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用户登陆:  密码:   快速注册  
分站: 中国西部煤炭网  华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华中站 | 东北站 | 校友录 | 回音壁
 首  页  煤炭新闻  政策法规  新闻写作  技术论文  项目合作  文秘天地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价行情  煤炭供求  物资调剂  矿山机电  煤矿人才  

李君:父亲“节日快乐”

中国煤炭新闻网 2020/8/2 7:58:59    散文荟萃
     今天是八一建军节,在祝所有军人节日快乐的同时也想对我的父亲说一句“爸爸,节日快乐!”。我的爸爸是一名军人,从小到大,在我的心目中,父亲的形象一直都那么高大。
     有一天同事问我你是一个女孩,为啥名字是个男孩名字,我自豪的说我爸爸是个军人,那个时候爸爸希望我是男孩,但是妈妈生的却是女孩,名字却没有变,爸爸就希望我像军人一样坚强、勇敢。
     7岁的时候,弟弟的出生给家里添了不少生机,父亲很是开心,我们一家四口过着儿女双全幸福的日子。父亲对我们姐弟俩是很严格的,父亲以他那种独特的教育方式——暴打,不断的敦促我们前进。记得有一次,应该是上小学四年级,我抄写课文,把毛主席错写成毛主度,被父亲发现,这一字之差的后果怎一个“惨”字了得,父亲把我压在凳子上,随手拿起笤帚便打了起来。可以想象,我的屁股是开花了,后来脱开裤子看时,紫色青色是分不清的;还有一次,弟弟刚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没有交作业。就跑到三楼找初中的我,我代替父亲去见了弟弟的班主任,一顿唠叨之后,我回家便把这事给爸爸说了,原本想着爸爸爱儿子不会打他,谁料一顿皮带炖肉,弟弟的身上青一片紫一片惨叫声听着都心疼,爸爸说爱他才希望他好好做人。这一顿是让他记住痛长记性。像这样因一件很小很小的错事被父亲暴打的次数是数不过来了,总之很多很多。我现在明白,那时父亲对我们的严是为了将来我们少受苦;但我小时候不是敬父亲,而更多的是怕父亲。直到现在,父亲对我们这种教育方式,我在不敢苟同的同时也不否认,必要时,大棒和胡萝卜是要一起用的。因此,我是由衷的佩服父亲的眼光。
     父亲常常会给我们讲他小时候的事。我们都是农村人,为了能摆脱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16岁便来到这个蒲白矿务局建井处成了一名采煤工。那个年代,煤矿的机械化程度低,没有现代化采煤机械,搬运材料,运输煤炭,支护顶棚等活基本上靠人力操作,三班倒的工作制,每班工作常常十多小时,一班下来, 疲惫得筋骨酸软,腿脚悬浮,全身好象散了骨架,一出井,趴在换衣室的地上就睡着了。18岁刚好赶上征兵,就去北大荒当了坦克兵,每每看到镜框里他开坦克帅气的照片很是骄傲。退伍后,父亲又回到蒲白,原本希望通过当兵给自己谋个美好未来,却在绕了一个大弯之后.又回到命运的起点。父亲通过勤奋学习成为国企的一名技术杠杠九级车床工人。地面工人的工资不高,家属的妈妈和学生的我们或许给家庭经济带来一定的压力,我从未看父亲笑过,在父亲脸上总写着两个字“严肃”,好像从没有关心过我们,这可能也是我们怕父亲的原因。但父亲对子女那种表面上看似漠不关心,其实心里边时刻牵挂着子女,如春风化雨,虽润物,但总是悄无声息的沉甸甸的父爱更是让我们有一种无言的感动。当爸爸的同事已经骑上125摩托的时候,父亲为了我们求学,为了省钱,还是骑着那辆除了铃不响那都响的28自行车穿梭于家和单位之间。记得有一次,父亲下班回到家,从裤兜里掏出用卫生纸包的点心笑着说道”同事给的,太甜了!我不爱吃。”,爸爸最爱吃甜食,怎么会不爱吃,那是舍不得吃。泪奔啊!
     现在父亲已经退休十几年,在家也不闲着,让他晚年享享清福,他说闲不住,一闲下来就全身酥痛浑身不舒服,这应该是所有劳动者的通症吧!
     “那是我小时候,常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忘不了粗茶淡饭将我养大/忘不了-声长叹半壶老酒”听着《父亲》,眼里满满的泪与爱,父爱如山。今天只想说声“老军人,节日快乐”!


本网通讯员:中心煤机联合 李君      编 辑:沙柳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中国煤炭新闻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www.cwestc.com)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站实名:中国煤炭新闻网 中国煤炭资讯网
地址:重庆高新区陈家坪一城新界A栋3-3 邮编:400039
Email:gasover@263.net 备案序号:渝ICP备17008517号
编辑部电话:(023)68178115、61560944
广告部电话:(023)68178780、13996236963、13883284332
编辑部:
业务合作:   QQ群:73436514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