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总揽  写作  煤市分析  政策法规  技术论文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价行情  在线投稿  | 华北站  西北站  华中站  东北站  

高毕勇:失 眠

煤炭资讯网 2022/11/30 22:15:59    小说林
   
      此刻夜深2:36。窗外,村寨一幢小洋楼门前,摆放着一具棺材。好几天了,说是一富豪家73岁的母亲去世。母亲儿子是个大孝子,请来阴阳先生推算,称上山安埋的时间为半月之后。也听说,该富豪很张扬,喜欢炫耀财富——阴阳先生投其所好。人死饭敞开,全村男女老少,天天流水席上尽饱食欲。
      此间,灵堂内哀乐阵阵,锣鼓不断;灵棚外,驱鬼劫魂的几个大神们张牙舞爪,蹦蹦跳跳,来来回回,貌似不知疲倦。伴随门槛前披麻戴孝跪在地上低头默哀的孝子贤孙们,不知真心还是假意地附和的哀哭嚎丧,此起彼伏。想必,附近住户,理解也好,不理解也罢,只能隐忍——人来世间一走,终极目标都是死。
      今夜又失眠——被阵阵哀嚎吵闹得饱烦。真想,把屋子里的灯盏全打开,推开窗户,大声疾呼:行了行了,吵的别人受不了啦。但,这是不可能。别人家的悲丧之事,哪能这样。
      尤梦韧忍受着,失眠着我的失眠;忍受着我的忍受。睡觉前,没忘记服用甲亢药;喝了兑有食用醋的凉白开,欲想镇定,安稳入睡。但心馋,控制不住地被“止一种干渴”的铁观音诱惑,泡了一小杯下肚。加上窗外的吵吵闹闹,怎不失眠。


作者:贵州六枝 高毕勇      编 辑:一鸣



煤炭资讯网
备案序号:渝ICP备17008517号-1|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2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