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总揽  写作  煤市分析  政策法规  技术论文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价行情  在线投稿  | 西北站  华中站 | 特约通讯员档案

周长好:那片青青的玉米地(“中篇小说”连载5)

煤炭资讯网 2024/1/25 16:38:33    小说林

  作者简介:周长好,男,1973年10月出生于沛县,江苏省徐州市作协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作品散见于《鄂尔多斯日报》《中国煤炭报》《中国安全生产报》《班组天地》《当代矿工》等报刊。

  现为企业报编辑,就职于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康巴什新区中天合创公司。出版个人作品集《幸福树》。

那片青青的玉米地(“中篇小说”连载5)

  (五)入赘

  第二天,邱成一大早就来到了春霞家里。

  正在灶房里忙活的春霞娘听到声音就出了灶房门,手里还拎着一根烧火棍。

  婶子,您就答应我们吧。我会好好待春霞、好好孝敬您们的。邱成鼓足勇气,开门见山地说出了想法。

  你这孩子,咋又来哩?上次我不是给你爹都说清楚了嘛,你们还小,再等年把两年的。春霞娘心平气和地说着,脸上却渐渐布满了阴云。

  嗯,嗯。我们是真心在一起,求您答应我们吧!

  不行。春霞娘背过脸去,满脸的不耐烦。

  嗯,嗯。那,那。一时间,邱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地说不出话来。

  娘,我已经是邱成的人哩。这辈子,我活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您就成全我们吧!不等邱成再次说话,春霞猛地推门走了出来,一股脑儿地和盘托出。

  啊,啊。你,你。春霞娘一下没反应过来,眼珠子瞪得老大盯着春霞看了老半天还没回过神来!手里的烧火棍也举起来老高定在那里一动不动。

  娘,你咋了?娘,你咋了。看着母亲的异样表情,春霞赶紧上前拉住她的胳膊着急地问。

  春霞娘顺着春霞的胳膊一下绵软无力地滑了下去,一口气足足憋了两分钟才回过气儿来。

  啊,啊,啊,你这个憨妮子叫我咋活呀?春霞娘一边歇斯底里地咒骂着,一边又极度压抑着自己的声音,还唯恐邻居们围过来旁观,一脸欲哭无泪的痛苦表情。这正是“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

  春霞不作声响地给母亲揉揉后背,再拉拉胳膊、捶捶腿,让她先顺顺气儿。

  你说的,都是真的?!春霞娘紧紧抓住春霞的胳膊,狠狠地说。眼神中充满了惊诧、失落、痛苦和些许疑惑,还有一股隐隐约约地藏不住地凶劲儿。

  是,是真的。邱成看傻了眼,看着一时闷不做声的春霞,他赶忙惊惶无措地点了点头说。

  都是真的。不等娘再说话,春霞吸了口气,打断了邱成,缓和了一下语调,但字字铿锵、地有声。依然充满了坚定有力的口气和决绝的神情。

  春霞娘不再怀疑,她猛地推开春霞一屁股坐在地上,伸直双腿、双掌拍地,哭天抢地地压抑着声音又哭闹了一番。

  邱成赶紧上前去搀她。春霞娘嫌弃地猛地蛄蛹了一下,让他闪开!

  春霞摆了摆手让邱成躲开,自己半搀半就地蹲在母亲身边,看着她的脾气逐步爆发。

  行,你嫁给他也行。除非,除非让他倒插门。要不然,别想!春霞娘缓和一会之后,一下拿出了杀手锏。

  春霞楞了一下,一下没缓过神儿。邱成也大吃一惊,眼睛里充满了惶惑!

  那,那,我回去跟俺爹商量一下。邱成一下回不过神来,嗫喏着回答,一边缩着脖子瞟了一眼春霞,人也退到了大门边。

  春霞咬了咬嘴唇想说点啥,但看着眼前的阵势又硬生生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春霞对邱成摆了摆手,示意他过来。邱成心领神会,慢慢挪到春霞身边。

  你先回去,给你家说明情况。这里你不要管,我劝劝俺娘。春霞小声说着,并指了指门口,示意邱成先走。此刻,春霞神情木然、满脸的落寞。

  邱成悄悄走出春霞家,心里既轻松但又觉得堵得难受,几乎有种要窒息的感觉!一种从来未有过的压抑感铺天盖地向他压下来,没有躲闪的空间、没有退却的余地,只能硬生生地接着、挺着、扛住!这一刻,他似乎突然明白了一个男人活着的意义,那就是责任和担当!

  春霞娘起身回到房里,躺在床上用床单蒙上头嚎啕大哭起来。

  春霞急忙给娘用湿毛巾擦脸,倒了碗水端到床边,放在桌上。春霞只是不声不响地陪着娘,一句话不说。

  春霞娘独自哭了一会,擤了几把鼻涕后,稍稍缓和了下来。

  春霞依然默不作声地陪在一旁。

  在农村,家里没男孩受人欺负不说,将来连养老送终的人都没有。一辈子让人瞧不起!这一点,我也认哩。老天爷不给我男孩,咱没有一点办法!辛辛苦苦拉扯你们俩长大,指望着你们能找个好人家,将来我老了多多少少也能多几个亲人、有个归落。可你们倒好,偷偷摸摸就……春霞娘话未说完,眼泪又吧嗒吧嗒摔落到了地上。

  娘,都是我的错。将来,我为您们养老送终。春霞低着头小声说。

  ——嗨,先别扯那么远。他邱家要娶你,就得入赘咱们李家。要不然,想都别想!春霞娘立马恢复常态,直接打断了春霞,斩钉截铁地把话撂给她。

  春霞娘把铁青着的一张脸扭向一旁,高高地仰着;春霞仿佛犯了错的犯人一般在一旁低着头呆立着,一声不吭。静寂,沉闷,压抑。屋里,娘儿俩谁都不作声。

  过了好大一会,春霞才悄悄退出母亲居住的堂屋,回到自己和妹妹住的两间低矮的西屋,难免万千惆怅一下子聚拢过来。娘的这一招,的确出乎意料、太突然、太狠心!让她一下子无所适从,懵懵的、被抽去了筋骨样的感觉,也一下子失去了自己的底气!幸好妹妹近期一直在学校里补课没回家,不然她会更难堪、更难受。

  在农村,没有男孩的的确确让人说闲话,这是亘古难改的风俗。爹死娘亡,亲闺女都没有摔盆的权利。必须找近门的未婚男孩来摔盆,将来的大部分家产自然而然要由摔盆者继承。然而,“入赘”也叫“倒插门”,也是让人看不起的大事情!入赘者不但要在女方家居住改户,生了孩子也要姓女方姓氏,为女方家族延续香火。这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望而却步的特大事情!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任何一个男人愿意做倒插门的女婿!

  春霞慢慢理清思绪,有气无力地联系了邱玲。让邱玲多打探邱成家的消息并及时通知自己。

  入赘的事情太突然,春霞真的乱了方寸、有了极大的心理负担。她既担心邱成出尔反尔,弃她而去;又害怕邱成答应入赘,而委屈他自己一辈子!

  当晚,邱玲来找春霞,两人一起去村外散步。当然,少不了李大宝当保镖。

  今天邱成家里一点动静也没有。这么大的事情,我也没好意思直接去他家,暂时只能等消息。邱玲皱着眉头小声说。

  嗯嗯,我们俩先冷静几天再说。毕竟是这么大的事儿。我对他的选择,不会有丝毫怨言。春霞眼神呆滞地盯着田野,情绪低落、无限伤感地说。

  唉,好事多磨。说不定你娘能改变主意呢?邱玲说出了自己有些单纯幼稚的想法。

  哎,不可能。俺娘,我最了解她。春霞摇摇头,打断了邱玲的思路。

  傍晚,残阳如血,罡风乍起。河对岸陡立的峭壁暗影绰绰如鬼魅般张牙舞爪,让春霞从心底生出些不寒而栗的感觉来!想想昨天的相偎相依、美好快意,同样的风景竟如此千差万别?春霞不禁黯然伤神,忍不住的泪水也在眼眶里直打转。

  李大宝抓了几只蚂蚱用草茎串起来长串送给邱玲,并用野草叶子卷起的小喇叭吹出了呜啦呜啦的声响,逗着邱玲玩儿。两人嘻嘻哈哈地逗着乐子,活跃了气氛,让春霞凌乱的内心暂时得到了一丝慰藉。

  夜色渐深,聒噪的蛙声、刺耳的虫鸣,搅得春霞心神难安,心情愈加烦躁。

  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邱成就赶到了春霞家里。

  春霞一夜未眠,眼睛血,头昏脑,疲惫不堪。听到了邱成的到来,她的心颤抖得厉害!手脚也哆哆嗦嗦有些不听使唤。她提心吊胆,既有欣喜,又特别担心;既想赶快结束这惶惶不安的煎熬,又害怕突然的意外失去!短短的一夜时光,她却觉得像过了一个世纪般的漫长!

  她强忍着滴血的心打开门,看到了邱成同样因煎熬而消瘦枯槁的面庞。她双手哆嗦着抓住门框生怕自己坚持不住会瞬间因支撑不住而倒下去。

  还好,邱成那坚毅的脸色、兴奋的眼神提前告诉了她一切。但春霞还是忍不住差点瘫下去,幸好邱成一把抱住了她。

  俺爹同意了……邱成与自己母亲的谈话内容,春霞只听到了第一句……

  咱们两家离得近,庄稼地也不远,干两边的农活都方便。结婚之后咱两边跑就行,都不耽误。邱成搓着双手极兴奋地说。

  傍晚,再度牵手散步的时候,春霞双手抱住邱成的胳膊,紧紧依偎着邱成的肩膀,半闭着眼睛绵软无力地听他说话。

  结婚后,咱可以多养点鸡、鸭、鹅、羊,农忙之余多种点蔬菜,两家人一块吃。邱成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生活,充满了无限热情和向往。

  春霞依然一言不发静静地听着,悄无声息地流下了大把泪水,顺着邱成的臂膀流了下来。

  邱成连忙疼惜地给她擦泪。

  嗯,嗯。别擦了,哭出来,我能好受点。春霞依旧低着头说话,难掩悲伤。

  这么幸福的事情高兴才对,别哭了。邱成兴高采烈地劝说着。

  嗯,嗯,啊,啊。我就是觉得太委屈你了!说话的当口,春霞已然泣不成声,哭声一下子变成了“中到大雨”,且滂滂沱沱,一发而不可收拾。

  只要能娶你,我啥都不在乎。邱成一边给她擦泪一边安慰她,心里充满了欢喜与温暖。

  那晚,在青青的玉米地里,邱成放肆地抚摸揉搓着春霞身上的每个地方,热烈而动情地亲吻着她的每一寸肌肤。而春霞,也完全沉浸在两人的“私密”空间里,闭上眼睛大胆而热烈地呻吟着、回应着邱成的澎湃激情,完全放飞自我地徜徉在爱的河流里……

  那晚,两人对未来充满了无限向往和美好期待。但是,敏感的春霞还是隐隐约约感到一丝不安!那一丝不安,仿佛像一粒刚刚落地的玉米种子一般,暂时看不到、摸不着,可它却分明已经在土地下开始萌芽、滋长,说不清楚啥时候,就会突然破土而出打破所有的平静,撕裂所有的美好……

  (待续)


本网记者: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中天合创公司 周长好      编 辑:一鸣



总编辑:李光荣    副总编:韩一凡  顾问:王成祥、王金星   主编:欧阳宏  编辑:杨建华(网站监督)、黄永维、曹田升、陈茂春
备案序号:渝ICP备17008517号-1|渝公网安备50010702502224号
电话:(023)68178780、13883284332
煤炭资讯网原中国煤炭新闻网