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用户登陆:  密码:   快速注册  
分站: 华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华中站 | 东北站  
 首  页  煤炭资讯  政策法规  新闻写作  技术论文  项目合作  文秘天地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价行情  煤炭供求  物资调剂  矿山机电

秦人:说不尽的家乡事

煤炭资讯网 2021/9/15 8:19:18    散文荟萃
  
      久居韩城,心思故乡,便有了以下文章。
      省作协的平凹主席热爱商洛故土,将他的家乡“初录”了再录,我当然不能与知名作家比胖瘦,咱就说说家乡蒲城虬龙原南北的古今往事吧。
      椽头蒸馍
      椽头蒸馍是我们蒲城的传统食品,以其形如“椽头”而得名。据史料记载清代名相王鼎曾以此相赠林则徐,光绪二十六年慈禧太后来西安指名要吃“椽头馍”后被列为清廷贡品。蒲城椽头蒸馍,凡是吃过的人,无不拍手称绝。
      在蒲城,关于椽头蒸馍的来历,说法有多种。有说已有百余年历史的,有说二百多年历史的。还有一种传说,唐王朝在蒲城葬有五个皇帝,其时春秋祭祀,都献馒头。又传说因唐书法家李伯海曾为皇帝陪葬墓书写碑文,立于蒲城北刘村,历代官员名流,多有专程前来欣赏、临摩和拓取这碑文的。北刘村距县城十几里,往来人等多有品尝和带走蒲城蒸馍的。这些虽非正史,但也可看出,很久很久以来,蒲城蒸馍就是做得好。蒲城椽头蒸馍历史悠久。
      渭南和蒲城剧团演出的秦腔《王鼎尸荐林则徐》,有蒲城乡党给王鼎送椽头蒸馍的情节,不知有何依据?想来也在情理之中,不一定有,也可能有。毕竟那个时代蒲城最著名的食品是椽头蒸馍,作为既贵重又表示乡亲情谊的赠品几乎无可替代。而杨虎城将军主持陕政期间,常常从家乡蒲城买得椽头蒸馍以飨佳宾,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实。据当事人回忆说,杨将军当年在西安举行家宴,常以蒲城椽头蒸馍款待客人。有朋自家乡来看望他,也有带椽头蒸馍的,用白纸包裹,一般一包六个,约一斤。
      旧社会时买卖蒸馍,一般都是数个个,没有用秤秤分量的。可蒲城椽头蒸馍不同,从来都要用秤秤,流传一句民谣说是“蒲城的蒸馍拿秤秤”。足见蒲城椽头蒸馍质量之好,名声之大。近年来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蒲城椽头蒸馍已经走入市场,成为过往蒲城游客必购的地方名贵食品。希望蒲城椽头蒸馍在保持优良传统的同时,能够进一步提高质量,与时共进,制作得越来越好,更好地满足广大群众的需求。
      漫泉河
      漫泉河在老早里有流水,风景也不错,流水汇入卤阳湖。可后来随着人们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干涸了,美景不再,令人惋惜。
      漫泉河西以前驻过部队,后来撤走了,现在是渭北国防教育基地。旧河道上的古唐桥是省级重点保护文物,由于缺乏保护,现在已经破败不堪了,三十年前还好好的,三十年后面目全非,桥壁上精美的唐代浮雕被人几乎尽数盗走,只留下盗揭时斑斑驳驳的凿痕和残存的几片看不上眼的。一孔孔排列整齐已经废弃的窑洞,高大宏伟的礼堂,居高临下的打靶场,无不显示出这里飞扬的军营气息,听说打靶场还曾经拍过电影《巾帼悲歌》,这部电影当时还获得飞天奖。
      虬龙原
      虬龙,是古代传说中的一种带角的小龙。古代的名言有“虬龙多蛰帝王都”,“虬龙鳞下红枝折”,“虬龙盘古根”,“虬龙压沧海”,“虬龙水间吟”等。
      虬龙本是海中之物,所谓“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它虽然不及蛟龙巨大,但也能喷云吐雾,乘风化云,御五行之力。虬龙原在家乡宣化村北,气势恢宏,蜿蜒起伏,横亘数十里。那么,虬龙原因何得名呢?
      据蒲城地方史志记载,这是有来历的。
      据说,在唐代时,唐明皇李隆基葬其父睿宗李旦,从原上路过,得一陨石,形若蟠龙,于是就将这一土塬称为蟠龙原,后世人不知怎么就念成了虬龙原。蒲城境内的五龙山气势磅礴,有唐帝王陵五座,分别是睿宗(李旦)桥陵、玄宗(李隆基)泰陵、让皇帝(李宪)惠陵、宪宗(李纯)景陵、穆宗(李恒)光陵。虬龙原北的坡底有高家、雷家、赵家,高家本应叫虬龙村,人们不知为了图省事还是怎么就写成了九龙村。我小时候到兴镇赶集,经常在那里经过,因而,印象比较深。
      唐陵园的文化效应
      由于“开元盛世”是唐代历史繁荣的巅峰,所以“桥陵”的建设在唐代是空前的。总体规划上仅南大门距陵园就有四公里之遥,现在今富蒲公路之侧的“桥陵”大门牌楼远远就映下眼帘。其所在地“关门村”就是因此而得名。陵园的围墙绕丰山约长13公里;神道两边石刻的高大精美为十八座唐陵之冠。“待死如生”礼仪为祭祀专门营建的辅助房间多达144间,陵户400余人。当今陵园附近的武姓人家据说系武则天的后代,当时是负责保卫的“御林军”;邢家是专烧制陶质祭器的;垫盖王家是保管下跪时的垫盖的。著名诗人杜甫专门写了《桥陵诗三十四韵呈县内诸官》,对其富丽堂皇作了深入细致的描述。如此破天荒宏伟气派的皇家陵园在十八座唐陵中不仅空前、而且绝后。“古六合堡”——今兴镇是距这里最近的惟一城镇,而且千年的造纸厂已颇具规模,具有这一伟大工程后勤基地的必要条件,再加上得天独厚挂靠于这一国家工程,这就为其飞速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更重要的是继“桥陵”之后蒲城相继又落户了四座唐代皇帝陵,这还不算距其不远的渭北高原上的其他十几座唐陵。广大的皇家祭祀品消费市场当地化,不仅促进鞭炮及其原材料纸张工业长足的飞跃,也为其所在地蒲城带来了极大的政治荣誉。
      蒲城历史上的荣耀——国家级的直辖市“赤县”
      历来地名的改变都是政府行为,蒲城县历史上改名的次数不少,但最为辉煌的是唐玄宗时期。先是开元四年(716)因“桥陵”初建供奉祖先,改“蒲城”为“奉先”;开元十七年(729)李隆基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祭祀“桥陵”时把“奉先”进一步上升为“赤县”,具有了与京城长安相同直辖市的政治地位。这一特殊的待遇是全国惟一,也是蒲城县历史上的惟一。实际上整个蒲城县境内都没有多少变化,惟一变化的还是挂靠于“桥陵”的古“六合堡垒”。这里不仅增修扩建了原唐太宗“行宫”的花园戏楼,更添了“世界最早的焰火研究院”。蒲城县的更名与政治地位提高完全是得益于“古六合堡”和“桥陵”。
      从“旌纸坊”到“兴市镇”
      在韩城,古城又叫金城,古城北关外的烈士陵园有金塔,韩城地方志上称为赳赳寨塔,相传建于金王朝大定年间。上世纪八十年代后在姚庄坡上兴建的新城又有金塔路、金塔宾馆。其实,蒲城在历史上也被金人统治过。
      据上辈人口授相传,笔者也查阅了一些地方史料和学者的文章才晓得,蒲城县西的兴镇,是渭北的一个重镇,商贸繁荣,交通便利,以“纸炮发四边”而闻名。旧称“旌纸坊”、“旌仕坊”、“精纸坊”,也叫“兴市镇”。因以盛产优质白纸而称为“精纸坊”后因生意兴隆,而取名“兴市镇”。
      《兴镇社志》中有记载:“先有六合堡,后有旌纸坊。”“六合堡”是秦始皇因为白马峪泄水、内陆河穿城而过形成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建立“世界最早造纸厂”时的名称。“旌纸坊”的“旌”源于“旌旗”。《说文》:“游车载旗,析羽注旄首也”。“旄,幢也。”《康熙字典》:“旄首曰旌,载于竿头如今之幢”。《现代汉语字典》:“古代的一种旗子,旗杆顶上用五色羽毛做装饰。”纸张和旗帜二者的方块形状相同,又都是名称构件的主体。“焰火”和“五色羽毛”同为彩色,又都是副体的点缀物,二者的基本构成条件性质十分相近。受其启发于是“旌”作为“定语”产生;“纸”是这里的主体,“主语”当仁不让,于是“旌纸坊’的名称就油然而生了。
      兴市镇北不远的丰山有大唐王朝第五位皇帝李旦的陵墓。当时的唐玄宗李隆基为了方便祭祀这位禅让皇位给自己的父亲,在桥陵一带设置了很多的手工作坊,现在桥陵一带许多村庄的地名都与此有关。据说“旌纸坊”专为桥陵供应祭祀用的纸张、火烛和鞭炮。每当皇家祭祀时,桥陵就会燃放花炮,宫廷焰火由此而来。后来“旌纸坊”逐渐兴盛,制作花炮的技艺也传入民间,并派生出许多的手工作坊,其中尤以渊家的作坊最为有名。当地流传这样一句顺口溜:祥家的炮,渊家的鞭,车王村的双响冲破天。
      学者原海涵在他的学术论文《从“旌纸坊”到兴镇》一文中曾说,金王朝在统治蒲城长达130多年中,金兀术曾在蒲城三处修建紫禁城。这一说法是原先生多年辛勤研究的成果,我以前没有听说过。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蒲城人,我热爱家乡,读过乡土教材《可爱的蒲城》一书,这本书里有蒲城陷于金人之手的记载,称:“据历史记载,金天会八年(1130)蒲城被金占领……”。也就是说,在南宋建国三年后,蒲城就隶属金人统治。
      原先生在他的论文中说,富平军寨大战金兀术(完颜宗弼)初战告捷后,就连续在这一带作战。次年战和尚原未果,第三年再战才克。此后他一直转战于河南、陕西,直到金熙宗三年(1137)才离开这里返朝。宋金宝鸡和尚原、富平大战我知道,以前读《宋史》时就看过。从当时的全国大局看,在江南和宋王朝一直对抗的战局暂时还一刻不能明朗。关中以渭北蒲城为基地,前进不仅可以窥伺长安扩疆列土,后退则能依丰山山脉做屏障居高临下地抵抗取得军事优势。从更长远着眼看还同时也重视“自古长安帝王都”的风水宝地,为金王朝做长期国都打基础。于是便有了:“金兀术看到蒲城土地广袤肥沃,经济文化发达,物产丰富,县北草地村一带又是天然的牧场,欲在蒲城北关修筑紫金城,做为皇宫。”“今城关镇紫金城(巷):相传系金拟修内宫的紫金城旧址而得名。”但蒲城不只这一处紫金城遗址,不远的兴镇就有两处。一在城内东南角兴南村,一在距其不足一公里的曹家庄。这一研究成果令我惊诧,兴南村、曹家庄村在家乡虬龙原北,这些地方我小时候都去过,我怎么就不知道呢,真是妄读文史几十年。
      对于金兀术这一历史人物的认识,一般人不免有所偏见,认为他只是一个赳赳武夫,其实不然。由于小说和戏剧的影响,面谱化的“金兀术”给人印象仅是赤面红发、面目狰狞、五大三粗,只能在战场上挥舞开山斧的鲁莽战将!其实他是一个文武全才的杰出人物。除了众所周知的先火箭败韩世忠、次决战于“卤阳湖”大败宋张浚军团的叱咤风云战场外,他的文化素质极高。《金史》:“皇统二年(1142)二月,宗弼(金兀术)朝京师,兼监修国史。……进拜太傅。”南宋王朝乞降的进誓表就是由他回复的。其文章说理之充分、结构之严谨、文字之精练、辞藻之优美尽显其才学并不在汉王朝大学士水平之下。秦腔有一出戏《草坡面理》(又名《精忠报国》《牛头山》《得胜图》《岳母刺字》《精忠传》),剧情是宋钦宗不理朝政,迷于宫廷生活。金兵乘虚而入,徽宗、钦宗、太后、皇后均被金兵掳去。秦桧夫妇,卖主求荣。岳飞率军出征。行前回府受训,岳母恐其意志不坚,于其背刺“精忠保国”四字,使作终身诫约。岳飞北征,与金兀术大战草坡。金兵大败,岳军获胜,安营朱仙镇,力图收复中原。
      在戏中,金兀术与名将岳飞的战场辩论是其这一文学才能的充分表现。他1128年首掠关中,两年后就利用“卤阳湖”之滨的“火药”技术取得胜利,并从战略上彻底夺取唯一的“硇砂”资源“卤阳湖”,进而在其侧建立“陪都”和“火药军事科学研究院”,最后用其“火炮”先攻“宋”陷蕲州。这一系列的政治军事运作都说明金兀术绝对是一个另类人才,在中华民族的军事将领中应该有一席之位。
      曹家庄的“紫禁城”
      原先生还提到金王朝的“陪都”——曹家庄。他说,“曹家庄”除了“紫金城”外还有“稍门”、“楼底”、“十字口”、“狮子巷口”、“南堡子”、“魁星阁”等一系列“地名”显然就不可同日而语了。这些只有城市才有的“非普通村庄地名”、高级建筑和“紫金城”相互依存关系表示,这里有过一个档次很高、类似西安和北京城这样档次的皇城故都。的确,西安城里才有的“稍门”、“十字口”在一个偏僻乡村怎么会有呢,确实不同寻常。为了证明这一说法,原先生引经据典,因为蒲城的“紫金城”一词正式文字记载只在《蒲城县志》和《蒲城县地名志》仅见外,未出版的《兴镇社志》里有记述。显然金王朝的昔日辉煌早已气息奄奄、消失殆尽,因而才只有当地居民因长期居住知道历史还偶尔提到。兴镇的紫金城是原先生在《兴镇社志》中发现、找他的小学同学陈秦洲落实的。
      原先生还阐述了金兀术选择蒲城境内的兴镇、曹家庄修建紫禁城的原因,在于着眼于“火药”的高瞻远瞩。从其初选县城看显然也是按传统便于行使管理角度出发的,近千年的政治经验也无可厚非。其所以“一迁兴镇”、“再迁曹家庄”,从后来的历史看,除了直到上世纪兴镇的城市繁华、经济发达远远超过了蒲城县城外,最重要的还是这里的经济基础“纸炮发四边”,其中鞭炮制造业的“火药”已进入战争的历史舞台,金兀术战胜韩世忠的“火箭”就是用其“火药”造成的。从长远出发进一步由其发展新的“火药武器”,这里就是最佳之地。所以虽然最初按惯例从政治着眼在县城开辟空地拟建皇宫,但战争年代的现实生存是第一的,于是就舍弃初选动工并有一定影响的今县城北“紫金城(巷)”移于兴镇另建,这就是现在仅仅残存的一个孤立城廓。从曹家庄却有一系列配套的建筑群看,显然兴镇还并不理想,于是最终就有了以曹家庄“紫金城”为中心、具有一定规模的金王朝“陪都”出现。
      《关中英雄传》精彩片段——“圣母庙前斩刀客”
      对于宣化衙道堡(宣化村北马村民小组)的“(九天玄女)圣母庙”,我印象最深。当原先生提到我们村口的“宣化圣母庙”时,我更惊诧,先生的研究成果的确得来不易。对于宣化圣母庙,我相当熟悉,我们当地人称为娘娘庙,也叫二姑娘庙,相传大姑娘庙在县北尧山,人们又叫尧山圣母庙。娘娘庙在解放后就成为学校,我的初中三年就是在此处改后的宣化初级中学上的,当时我见过“清咸丰十年重修圣母庙”的石碑。原先生认为,特殊的宣化“九天圣母(玄女)庙”的钟、鼓楼是蒲城县境内唯一,他后来发现,在曹家庄的‘太白庙’也有这一建筑,不过是仿宣化娘娘庙修建的。我们宣化村的不同寻常,听老一辈人说,以前我们北马村民小组在旧社会叫衙道堡,拟建县城,因为风水先生看了,说没有杀人的穴位,就放弃了这一打算。
      至于村名的来历,很少有人知道,我为此查阅过许多史料,可能由于仅仅是个行政村太小的缘故,没有查阅到,却查阅到河北宣化县名称的来历,清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置宣化府,并改为宣化县。宣化乃寓意“宣扬朝廷德政,教化黎民百姓”。至于我们宣化村名称的来历,有没有这一层寓意,有待于研究。它虽然仅是个村子,但它在唐代时属于国家级直辖市“赤县”,又是唐李姓宗室晋谒睿宗李旦桥陵的必经之道,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普通村庄。
      我想不通的是,宣化圣母庙怎么会和北京、西安一样,有钟楼、鼓楼呢?
      于是就在史籍档案中寻找答案。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明白,是因为唐玄宗父亲的“陵寝”选在了距兴镇不过四公里丰山的今“桥陵”。显然无论是初丧葬仪、还是再次晋谒唐玄宗都在这里唐太宗已有的“行宫”驻足过,宣化娘娘庙的戏楼和兴镇的花园戏楼和桥陵附近的一些建筑都是这时建造的,是沾了皇家的光。由此可见,宣化圣母庙建有钟楼、鼓楼就不足为奇了。我二伯父所说的宣化圣母庙属于元代建筑物,应该属于元代重修,和清咸丰十年的那次重修一样。
      我的长篇历史小说《关中英雄传(之辛亥风云)》中,有宣化圣母庙的影子,高祖父、曾祖父曾经在那里赈济过灾民,官府也在那里斩杀过日子过不下去“打富济贫”的“关中刀客”。“圣母庙前斩刀客”应该是这部文学作品的一个精彩片段。过去包括当今,一些人错误地认为,刀客即是土匪,土匪就是刀客。我不完全同意这种说法。
      这是一个当事人亲自告诉我的一个故事。当事人叫老曹,蒲城龙阳人,在韩城新城区的状元街开“天顺楼”羊肉泡馍馆子多年了,卖的是蒲城的水盆羊肉,食客如云,生意兴隆。老曹对我说,一天,馆子里来了两个食客,边吃边谝,谝闲中对乡党杨虎城说长道短,说杨虎城早年当过土匪,杀人放火,在韩城党家村就抢劫过富户人家。老曹听了这话,满肚子是气,把两个食客收拾了一顿,说“滚滚滚,拌你妈的猪屁,谁说杨虎城是土匪?快滚,我这两碗泡馍权当育猪啦!”两个食客尴尬,瞪着老曹看,说我们又没说你,说的是杨虎城。老曹怒火冲天,大骂两个食客是想挨揍,看啥看,蒲城人就是这样子,还不快滚?两个食客边走嘴里还在嘟囔,啥货,真是个神经病,好像杨虎城是他亲爷?
      汉语词典中对“土匪”的解释是这样的,“土匪”是地方上的武装匪徒,在家乡人们对“土匪”的理解是,打家劫舍、祸害乡里的瞎怂,瞎怂是关中方言,至于怎么样的人才叫“瞎怂”,简单地说,坏蛋,不是好货。显而易见,“土匪”应该属于贬义词,即使智商再低的人也不愿意让别人说他是瞎怂。关于“刀客”,属于渭北方言,在汉语词典里没有找到解释,也许是我的词典的档次偏低的缘故。我研究文史多年,涉猎到陕西清末民国时期,文史资料里“刀客”这一词语频繁出现。“二虎守长安”时期的杨虎城、李虎臣(云龙)均是刀客,武功高强,在渭北名气很大。
      在渭北,人们又把“刀客”称为刀子客,人人出门带一把关山(属陕西临潼县,今西安市临潼区)刀子。和《水浒传》里的英雄好汉一样,路见不平拔刀助,该出手时就出手。这些人以失业生活难以为继的贫民、城市小生产者居多。他们往往是深受地主恶霸压迫,有冤莫伸,走投无路,手刃仇人,遭到官府追捕而揭竿而起,打富济贫。杨虎城当年枪杀县东乡武秀才、恶霸李祯,创立“中秋会”聚义丰山,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本网通讯员:秦人      编 辑:一鸣
本网站新闻版权归煤炭资讯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煤炭资讯网(www.cwestc.com)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