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总揽  写作  煤市分析  政策法规  技术论文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价行情  在线投稿  | 华北站  西北站  华中站  东北站  

党礼平:修 路

煤炭资讯网 2022/8/9 10:23:02    散文荟萃
       在建国初期设计规划的渭北煤矿群里,朱家河煤矿是最后一个开发建设的国营煤矿。其原因固然有多种因素的制约,但一个主要的原因是此地山高路远、交通不便。要想建矿必须修路。
         如今,我国的各种公路(高速、国道、省际、乡村)像蛛网般覆盖着城乡各地,甚至延伸到乡村的小巷,这遍布的道路为各地经济的腾飞插上了双翼。尤其城市的马路一天修个不停,像衣服的拉链般不断开合,惹得许多百姓背后骂娘。不过咱们撇开一些东西不说,现在的修路技术你不得不叹服,整个过程几乎都是机械化一条龙作业,修出的路又快又好,与以往的人工原始作业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可不是这样。规划的矿址位于元鹤山对面白水河畔的坡地上。这里原来有一个叫张家河的村子。坡顶塬上还有一个村子叫张家塬。两个村子本是同根同宗,只是因为分住坡上和坡下成为两村人。矿址所在的张家河村距县城十多公里。前辈人因经济困难修的房屋多半是挖泥土夯的屋墙,顶盖瓦片,也有木质结构的瓦房穿插其间,改革开放后,有的青年人外出打工获得经济收入,回来修建砖房,使古朴简陋的村落显现出一些新的时代气息。但整个村子房屋座落并不集中,只是相距矗立于自选的地基之上,好多未形成毗邻的村子格局。上下纵横的村道分股伸延至各家的住房和田间地头,给村民出门去干活和上山砍柴割草归来方便。但是到雨天,肩挑重担回家,脚踩泥泞的山路很危险,不小心就滑倒摔跤。
      那时候,为促进商品交流,县城里边每五天有一次集市,当地人叫“上会”。别处远离城里的村子因有乡村公路,村民乘车去赶场很快就到。而张家河离县城并不远,因为山陡,一条窄小的煤渣公路只通到塬上等村民来乘车去赶场。
      河里的农田、土地也集中在住房周围,便于出去耕耘。一直以来,村里人日常来往,从张家河到县城还没有一条公路,都是走以前的老路。那段路是细碎的石块铺垫起来的。村民常年累月在崎岖的道路上行走去务农已成为习惯,因为没有直通的路可走,村里人修房子或挑重担都是靠人工搬运。特别是笨重的物体,人少了抬不动就请村民来帮忙,全体总动员才能把重物抬上半坡的家中。这时候看到别村有公路,笨重物体由汽车运走到家更使人羡慕了。祖祖辈辈的张家河人期盼有一条公路联通外面的世界。
      那时,“要致富,先修路”的口号已提出。国家提倡这样做,有的地方行动快,早已建成乡村公路,而张家河也有少数人想买汽车,但本村没有公路却十分苦恼与遗憾。
      朱家河矿的开工上马,本是一次最好的机会,但由于村中一些思想保守村民担心占用土地,减少自己的粮食产量,不断的上乡里和县里上访。当时的县上主要领导也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他夸口说,他了解白水的县情和乡情,他知道白水的土地地薄人稀,农民要致富靠的就是广种薄收。要广种没有土地不行,或者土地少了不行。他顺应了部分当地农民的意愿,按照自己的思想,向省上主管部门打了专题反对报告。其中提出:“建设朱家河煤矿应该到相对富裕的蒲城县去征地修路,因为朱家河煤矿部分煤田本就在蒲城高阳境内。
      在上级派人调研召集村民会议上,村干部提出如何借朱家河煤矿的开工建设建设自己家乡,征求大家的意见。有见过世面的人提出:“多少年来,我们村里人一直走那条泥泞的小路,看到别处村子已修通了通村公路,我们也应该借朱家河煤矿开工建设修一条公路通到村上,便于通行。如果不修,我们就落后于别村了,出去“上会”见熟人都没有面子。”
      听到这个提议,大家议论纷纷,发表各自的看法,要致富先修路,这是多数人的心愿,这个提议得到多数参加村民会的赞同。也有少部分人反对说:“原来的路已走了好多年,我不同意再占地修建一条路”。
      当然个别人有不同意见也正常,但这并不是最后的抉择。修一条过村公路,牵涉的面广而又复杂,关系到全体村民的利益,为此村委会再次召开会议讨论,仍然遭到了少数保守村民的反对。与此同时调研人员得到蒲城县的反馈意见:他们同意经高阳修一条到朱家河煤矿的进矿公路,只要保证他们的使用权就行了。
      张家河村由此丧失了修建经村公路的机会。直到30年以后,也就是朱家河煤矿关闭六年以后,县上才修通了一条经张家塬到张家河,与朱家河煤矿进矿公路相连的乡村水泥路。这还不是公路,只是标准较低的乡村公路。
       方案定了,但修一条到朱家河煤矿的进矿公路确实不容易。原计划从白水修路是不需要修跨过白水河的大桥。现在方案变了,要从白水河南修路不但要架桥,还要劈山填沟。先从南塬上推出一条两公里长的“一线天”路基,再推平半边山,修一条一公里长的绕山公路,将材料场前移到白水河南岸,为在元鹤山下修桥创造条件。
        元鹤山在当地很有名气,亦名源和山、洞耳山,距县城20公里,距305省道3公里,山高330多米,地势高峻,形如仙鹤,因形得名元鹤山。山前峰峦叠翠,左右沟渠坡陡,山后河水绕行,清流湍激。元鹤山于明朝万历年间,依山建庙,供奉炎帝、陪礼诸神。松柏参天,庙宇相间,山色秀丽,气象万千。元鹤山附近有新石器时代、汉代的古文化遗址五六处,民间传说的汉代孝子郭巨墓就在元鹤山对面的白水河北坡上。元鹤山曾经香火旺盛,每年三月十五日、十月十五日两次庙会。期间,人山人海,高跷社火,大戏杂耍,热闹非凡。惜原建筑毁于文革,但群众爱山护山热情不减,自发建庙,自办庙会,自朱家河煤矿兴起,道路拓宽,交通方便,山色佳境更添幽雅。
       朱家河煤矿矿址在距高阳镇北十五、六里的沟下,沟深180多米,为南北宽约500米的东西川道。1991年4月,建井处机械化施工队、施工四队、五队先后开赴朱家河工地做前期准备。当时道路不通,班车只能开到高阳镇,然后工人则以步代车,行走上班。盛夏,天气火热,晴天尚好,一遇到天雨,羊肠小道,山险路滑,泥泞不堪,根本无法前行,只得三、二人柱杖相扶而行,其艰难程度不言而喻。
      刚到朱家河,一片荒凉,单身工人被安排住在附近农村,没电、没水、有时吃饭也没有着落。五月中旬,连绵大雨一下就是五、六天,住在朱家河火车站的五队工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几天得不到火食补给,想喝一口水都成问题。副队长王崇德无奈,深一脚,浅一脚步行到高阳镇,买了一面袋烧饼背着下山。
      修路是第一步工作,十多里的进场公路上共有十一个桥涵工程,地基开挖回填都是人工作业。盛夏,工人站在 3、4 米深的基坑中打夯回填,热汗直流,荒荒山野连一个树荫也找不到。工地材料因施工点多而散居,看场工人在荒山秃岭中支起帐棚,夜深人静,狂风突起,棚子吹到了一边,只留下了床铺在原地。呼天不应,喊地不灵。人们渴了,去白水河捧口河水,饿了,吃口干粮。谁也不叫一声苦,说一声累。一九九一年的冬天,对建井处每一个职工来说都是难忘的,朱家河的开工对停工长达八个月之久的建井处来说,如久早逢干露。天寒地裂,又用不上任何设备,只能靠人工从三、四米深的泥坑中用架子车将土一车一车地推出。
      几百人合战一处,男女老少,人山人海,劳动场面热烈非凡。有多少老工人壮心不已,勇不减当年,有多少女工手心磨满了血泡却没有一点怨言;有多少工程技术人员为打破冬季混凝土方工程禁区呕心沥血。
       修公路需要请测绘人员来看地形地貌,然后再请来开挖掘机的师傅把挖机开来挖出一条路基痕迹,然后大家铺细沙敷水泥硬化成平整的混凝土路面才可通行。这样的公路在平地施工费力不大,但在陡山开出一条路就很费时费力。而朱家河矿要修的这条进矿公路,因地形特殊,要从上端的坳口开始施工,沿途的路基要劈山开路,有的路段要用挖机劈山的一角;有的路段路基窄,大家就抬石头来砌挡墙,填泥土拓宽路基,修成可错开对头来车通过的路面,有好些路段都用这个办法加宽路面。从山坳至山脚路途并不遥远,但行经的山路是若干个“S”形的傍山险道,一个接一个左拐右弯不断延伸直至山底,接着连跨河的大桥。因为道路艰险,在转弯和陡窄的道路边还栽订一条长长的钢铁护栏。修路工程艰巨复杂,工人们付出的劳动就相对要多些。由于担心有人对筑路信心不足,科、处两级每天都派专人到工地上跟班,并现场解决出现的问题。
      朱家河煤矿进矿公路自蒲城县高阳镇至白水县张家河村,是元鹤山下的第一条公路。在此之前,从罕井到矿上,到了安家就下不来了。工人们要步行一个小时才能到达工地。
      在技术仪器落后的当年,只能用简单的花杆量瞄着测量。就是那种木头做的,两米长,一截红一截黄的测量花杆。工人们常常拿着花杆量,在地里跳来跳去。元鹤山附近的土壤属粘土。遇上雨天,要在淤泥遍地的农田里走动是一个大难题,更别说还要来回扛着东西测绘。
      当年,施工队在河边有一个沙场,用来备料准备路面施工。突然有一天,整个沙场一夜之间没了。沙子去哪了?原来全滑到河底去了,连河床都因此抬高了。
       为了节约工程费,当年不像现在修路修桥要打10-20米的沙桩,只是换土了事。进矿公路,尤其是元鹤山附近都是软土路基,施工队要把淤泥深挖2、3米后换上沙土,然后压实。有一次,施工队按照常规在路基上换好沙土。第二天早上一看,半边路没有了。原来,正因为是软土路基,填了以后,软土会滑动,加上旁边有个水渠,半边路面随淤泥和水滑走了。
      技术人员苦苦思索,通过技术处理,在道路两旁加了一个反压道,用反压力顶住。斜坡下面再填土,形成两三米宽的路堤,顶住了,就滑不走了。遇到这样的问题,就只能一边做,一边再想办法解决。
       修路也是一种活路,只要大家齐心协力苦干就一定能成功。何况这修路的活只是忙一段时间,得到的好处是长远的,怎么不去出力干呢?就这样,一条难修筑的公路终于顺利开工,并在白水河进矿大桥修通之前按期顺利通车使用。
      进矿公路的按期建成,保证了白水河进矿公路大桥原材料的进场,在一定程度上也保证了大桥如期完工。在大桥没有建成以前,进矿的材料和人员基本都是利用枯水期在白水河河道上顺着摆上一排排电线杆。水从电线杆中流过,车从电线杆上驶过。到了夏季汛期,遇上河里涨水,工人们就只能从东边村子里的老桥上通过。这条进矿公路因受地形限制显得窄了些,但就质量而言也不算差。驾车人员每每经过这条路都精力特别集中,路自修成使用,多年不曾发生过一次交通事故。


作者:陕西蒲白技校 党礼平      编 辑:肖平



煤炭资讯网
备案序号:渝ICP备17008517号-1|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2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