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用户登陆:  密码:   快速注册  
分站: 华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华中站 | 东北站  
 首  页  煤炭资讯  政策法规  新闻写作  技术论文  项目合作  文秘天地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价行情  煤炭供求  物资调剂  矿山机电

郭佳:父亲

煤炭资讯网 2021/11/9 17:18:52    散文荟萃
父亲 

小时候
我是一颗顽石
父亲是石匠
锤打着我
长大后
我是一棵树
父亲是一座山
我站在山上高瞻远瞩
后来
我化作雁儿飞走了
飞出了那座山
父亲便凝化为树上的巢
在残阳如血的黄昏
等待我的归期
     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过多的言语和华丽的词藻来描写自己的父亲,只因他一直都是默默地尽着父亲的责任,这种爱只会让人亲切地感受到,却无法用语言去表达。
     当我独立踏入社会,尝试了种种的挫折和困苦后,我深深地体会到了生活的艰辛,我就想起了我的父亲,理解了父亲做为一家之主身上的担子有多重,他是多么辛苦多么努力地给予我们更好的生活,而我却从来没有对父亲说过一个谢字或一个爱字,还经常对父亲发火,想到这里,阵阵心酸涌上心头。
     都说父亲是女儿上辈子的情人,这句话很耐人寻味,但细想又不对,在我看来,父爱是至高无尚的、是无法可比的,因为它只求付出不求回报,没有任何私心和杂念。情人和老公远比不了父亲,所以世界上最爱我的那个男人不是我的老公而是我的父亲。

第一职业--农民
     父亲文化水平不高,小学毕业,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一辈子和黄土地、犁把子打交道,却用他的方式教导我们做人做事的道理。
     记忆中的父亲,一年四季都在忙,春天忙着犁地耕种,夏天忙着锄草浇地,秋天忙着秋收,冬天忙着来年,父亲手掌上的老茧从来没有退过,小时候总是不喜欢父亲拉我的手,因为老茧会扎的手疼,却不曾想过父亲为这个家付出了多少。
     父亲忠厚老实,我记得小时候,父亲是村干部,经常因为村里的事情,和妈妈吵架,大抵原因也就是母亲抱怨父亲太老实,经常把家里的东西拿到村里,也经常给这家那家帮忙总是误了自己家的地等等。而父亲总是说吃亏是福,最先烙入我记忆中的“吃亏是福”不是张国立的那个广告,而是父亲从小教导我们吃亏是福。父亲常对我们说,我这一辈子就是农民了,没什么出息,希望你们几个将来都能摆脱犁把子,不要再走我们的老路,所以父亲固执地坚持送大姐出去读书,为此父亲和奶奶、二爸都翻了脸,那个时候家里十分困难,能维持一家人糊口就不错了,更别提送子女出去读书,奶奶、二爸心疼父亲,坚决不同意送大姐出去读书,在奶奶和二爸的眼里,大姐是女孩,念太多书也没多大用,将来总是要嫁人的,而父亲却固执地将大姐送了出去,还对大姐说:“只要你念的好,老子就是出去要饭也供你。”那时候的父亲三十几岁,还很年轻,能吃苦,也很固执。就这样大姐不负众望考取了师范学院,大姐算是我们村走出的唯一的女学生,后来在大姐和姐夫的帮助下我们姐妹4人依次走入了学堂,我们4都依次参加了工作。弟弟更是争气,读了研究生,直接被华为公司应聘。
第二职业--“一块砖”
     待生活条件好转后,父亲熬不过姐姐姐夫的坚持,举家迁至神木,离开了一辈子打交道的黄土地,摆脱了扶了一辈子的犁把子,父亲又有了一个新的职业---“一块砖”,我们姐妹之间常常玩笑说道:“父亲是块砖,哪家需要哪家搬。”,年已72的父亲又承担起接送外孙,给外孙做饭的差事,这家今天没人管,给父亲打电话,那家临时有事,也给父亲打电话,年迈的父亲奔走于几个女儿家,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她们,父亲心细,做事从来不用我们操心,什么都能给你安排的妥妥当当,从无怨言。
第三职业--打扑克
     自从小妹生了孩子后,母亲一直帮她带孩子,留下父亲一个人在家,身处异乡的父亲有了第三个“职业”---打扑克!父亲就像迷恋他的黄土地一样迷恋打扑克,每天早上都顾不得吃饭,要不就是随便买个馒头喝点开水就算解决了一顿饭,下午六点多才回来,整整一天,天天如此。我依稀记得有一次父亲去西安待了十几天,回来后下火车第一件事不是回家,而是去打扑克,当时真的是无法理解,但是大姐二姐告诉我那是父亲的精神寄托,父亲已经离不开这个职业了。因为打扑克,我凶过父亲,父亲总是默不作声,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说起小孩子,现在的父亲真的是一个小孩子,有时像个没主意的孩子,可能我们的一句话,一个举动都会让父亲联想翩翩,作为子女,我们更多的是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每次回去,看见父亲瘦小的身影,心里总是非常难过。而父亲,在我每周回去的时候总是变着法的给我们做好吃的,他能清楚地记得几个女儿女婿外孙的喜好,总是根据大家的口味做出可口的饭菜,这样就觉得自己虽然老了,却还能帮到大家,也就很满足了。我总是在心里默默发誓要报答父亲,也许对父亲而言,对他最大的回报就是以后我能够生活的更好,不再让他担心。
终身职业---为人父
     年前的时候,父亲一个人回定边给爷爷奶奶烧纸,由于工作原因,我们都不在父亲身边,二姐帮父亲打扫卫生的时候,父亲给二姐说:“再也不回去定边老家了。”二姐问他为什么,他说:“现在老了,身体吃不消了,回去坐一天的车,回来三五天休息不下来。”当二姐给我把这句话发过来的时候,眼泪止不住的流。
     是啊!父亲老了,纵使我们心里再怎么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还是得承认,父亲已经72岁了,再也不是当年那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现在只要时间长了不打电话给他,他就会担心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甚至很失落的认为儿女都忘记他了,自己一个人在哪里伤心难过。
     小时候觉得父亲是条坚强的汉子,从未惧怕过各种困难,他总会满怀信心地憧憬生活。经历过丧子之痛的父亲,不也是那么坚强地挺过来了吗?可长大后才发现父亲其实很脆弱,感情太细腻,希望子女围绕在膝前,也许是老了的原因吧,把儿女当成了唯一的依靠,所以做子女的我们一定要给他最坚实的力量,让他温暖踏实。
     没有资深学历的父亲教会了我,做一个温暖的人,用加法的方式去生活,用减法的方式去减怨,用乘法的方式去感恩,用除法的方式去忘记。我想这应该是我们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



作者:陕煤集团陕北矿业神南产业发展公司 郭佳      编 辑:沙柳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煤炭资讯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煤炭资讯网(www.cwestc.com)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