得面相不善,所以吃饭时也没跟他多说话。

我能感觉到,我妈对婚姻有挺浪漫的想法,没有爱情,她会觉得生活是不完整的。像我这样的家庭情况不是偶然,应该有不少。因为,我交到了一些朋友,他们父母也都是离异。

听妈妈唱过《如果云知道》

我录过一首《如果云知道》,这歌我听我妈妈唱过。她喜欢邓丽君,以前在家里边干家务,就边放邓丽君的歌。因为我妈的事情,我悲伤了很久,后来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就往音乐上多努了努力。

2008年时,我学过大提琴,2014年我开始了自己的创作,之后演出工作多了,状态缓解了些。但逢年过节,一看到饭桌边没有她,我就期盼她会打来电话,可每次都没有等到。以前,我妈给我打电话,总会督促我学习,问我有没有练琴,叮嘱我不要吃那么多快餐,有条件就自己做饭。

我是到了2015年,自己差不多能缓过来了,才跟我爸说这事。之前,我也不太想跟他讲,知道说了也不会有结果。果然,他得知妈妈不见了,也没什么反应,可能是有自己的家庭了吧。那时,我心里蛮恨他的。

我习惯把这些事憋在心里,有时候会在微博里提到我妈妈,但过后又去删掉。我没自信,不喜欢表露脆弱的一面,觉得自己没有在一个好的环境里长大,跟别人不一样,要是被人知道了,会很丢脸。

直到后来开始学音乐,算是有了一些转变。现在,我的公司希望我在网络上要活跃一些,不要显得太死板,加上我总是要面对观众,至少看起来活泼了些。

李子阳微博截图,图源网络。

关于妈妈的内容,唯独2019年母亲节的一条我没有删除。最初发出来时,带着很强烈的情绪,一想不能把负面状态宣泄给粉丝,我又仔仔细细改了改。这次,决定把这个事说出来,经过很多挣扎。本来,我只是随手感慨,但现在被推到浪尖,我也很是纠结——一方面,希望别人帮我找到妈妈,但又怕别人觉得我是在炒作。

我没想到,有那么多人回我。那天,我一直拿着手机,一边看着疯狂涌来的评论,一边想我该怎么办。如果不交代概况,可能大家就散了。最后,我还是认为这是个机会,如果不抓住,再也没有推动这事的可能了。

我自己的生活里出了这事,我就很想提醒大家,也要多留意自己身边的亲戚,注意他们的社交关系。还有,生了孩子,就要做好教育和抚养的准备。



来源:极昼      编 辑:肖平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中国煤炭新闻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www.cwestc.com)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实名:中国煤炭新闻网 中国煤炭资讯网
地址:重庆高新区陈家坪一城新界A栋3-3 邮编:400039
Email:gasover@263.net 备案序号:渝ICP备17008517号
编辑部电话:(023)68178115、61560944
广告部电话:(023)68178780、13996236963、13883284332
编辑部:
业务合作:   QQ群:73436514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