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用户登陆:  密码:   快速注册  
分站: 华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华中站 | 东北站  
 首  页  煤炭资讯  政策法规  新闻写作  技术论文  项目合作  文秘天地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价行情  煤炭供求  物资调剂  矿山机电

周长好:一路向西

煤炭资讯网 2021/2/5 7:48:02    小说林
列车节奏缓慢,一路蜿蜒向西。傍晚时分,在一山区中途小站停靠。 
西北地区冬季的傍晚北风怒吼、寒风凛冽,小站人影稀疏。 
一名体态臃肿、个头不高中年男子模样的人,拖着沉重行李从候车室缓缓走向检票口。 
请您摘下口罩、拿出身份证,检测体温合格后再上车。检票员梁艳礼貌地说。 
请您摘下帽子。梁艳皱着眉头疑惑地反复对照身份证与本人? 
这几天太干燥,感冒、上火。那人摘下帽子、扯掉围巾沙哑着喉咙解释着。 
您,您?看着那人光光的脑袋、浮肿的面庞、干裂的嘴唇,梁艳若有所思地想说些啥,随即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体温正常,请您上车。 
那人遂拖着行李上车,找到了13车031号下铺。梁艳看着那人的背影直摇头。哎,山里人真不容易! 
火车缓缓启动,一路向西。 
因疫情影响,旅客较少,13车仅有1名叫胡杨的中年男子在对过下铺。正是晚饭时间,胡杨正在优哉游哉地就着啤酒啃熟食。 
来,哥们儿,一块整点?胡杨热情地招呼新室友。 
嗯,嗯。新室友直摇头。然后放好行李箱,脱棉衣、解围巾。 
让这疫情整的,有家也不容易回!咱们同是天涯沦落人呀。胡杨大啃大嚼着,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室友说话。看样子已有几分酒意。 
嗯,嗯。室友已躺下,手背搭在脸上,一边有气无力地回答,仿佛就要睡着似的。 
哥们儿,在哪发财呢?这是回家,还是去工地?胡杨继续着问话。 
打工又不丢人?咱们中年男人,挣俩钱儿养家糊口,都不容易!见室友没接话茬,胡杨接着说。 
胡杨又猛灌了几口啤酒,说了一大堆话。 
嗯,嗯,嗯。那人机械地回应着。 
看你咋像3天没睡觉的样子,干啥活哩,肯定累得够呛?胡杨在餐巾纸上抹了抹油光放亮的两只手,打着饱嗝又抓了把花生米,一粒粒丢进嘴里,可劲儿地嚼着。 
嗯,嗯。那人半睁着眼,斜对着胡杨指了指自己的嗓子。 
哦?哦。扁桃体发炎了?那你可得多喝水。小心别发烧就行!不然还得核酸检测啥的,门都出不了,不把人吓个半死才怪哩! 
出去抽支烟不?哎,咋睡着了!?这么快?还打呼噜?见对方毫无回应,胡杨自言自语简单收拾了残羹剩饭。 
22:00,车厢内关灯了,很多旅客渐渐进入梦乡。胡杨也枕着鼾声入眠…… 
咯噔,咯噔,咯噔。火车在车轮与铁轨有节奏的摩擦声中,冲破夜色一路向西。 
突然,“嘭”的一声闷响,打破了13号车厢的寂静!是胡杨将桌上的茶杯打翻在地! 
此刻,胡杨蜷缩着身体,双手捂胸,疼的直叫唤! 
闻讯赶来的乘务员急忙联系乘警。此时,室友正半蹲半跪在胡杨旁边询问病情、病史、饮食等情况,并示意围观人员闪开距离,尽量保持通风顺畅。 
片刻之后,室友从背包里紧急倒出了听诊器等医疗器械、零碎药物等一干物品,还有一个鲜艳的红本本。一边给胡杨松解领口,一边听诊。 
此时,胡杨呼吸紧促、脸色蜡黄、大汗淋漓,疼得满床翻滚。 
应该是急性心梗。室友顾不得抹去满脸汗珠,给出了诊断结果。随即从床上散乱的药品中迅速取出速效救心丸倒在掌心、抹进胡杨嘴里。 
快倒一杯温水来。如果不见效,我马上给他做“心肺复苏”;如果心跳骤停,还要做好人工呼吸准备。请大家闪开距离,我们做好“紧急4分钟”救援准备工作。室友脸色凝重、声音沙哑极费力地说…… 
所幸5分钟后,胡杨呼吸逐渐均匀,病情慢慢转好。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室友疲惫地坐在床上直喘粗气。 
您是?直到这时,列车乘警才怀着疑问询问这位室友。 
哦,我是医生。 
本该换班的列车员梁艳此时悄悄拉了下乘警的衣袖,与他耳语了几句,随手指了指床上的红本本。 
列车员冲梁艳点了点头,看了看红本本的主人,礼貌地指了指红本本。 
主人点了下头。 
红本本的正面是“荣誉证书”的字样。打开扉页,“抗疫英雄”四个字赫然映入眼帘。正文为:刘莺,女,28岁,被评为“XXXX抗疫英雄”;落款为XX省抗疫联防办公室;日期是2021年1月20日…… 
荣誉证书里还夹着一张单位介绍信,显示刘莺为XX央企集团公司XX煤矿的一名医生。因国内疫情形势严峻,主动请缨到疫情的最前沿支援抗疫工作。介绍信右上方,粘贴着一张青春靓丽、容颜娇美的照片。照片与眼前这个“真人”相比,有着天壤之别,简直判若两人…… 
这阵子疫情严重,我在那里共呆了23天。因身体不支,不得不离开抗疫一线;我已连续5天未合眼了。本该直接飞回单位,无奈2岁的孩子跟着爷爷奶奶在山区老家生活,哭闹着想妈妈。我转车后今天上午刚刚回了趟老家,可孩子见了我就哭,竟不敢认我这个妈妈!提起孩子,刘莺再也忍不住嘤嘤嗡嗡啜泣起来…… 
梁艳不能自已地流出了眼泪。乘警眼含热泪庄严地向刘莺行了个军礼。车厢里顿时鸦雀无声,很多人都在悄然抹泪。 
幸亏与你同行,不然我这条命就危险了!胡杨感激地说。 
幸亏有众多医疗工作者与我们伟大的祖国同行,才能有效控制疫情传播。乘警发自内心地感叹,引起了大家雷鸣般的掌声! 
此刻,梁艳忍不住抱着刘莺哭出了声。 
火车一路向西,刘莺的单位就在下一站。那里,还有刘莺的同事——第二批援助疫区医务自愿者,正在等着刘莺办理交接手续…… 
本网记者: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中天合创公司 周长好 


本网记者: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中天合创公司 周长好      编 辑:沙柳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煤炭资讯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煤炭资讯网(www.cwestc.com)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