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用户登陆:  密码:   快速注册  
分站: 华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华中站 | 东北站  
 首  页  煤炭资讯  政策法规  新闻写作  技术论文  项目合作  文秘天地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价行情  煤炭供求  物资调剂  矿山机电

苏廷云:母亲

煤炭资讯网 2021/9/11 8:02:59    散文荟萃
     人生苦短,多是母亲看着孩子哭啼,很少看到母亲流泪,我也如此。母亲87岁了,在困难的时候,母亲都不曾在我们兄弟姐妹之间流过眼泪。但今年我却发现母亲两次流过眼泪。
     一晃五十多年过去了,在母亲面前我还是没有长大的孩子,在母亲八十岁时还没有老人的感觉,确实给家人树立了榜样,她没有文化,比大舅大七八岁。大舅却是有文化的人,上世纪60年代大舅考取了地区师范学院,由于家庭困难,没有毕业就回家务农,有点文化在村里当个会计,也算是不出力能挣工分的村干部。平时生活比我们家好一点。一辈子有点文化,看点四书五经,偶尔和有文化的人谈谈人生。弹指一挥间,在大舅73岁那年,一句古语七十三八十四,阎王爷不请自己去,始终在他头脑里形成固定模式,整体挂在嘴边,今年过不去了,白天想,夜里思,整夜翻来覆去睡不着,不知道哪里难受,给学医的妹妹打电话咨询,七十三到底能不能过去。一番劝导好上十天半个月,又打电话咨询,不论什么时间睡不着觉就打电话。有时间夜里一两点钟打电话,让妹妹惊恐不安,甚至说包车去妹妹家,几百里路,深更半夜要包车,就是睡不着觉,有急症还能撑过去吗。妹妹不厌其烦地说,多少次了,要来也是白天来。后来终于检查出来心脏病,让孩子陪他做手术,一年折腾几次心脏下了两个支架,花去10几万,总算熬过七十三。妈妈多次鼓励舅舅不要乱想,舅舅后来到了78岁自寻短见离开人世。母亲一句话人不想活老天没有救。
     让我思考很多,想了很多,当今社会,母亲和普通女性一样,有着平凡而又充满人生坎坷的一生,这么多年风雨飘摇中,经历过生老病死和病痛的折磨,经历了老年丧子的折磨和痛苦。在家中的顶梁柱大哥去世几年过后,父亲更是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母亲,生活一辈子临终一句话也没有交代,所有事情就落在母亲的肩头。一晃近二十年,你一个人不给个子女增加麻烦,不给孩子增加负担,独自享受着快乐,也慢慢步入耄耋老人行列。但仍然一个人健康快乐地生活,也是我们作为子女的福气。
     记得1982年,我穿上戎装离开家乡,来到山东胶州湾,一个山区的三凹里,第一次给你写信,有点酸楚,把部队大熔炉里的生活详细描述一番,母亲鼓励我。
     春节刚过,母亲和父亲来部队看我了,可是,家里的大事差一点让我见不到亲人。父亲在阜阳茨淮新河带领民几万民工施工时,由于全县任务紧,赶工期,在全县十几个区施工建设中,第一个完成任务,并在年前得到县领导的表彰,没日没夜地劳作,在收拾行囊,在接到打道回府的当天,心脏病发作昏迷不醒,在医院度过了不平凡的春节,我在部队是音信皆无,在治疗期间,母亲又发了急性阑尾炎,进行了手术,当看到肚子上留下的伤痕,我眼泪在眼眶里打圈,在部队坚强的大熔炉里磨练几个月的我,也感到有点坚强起来。“病好了,没有事了,现在才告诉你”没事一样轻松地说。我转过脸去,揉揉没有流出的泪水,是母亲的坚强让我更加强大起来。母亲临走时,千叮咛,万祝福,要在部队好好干。后来的书信和连嘉奖,营嘉奖、军旗下照相,见证了我在部队不停的进步。当上班长,入了党,三年的戎马生涯换来人生的新起点。
     回到故乡,年年进步母亲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学历的提高,职称的变化,职务的提升,让母亲看到我的人生轨迹。
     在母亲步入人生享受天年之乐的时候,传来噩耗,48岁的大儿子,积劳成疾先走一步,66岁的老人,传来老年丧子的噩耗,白发人送黑发人,让母亲撕心裂肺。痛苦中回忆起大哥的点滴。眼里往心里流,不让几个弟妹难过。大哥是新华社唯一没有重点大学毕业的记者,报告文学作家;在社会上确能通天,写的文章多次惊动中央领导,也因为揭露社会不良现象,让很多贪官污吏受到应有的惩罚。使得老百姓诉求得到了政策支持,也发挥了舆论宣传的积极作用。报告文学《谁主沉浮》、《得罪了谁》、《案惊中央》、《通天状》等文学力作影响了一代人,名声享誉中原大地。一个案件接下来,几个月没日没夜地收集资料,整理采访,甚至气的说不出话来,就这样给社会一个晴朗的天空,让阳光普照大地,让老百姓有苦能言,有话能说,也让社会毒瘤在正义的面前退避三舍。家中悬挂的牌匾,是成千上万百姓的心声,是为正义而呼的警钟,一封封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书信,也是对哥哥的信任和认可,几万人的村民跪地迎接,为他们呼吁,得到省委领导的重视,也让问题得到彻底解决。但大江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历史的洪流冲走岁月的年轮,也带走了一个拼命为老百姓鼓与呼的正义传承者。伤心的背后,日子还要继续,四年后父亲早上起床,摔倒地上,等起来迷迷糊糊被拉到医院,经过两天的抢救,没有换来父亲的声音,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个世界,不到七十岁,先后走了两位亲人,留下一个没有文化的您确有主见的您给家庭带来希望。你曾回忆当年,您十八岁来到我们家庭,父亲一直在外工作,有了大哥和大姐后,遇到了荒年,父亲当时是公社组织部长,可奶奶,爷爷和大姑相继饿死。三岁的大姐原本能走路,后来饿的不能走路,有时舅舅在地上挖点野菜让大家活了下去,可在奶奶爷爷去世时,当时的条件也不方便,下着大雨,父亲在外也不知家里的情况,找来乡亲给爷爷奶奶收敛入地。老人离世连个相应的棺木都没有,只有家中用芦苇高粱秸编织的芦席和勃(高粱秸做的)。就算给他(她)们入土为安。上世纪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初,家里六个子女吃饭成了问题,父亲开始一月18元的工资,勉强生活。每年生产队年底公分核算要付给有劳动力人家200元,生活的坚辛,让您早早地换上焦虑症,在我记忆中您天天忙忙碌碌,东奔西跑,为大队、生产队里的事情没日没夜地劳作。
这样您不停地忙碌才能分散一点注意力,也缓解一点焦虑症状。
      回忆过去,怎能不焦虑,记忆的年轮总想起我到晚上饿的没有饭吃,大人就会说,睡觉就不饿了;就是有饭吃也是红薯,偶而在一碗红薯里面见到几根面条。持续到我上了初中。
改革开放带来的新的转机,当年我们家告别了没有白面的年代,可以天天吃到大米,白面食品,户口也迁到父亲工作的地方,告别了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
      家里生活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吃穿不愁,可2000年和2006年哥哥和父亲先后不幸离世,给母亲的打击是致命的,特别是哥哥48岁,在人生最辉煌的时期,英年早逝,给家庭带来的悲剧一直成为阴影。母亲一直坚强地在子女面前不留出眼里。走的走了,该享福的没有享福,健康是人生最大的财富,母亲老了,这么多年,仍然坚强地独自生活,偶尔有不舒服的时候,您自己就能用艾灸灸一下。有时腿疼腰疼的时候我去给您扎几针,您是不想拖累子女。
     2020年,国家政策,对当年乡村干部实行补贴,每干一年有十元补助,在当年工作的人员也都年近九旬,可是倔强的母亲还是要回去找找当年工作的人员,给出证明,来回几百里,自己坐车也不放心,让她不要来回奔波了,每月给她200多元,她还是自己回家把材料交上去。等待审批后拿到国家政府补贴。
     今年七月国家政府补贴终于下来,虽然不多,但体现到社会主义国家对待老同志的照顾和态度,让老有所养政策落地生根。
     母亲虽然没有文化,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但为人处事是让我们好好学习的,有母亲在就有主心骨,健康的老人是我们子女最大的福气,孝敬老人是我们的传统美德。我们共同努力,为中华民族礼仪之帮,为千千万万辛勤耕耘默默奉献的母亲献上最温暖的祝福。
     2021年,母亲和往年一样,春天去妹妹家过上几个月,到天气寒凉时在回家住上有暖气的房子。妹妹想让母亲更开心,让母亲更快乐,更高兴一些,给母亲专门安装一台电视天天可以听戏曲,天天自己练练智能气功,老年活动保健操,平时找几位小区老人在社区漫步。
     母亲虽然没有文化,对党的追求和信仰始终没有改变,在建党100周年之际,她领取了入党50年荣誉证。激动地留下了眼泪。说共产党好,给她补贴,想到老有所乐,做梦也想不到共产党对乡村干部老年的照顾,真想回到乡村福利院看看哪里的老人生活。没有想到老年生活越来越好了。
     进入七月,骄阳是火,母亲每天出门回来大汗淋淋,衣背有时湿透,侧坐在桌旁吹起电风扇。多年的腰痛病又犯了。这次疼痛和以前大不一样,浑身哪里都痛,艾灸,针灸,推拿,中药结合着用,时好时痛,自己做饭有点困难,大姐到南京给母亲做饭,帮助继续给母亲调理身体,感觉腰疼缓解,我停留十天回到了故乡。三天两天打电话询问母亲的身体,母亲还是有时疼有时好。各种办法都在尝试改变。视屏看到母亲有时痛苦的样子,我心如刀绞。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让六朝古都蒙上一层恐惧悲观。封城第二天,九百万人的省城,高铁站三五人小范围在候车大厅移动,地铁车厢空荡荡的,平时拥堵是道路,出租车公交车没有几个行人。我毅然决然去陪伴母亲身边。天天不出门,在家呆着,在给母亲调理身体的同时,更多的时间回忆过去的岁月。
     一个月的封城让更多的人能陪老人吃上饭,更好地照顾老人,母亲的腰疼也随着各种办法的调理得到恢复,她同意做什么方法就用什么方法,变着方法给她改善缓解痛苦,有时推拿,有时针灸,有时中药敷,有时吊水有时喝中药。一个月下来,身体又胖了几斤。一个月就在屋里呆着,外面疫情让人不敢见到生人,什么情况,问我能不能出去外面走走晒晒太阳,我说整个南京都是低风险区了,我们住的小区和正常生活一样,没有发现一例病人,该吃什么吃什么,该干什么干什么。按照正常生活吃饭、运动、休息。大姐想着法子做些不重样的饭菜,我有点招架不住,胃口虽然很大,天天成为饭桶。刻意让大姐做点粗茶淡饭,吃点红薯叶也算是忆苦思甜了。
     我也多次强调,甚至拒绝的口吻说,不能在让我多吃了,吃多了肚子难受,不是灾荒年,现在好多病都是吃出来的。
     母亲接着说:解放后,家里穷,哥哥上学回来晚上没有吃的,说不吃睡觉就不饿了。大舅问可吃饱吗,锅里还有接着吃,第二碗吃完还能吃,最后把锅里剩饭全吃完足有三碗。说不饿,吃三碗。一句话让母亲回想起往事,眼泪再次流出,鼻子眼泪夺眶而出:我对不起孩子呀。人真的有点老了,不服不行,有些担心害怕,有时说话有点幼稚了。平时的威严一去不复返了。
     一番劝慰,心里平静下来,过去的事都过去了,现在不是灾荒年代了,现在国家欣欣向荣,国泰民安,想想高兴一点,该吃多少老天给安排好的。
     母亲,我们爱您。愿您在人生的后期生活更愉快,身体更健康。子女陪伴在您身边,祝你天天开心快乐。




作者:安徽淮北相王医疗健康有限公司 苏廷云      编 辑:沙柳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煤炭资讯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煤炭资讯网(www.cwestc.com)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