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总揽  写作  煤市分析  政策法规  技术论文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价行情  在线投稿  | 华北站  西北站  华中站  东北站  

高毕勇:魂牵文学(小说林)

煤炭资讯网 2022/7/14 20:19:53    小说林
      尤梦韧参加矿区文联成立15周年座谈会。随之产生联想。

      15年有何成绩?矿区文联成立于喀斯特矿。王朝闻、杨长槐等著名文化学者、表演艺术家、书画家等大咖莅临。杨长槐、黄天虎等著名书画家现场挥毫。尤梦韧作为做接待的工作人员之一,幸得黄天虎的一幅《赏梅图》,黄尘的书法焦墨《写心》、《路慢慢其修远兮》。每当看到这样的书画大作,尤梦韧不由自主地想起15年前的8月,自己是宣传科的一名通讯干事。仅三个月的11月,被优化淘汰。幸落脚在工会。直到如今,尤梦韧还没搞明白,他为什么被洗刷出来?又记得,得通知参加市作协文学讲习班,科长不让参加。类似事有过几次。但调换一个角度思考,只能怪你尤梦韧为人处事之差。在某些方面,不但固执己见,不遵从领导。活该!

      尤梦韧被刷出宣传科恰又是好事。在工会,虽没有什么大作,却坚持小打小闹,约有上百篇文艺小篇见诸报刋。现在报社,产生过几次念头,弄出大点的东西吧。惟有这样,方显真的本事。

      当然,弄作品的前提,必须干好本职工作。否则,鸡飞蛋打,印证“扁担挑缸钵,两头滑脱”。

      总之,尤梦韧文学之心不会死!今在家里翻看自己收集的报纸杂志,在2001年5月28日中国煤炭报创办的《今天周刊“视点专版”》看到煤矿作家谈煤矿文学。他摘抄部分,示以自慰。

      写作是对命运的一种反抗方式。煤矿工人环境恶劣,人性受到压抑,自然就会涌现出一批反映煤矿生活的作家。(郭永跃)

      在阴冷潮湿黑暗的800米深处,走窑汉们的躯体决不是一台挖掘煤炭的机器。他们有灵魂,有思想,有爱憎,有追求。他们的血液在原煤流泻的同时,也宣泄着自己的喜怒哀乐,构建着自己的精神世界。(刘云生)

      在解决温饱以后,经常感到有一肚子的苦闷,惟一能让自己感到找回一点心理平衡了,就是文学。(金永明)

      国家对煤矿的关注不但是生活的,感情的,更应该是心灵和人性的,只有如此,我们的作品才能够引起煤矿人的共鸣。虽然煤矿在国民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但煤矿人的社会地位却不高,这是正常的。(李仁堂)

      写煤矿工人,不要简单只写井下,而要关注他们既是农民又是工人(煤矿职工大多来自农村,好多家庭目前是“一头沉”,家庭成员大多住在农村,休班还要回去种地),要写写这类人。总之,作家的眼光要开阔。(郭永跃)

      煤矿是作家的一个富矿,煤矿和文学有着天然的联系,因为文学表达人性,煤矿的人比其他人群更加遮掩,因为文学要表现死亡,煤矿的自然灾害严重,因为文学要表现爱,煤矿是个并不缺乏爱的地方。煤矿作家只有关注现实生活,进行感情积累,才能不断创作。写作时要调动感情的积累,作者应该不断的去进行感情体验,要有对煤矿文学的超越意识,要有“同感”。(刘庆邦)

本网记者:贵州六枝工矿 高毕勇      编 辑:肖平



煤炭资讯网
备案序号:渝ICP备17008517号-1|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2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