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总揽  写作  煤市分析  政策法规  技术论文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价行情  在线投稿  | 华北站  西北站  华中站  东北站  

高毕勇:无酒哪有话来说(小说)

煤炭资讯网 2022/9/24 17:32:41    小说林
  天命之年生性嗜酒,热爱赌钱,喜欢睡倒觉。 

      又是凌晨三时回寝室。重手重脚,乒乒乓乓开门声,室友吵醒。患失眠症的室友再难入睡。

      光影昏暗,只见天命之年嘴脸像赵本山说的猪腰子。一位也在机关工作的囿某陪天命进屋。天命坐在自己的床沿上,一边对看来也喝了不少的囿某唠唠叨叨,瞅他坐靠背椅,勾头不语。其实,囿某在恭听天命之年没完没了的嘟嘟囔囔,皮皮翻翻。

      囿某悉知,天命年对分管他的领导不满意,常听他酒后谴责他们什么也不懂,是一群傻逼。

      两人一根接一根互相递给香烟,抽完你的又接着抽我的。囿某始终不吭声,表情,像有秘密话也想倾诉,碍于失眠患者在屋子里。个把小时,客人起身,出门,缓慢离去。天命年还有没说尽的话,挪过来挨近失眠症。失眠症隐忍,看电视,听他絮絮叨叨。失眠症一声不吭,天命之年知晓冷漠。天命之年无惧,起身。去开门,出屋。

      失眠症立即关闭电视,熄灭灯盏,欲安静入睡。正寝,出去不到10分钟的不惑之年,见处处关门闭户,灰溜溜返回。

     天命之年打开屋顶灯、床头灯、厕所灯。就又不知轻重,稀里哗啦,大声洗漱——心目中,屋子里没有他人,当然也无失眠症的存在——明天还要上班呢。

      折腾半小时,天命之年终于上床。稍时,呼噜震响。失眠症痛苦不堪,强忍听着。6点半,天命定时“闹钟”手机铃声骤响。床上蠕动,无起床之意。不再反应。

      手机响声稍停,又骤然响起。反反复复。天命懒得动身,也懒得伸手关闭。失眠症昏昏沉沉,坐起,下床。洗漱。7点20出门,五六分钟到了紧邻住宅楼附近的食堂。早餐。7点40参加领导及其各部室负责人一起的早调会。   

     失眠症悉知天命之人:对企业管理有自己的见解,懂经营,会算账,当上企业经营管理科长。十多年过去,没有进步。现在喀斯特矿,业务上仍有他的主张,但得不到采纳。天命苦闷、烦恼,以酒浇愁。领导安排任务,很少按时完成。然只要一上酒桌,他便激情高昂,煞是很会迎合主子,讨好桌面上的领导:递香烟、打火机,挟蔬菜、倒烧酒。久之,领导生疑——天命清醒时,一招一式,表现赤裸,溜须拍马。酒后,亦然原形毕露,肆意诽谤、咒骂他所有的瞧不起。

本网记者:贵州六枝工矿 高毕勇      编 辑:肖平



煤炭资讯网
备案序号:渝ICP备17008517号-1|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2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